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瑛姑,鸳鸯织就欲双飞

瑛姑,鸳鸯织就欲双飞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随园诗话》里有个故事,说是在清朝,有个叫赵雪艳的人写了一首绝句,其中有句是: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句话的意思很好懂,就是说美人
《随园诗话》里有个故事,说是在清朝,有个叫赵雪艳的人写了一首绝句,其中有句是: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句话的意思很好懂,就是说美人和那些名将一样,白了头后就不行了。这句话很让人伤感,就好像廉颇老矣那样让人扼腕。廉颇是这样的将军,而瑛姑就是这样的美人。

瑛姑是大理国段王爷的王妃,后来却不意遇到了周伯通,然后一生的命运轨迹就此改变。从一个绝色美人变为了一个神经质的疯婆子。郭靖和黄蓉到达黑沼的时候,瑛姑正埋头在那里做一道算题,从黄蓉的眼里看来,她是一个上脸苍老,下脸青春犹少的人,能隐约看出当年是个极其美艳的女子,可是上脸苍老不就是白发横生么?可怜未老头先白不就是瑛姑的真实写照吗?

男人一夜头白也有,像是伍子胥,可那是身负血海深仇。而女人一夜头白,则大多是因为爱情,唯有爱情能让一个女人焦心至此,像是瑛姑,像是练霓裳。而瑛姑遇到周伯通就是她的劫数,上天会给每个人安排一个劫数,这个劫数逃不掉也躲不掉,只能乖乖接受,尽管代价也许是把一生搭进去。但是面对这个劫数还能坦然接受,还能为之欢喜的大概只有瑛姑一个了吧。

想当年,大理风月正好,瑛姑还叫刘瑛,正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不想有个叫周伯通的疯疯癫癫的小道士跟着师兄王重阳来了。当段王爷和王重阳为讨论武功忘乎一切的时候,刘瑛却遇到了周伯通,初生牛犊不怕虎,刘瑛凭着向段王爷学的一点武功就和周伯通比试了起来,周伯通也是天性懵懂,竟然不知避嫌,于是一段不该发生的感情就发生了。

刘瑛心里自然是明白的,她那么聪明,自然明白她在干什么,可是情难自禁。周伯通就不一定明白他在干什么了,也或许懵懂的知道一点,知道这是对段王爷不义的事情,却不想这是对刘瑛更无情的事情,所以事发后发一走了之,几十年和刘瑛不复相见。

其实推测刘瑛当时的心思不是很难的事情,她既然是大理国的妃子,便会知道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后宫的女人自然知道这个规矩,她和周伯通结合也许会丢掉他们的性命,可是刘瑛仍然不管不顾,她大概想着为了爱情就是丢掉性命也没什么关系,她是做好这个打算的,她也认为周伯通也是以同样的心思对她,可是她错了,周伯通根本就没有这样,甚至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所以刘瑛的悲剧命运就此注定了。要是周伯通明白负责一点,那么当段王爷将刘瑛送给周伯通的时候他就该答应,然后二人就真的可以双宿双栖了,又假如段王爷要杀掉他们二人时,二人也不会有所畏避,那样二人也不至于生离几十年了。本来二人可以有更好的结局,但是都被周伯通截断了。

所以女人真的很难,和一个不爱的人,一生笑颜几曾开。爱一个不懂爱情的男人,一生就注定了颠沛流离,而周伯通正是这样的男人,也不是坏,也不是不负责任,而是他根本就不懂爱情,既然不懂,别的又怎么会懂呢?要是周伯通真的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坏蛋,那么瑛姑大可不必花一生去爱他去想他,但是他又偏偏不够坏,偏偏又有点情有点义。要是周伯通懂爱情,那么瑛姑的一腔痴情就不会空付,一生也会有个安稳,可是周伯通恰恰不是这两种人。他像是一个影子,瑛姑以为只要再努力一点够得着,可是终究够不着。周伯通为什么在第三次华山论剑时能当中顽童,就是因为他不在乎名利,他不在乎名利,自然也不会在乎爱情,瑛姑爱上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浪子,杨过令狐冲是浪子,他们不爱名利,逍遥世间,但又不是彻底的浪子,因为爱情还能将他们束缚住,周伯通真的没有什么能束缚住他,所以瑛姑的命运比任盈盈比小龙女要悲惨得多。

有人问瑛姑选择段王爷好还是周伯通好,问这个问题的人既不懂爱情也不懂选择。爱情和选择是天生的悖论,有选择的爱情都不是爱情,如果瑛姑真能选择段王爷和周伯通,那么她就不会这么悲惨了,就算段王爷不要她了,她至少可以找别的人,不是周伯通也不是段王爷。可是她的心都被周伯通占据了,哪里还有余地装别的人呢,自然也没有选择了。如果硬要比较段王爷和周伯通的优劣,自然段王爷的条件要比周伯通好得多,可是瑛姑却在如此差距中做出了选择,那就是抛弃荣华富贵,选择爱情,所以她才会义无反顾地爱着周伯通。

也有人问要是周伯通没有出现,瑛姑没有爱上周伯通那会怎么样,我想那也许是一段更为平静的故事,江湖上没有一个叫作南帝绝世高手,只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大理皇帝,人间没有一个未老头先白的女人,只有一个平凡的后宫女人,没有一个了然世事的老顽童,只有一个懵懵懂懂的小道士,没有一份让人恻然叹息的爱情,只有一份无风无波的岁月。

当然江湖从来不少故事,也不少爱情,更不少风波,但是那段“鸳鸯织就欲双飞”的故事每次回思都让人回味,都让人喟然,虽然比不上郭靖黄蓉的荡气回肠,比不上杨过小龙女的浪漫唯美,也比不上杨过郭襄的让人扼腕惋惜,可是依然有着一种无法掩盖的光芒,因为那是以一个女人的一生点缀的。

2015/12/23于厦门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李秋水,恨如沧海爱如潮

  

下一篇:生云楼诗词小集(2015.11.5—2015.12.21)

  

本文标题:瑛姑,鸳鸯织就欲双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2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