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暖

春暖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草一片接着一片地起伏着,像是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涌到天边。这是秋天的草,茂密而柔软,还有星星点点的小花,人可以在上面打滚,牛羊可以慢慢地在上
草一片接着一片地起伏着,像是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涌到天边。这是秋天的草,茂密而柔软,还有星星点点的小花,人可以在上面打滚,牛羊可以慢慢地在上面吃一天的草,太阳似乎花一辈子的时间也落不下去。

春暖把头从草里抬起来,毛絮絮把她的下巴蹭得痒痒的,她打了一个滚,笑了一下,推了推旁边的小艳。小艳已经在草里睡着了,春暖就叹了一口气,她忽然变得哀愁起来,大概是从某处来的风把她的心吹疼了,她大大的眼睛立时就水汪汪起来,她连忙抹了一下,不然眼泪就掉出来了。她笑了一下,怨自己说真没出息,哭什么呢。其实春暖也找不到哭的理由,她整天无忧无虑的,快乐着呢,可是她今天就十九岁了,她自觉得十九岁就该是个伤感的日子,这也许就是她差点落泪的原因吧,她也说不清楚。

春暖忽然想起她的三哥来, 三哥当兵去了,三哥不是她的亲哥哥,也不是她的堂哥,只是她的同学,他比她大一岁,又在兄弟间排第三,所以她就管他叫三哥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的。

三哥当兵去的时候轰动了整个镇,好多人来送,在镇政府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三哥穿着绿军装,挂着大红花,眼睛羞涩涩的,不知道往哪里看,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冬天要落下去的太阳。有镇长在说话,有区长在说话,人们闹哄哄的,又是笑又是鼓掌。所有人都围着三哥,春暖挤不进去,她就在远远的地方透过人缝看,她看到了,心却越来越着急。来接新兵的车来了,她听到了喇叭声,她的心提了起来,她知道三哥要走了,但是她依然挤不进去,然后她的眼泪就肆无忌惮地滚下来了,她哭了后就更没力气挤过去,反而往僻静处走,她不想有人看到她哭。三哥就要走了,可是自己还有那么多话都没法给他说。

春暖记得昨晚,三哥悄悄地跑来看她,来和她告别,三哥说明天人会很多,他们不能单独说话了,于是就来了。三哥走了两三里的山路来的,他家和春暖家一个在山前一个在山后,他是踩着月色来的。

三哥神情肃穆地告诉春暖说,你要等我啊,我三年后就回来了。春暖含着眼泪拼命地点着头,他们在春暖家前的田埂上坐着,月色很好,照在他们身上,他们默默地不说话。春暖的爹妈知道他们在前面坐着,他们刻意地低着声音说话,害怕风把他们的声音传出去打扰他们,春暖的爹妈是喜欢三哥的,他们喜欢三哥的憨厚老实,喜欢三哥对春暖的好。那时的人们结婚都很早,他们本想早点把这件事给说准的,可是三哥却要当兵去了,于是这件事只能向后顺延。

春暖看着三哥,眼圈红红的,她有好多话想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抬着秋月似的眼睛,水泛泛的,她想起读书时候的事情了。那时三哥坐在最后一排,在一群吵吵闹闹的男生中特别安静,他总是埋着头读书,总是不说话,他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他似乎没有一点表情。他们当了一年的同学了,但是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春暖就是这么被他引起好奇的。春暖长得那么好看,有那么多男生想讨好她,变着样来欺负她,春暖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注意到他们而已,春暖有一种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她隐隐就知道这些了。可是只有三哥没有,三哥像是没有见过她一样,那时班里的女生少得可怜,很少有人家会让女儿去读初中,所有他们班只有五个女生,她和小艳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春暖不记得是怎么样和三哥说第一句话的,也许是借书,那时他有一本手抄本,很多人向他借,他都没同意,春暖去借却借到了,也或者是那次他们走回去的时候,长长的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也或者是那次有男生将她的书包挂在树上,是他默默地帮她取了下来,她记不清楚了。

