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劫难此生知己在

劫难此生知己在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近日台风杜鹃肆掠,季拓兄自北京打来电话问我平安否,情深意重,感激不尽。此时一想,我与季兄暌违两年,算来也是天涯之隔。人世匆忙,季兄仍时时传递
近日台风杜鹃肆掠,季拓兄自北京打来电话问我平安否,情深意重,感激不尽。此时一想,我与季兄暌违两年,算来也是天涯之隔。人世匆忙,季兄仍时时传递音信,诗词唱和,算来知己无他,唯有一人尔。

那时我尚在沪上求学,季兄在华东师大读研,某日说要来见我,于是我带他在西苑的咖啡馆闲聊。初次见面,便犹如旧识,客套话自不必说,在咖啡馆一角,谈天说地,五六个小时便须臾而过,竟丝毫不倦。季兄徐州人也,南开大学本科,保研到华师大,学数学,一个理科男生竟然整天舞文弄墨,不可不谓之奇,一问方之有家承,江南之地,灵秀俊杰多出,季兄文采斐然自是平常。

晚上匆匆吃了一顿饭,便送他回去,季兄让我去华师大找他,并说华师大还有一友欲与我相识,也未细想,便率然答应。然而一别几月,竟忘了此事,季兄便又来找我,又在旧地闲谈,亦是五六个小时。期间谈诗论词,好不快哉。季兄记忆力惊人,所看之诗词过目不忘,犹如一本活字典,若谈到某诗人词人,便吟诵此人诗词,若谈到某句,便背出全文全诗,方知学数学之人真是天才也。再说到佛教之事,季兄问我是否为佛教徒,我说不是,他尚劝我尊佛敬佛,我那时轻狂,于佛事,无崇敬之心,然季兄淳淳教诲,始终不忘。季兄受家庭影响,为在家居士。季兄又极爱太极拳,曾劝我学一二,竟也未学。

那次别时,季兄仍叫我去华师大一晤,说他将北上读博,见面之机会越加少,请于离别之前多见几次,我亦答应。然而始终未去,我这人疏懒成性,以为天下之相遇,终究要离别,所以见面之事不必太过于着重,竟数次爽约,幸季兄知我,从未相怪。

后来毕业在即,琐事一堆,竟将见面之事全然忘记,待回筑城之后,一日季兄问我尚在沪否,能否一聚,原来季兄即将北上,特来邀我。而我已经西归,便只能作罢。

后来我整理生云楼诗词甲稿,请季兄作序,季兄欣然应允,不几日便作长序一篇,其中多是溢美之词,然推心之情谊耀如日月。

今日季兄亦邀我去北京,我亦答应,但是相逢之期,渺然难测,人生之聚散,太过于无常,亦只能随缘罢。

我深感于纳兰性德与顾贞观之情谊,我与季兄,不是如此乎?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杂感绝句十六首

  

下一篇:寄明亮书

  

本文标题:劫难此生知己在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3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