三哥说话声音嗡嗡的,像是敲击蓄满了水的水缸,春暖爱极了听三哥说话,可是三哥却又是极少说话的,然后春暖又爱极了沉默着的三哥。虽然他们依旧很少说话,但是春暖知道她走近三哥了,她也知道三哥也走近她了,可是他们依旧什么都没有说,什么心事都放在心里,春暖只敢在一个人时喊着三哥的名字,她一遍遍喊着,似乎这样三哥就能出现在她面前,和她说话。可是见到的时候,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似乎一个眼神就足够了,但更多的时候春暖就连一个眼神也不敢向他投过去。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终于有一天春暖没有在教室发现三哥,一会后班主任来说他体检去了,这时春暖才知道他要去当兵了,那些年当兵是春暖那里顶好的出处,谁当上兵谁就能改变命运,春暖为三哥开心,开心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是一会儿后又觉得伤感,这种不易察觉的伤感很快就占据了她的全部心,要是三哥当兵了去自己怎么办呢?

三哥自然是考上兵了,但是离去部队还有一段时间,就是在这段时间春暖和三哥像是风一样地爱了,三哥依旧去上学,他本来可以离校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也许是离别的迫近,使得两个人稍微不那么羞怯了。那天在回去的路上,春暖一个人走着,转过田埂的时候豁然发现了坐在路边的三哥,春暖知道他是在等她的,于是站着不动,三哥也坐着不动,这么僵持了好久,三哥终于说,以后下学时你早点回去。春暖恍然一下,抬头一看,对呀,天都快黑了,他们就默默地站到了天黑。三哥说,一个人走在这路上会怕的。春暖眼眶忽然不争气地红了,她对他说,我初中毕业后就不读了。

三哥没说什么,那个时候女孩子读完初中就是很罕见的,更别说高中了。两个人默默地走回去,春暖家在山这边,三哥家在山那边,三哥回家时要从春暖家前面过,上学时也要从春暖家前面过。但是以前他们从来没有一起走过,现在却那么凑巧,每天都能遇到一起,然后就一起走。

走多了,春暖的手就走到了三哥的手里,三哥的手大大的,暖暖的,有厚厚的茧子,这使得春暖很安心,她想要是自己的手一辈子都放在三哥的手里该多好啊。但是不能了,三哥要去当兵了,春暖哭了。

这时小艳醒来了,她拉了拉春暖的手,问春暖在看什么,春暖说什么都没有,小艳笑笑说是在等你的三哥吧,说完就叹了一口气说,他都去当兵两年了。春暖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小艳说你每天都来这里看,但是一次都没有看到。春暖说,他会回来的。小艳说,你多久没收到他的信了,春暖失了魂似的说不出话来,她已经很久没收到三哥的信了,记得以前三哥一有机会就给她寄信,虽不说一个月一封,但是两个月一封信肯定是有的,可是这次三哥已经半年没来信了,春暖着了慌,她听人说在城里有很多好看的女孩子,她们又很喜欢当兵的,她害怕三哥跟着她们其中的某个跑了,就忘了她,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小艳只后悔说错了话。

又这样等了许久,终究是没点消息,然后就听人说南边打仗了,打得可凶呢,死了好多人。后来又有人说三哥也跟着去打仗了,这么久不来信,也许是牺牲了。春暖就整日以泪洗面,但是那些风言风语传来传去没有个根底,一会是这样,一会又是那样,一会有人说三哥并没有死,只是交通断了,书信传不出来,春暖就跟着这些消息时欢时喜。再然后人们就断定地说三哥的确死了,是被枪毙死的,因为怕死,当了逃兵,但是逃了不多远就被抓回来,简单审理一下就枪毙了,听人说这是他受伤回来的战友说的,他战友没了双腿,所以只能回来了,人们说这回是确信了的,三哥当了逃兵,被枪毙了。三哥的家人早就知道了,但是怕说出去丢人,都捂着。

春暖疯了一样,痴痴傻傻,终究熬了许久,终于有一天,一辆吉普车来了,那时春暖疯疯傻傻地在坡上,在看天,看云,在吹风,在想着她的三哥。有人领着一个穿军服的人来了,找到了春暖,然后那个军人让别的人先走,他有话给春暖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惆怅忆当时,张君宝与郭襄

  

下一篇:小昭,一生无解是相思

  

本文标题:春暖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2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