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仪琳,已是相思哪得闲

仪琳,已是相思哪得闲

作者:骆瑞生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去年六月间,我填了一阙《采桑子》,有句是:这不相关,那不相关,已是相思哪得闲。今日写仪琳,发现仪琳的爱情正如这样,便取来当题目了。仪琳爱着令
去年六月间,我填了一阙《采桑子》,有句是:这不相关,那不相关,已是相思哪得闲。今日写仪琳,发现仪琳的爱情正如这样,便取来当题目了。仪琳爱着令狐冲,也是和这无关,和那无关的,就是单纯地爱着,单纯得没想过要和令狐冲有个未来,单纯得只想令狐冲好好的就行,而自己到底会怎么样则全不关心,自己会不会幸福也不在考虑之内。

以前看《笑傲江湖》不大懂得仪琳的好处,觉得一个小尼姑整天啰啰嗦嗦,哭哭啼啼,很是烦人,但是后来再看《笑傲江湖》便深深地喜欢起仪琳来,甚至有些嫉妒令狐冲,要是也有这样好的女孩子喜欢自己那该多好。仪琳的爱对男人来说是件顶好的事情,要是仪琳这样的女人爱着你,你也爱着她,那么你们就可以过很幸福的日子,要是仪琳爱着你,你却不爱她,那么她的爱也不会给你负担,你也不会被她的爱束缚,她只是爱着你,却不想从你身上索取,而男人是顶爱这种女人的。可是我又深深怀疑这种女人是否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不过我宁愿相信是存在的,并且抱着美好的愿望,将来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女人爱着我,如果真有,我绝不会像令狐冲那样辜负她。

在《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一开始是没有出场的,都是仪琳的视角,金庸这么写是为了烘托出令狐冲的侠义英雄来,从仪琳的角度叙事,然后就会出现一个大英雄,怎么和田伯光搏斗,怎么为了救一个不相关的人而不惜性命,这样读者就会很好奇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了,最后终于揭开谜底,哎呀,是令狐冲,以后谁都知道令狐冲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比正面描写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只苦了仪琳,一开始就是作为令狐冲的铺垫,想不到一直到最后都是作为令狐冲的铺垫,就像是一张绿叶,一生存在的意义不过就是为了衬托那朵红花。

这样的命运仪琳逃不过,从她爱上令狐冲起就注定了。所以《诗经》里才有那句: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意思就是,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还有可能逃脱,但是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那就很难逃脱了。仪琳不就是这样吗?

金庸小说总是爱上演“一遇杨过误终身”的戏码,可是尽管这么多,人们依旧还是看不厌,看不烦,每一个这样的戏码照样能让人唏嘘感叹,这个不能不说是金庸的功力,同样的戏码上演千百遍,却又各自不同,各有动人之处,大概只有金庸才能写出来吧。

可是在仪琳身上就又不同了,别的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尽管拔不出来,但是仍然想挣脱,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我也不爱你好了,尽管最后还是挣脱不出,只能认命,可是仪琳不一样,她从来没想过挣脱,她爱着令狐冲,令狐冲不爱她,于是她就想着只要我爱着他就好了,他爱着谁也好,也不关我的事,他爱着他的小师妹也好,爱着任大小姐也好,这都和我无关,我只要爱着他就是了。就好像是我每天礼佛,每天磕头,但是却从来没有见佛显过灵,可是这样照旧不能干扰我礼佛的心。

仪琳爱着令狐冲就像是爱着一个菩萨,爱着一个佛,她也在心里把令狐冲高高地供起来的。我听过有人说仪琳这样的爱不是爱情,爱情应该是平等的,把一个人高高地放在自己上面,这不是爱情,这是卑微,这是一种奴隶对奴隶主的甘心臣服。可是我不想争论这是否是爱情,我只是想仪琳那么单纯的小女孩,从小在尼姑庵长大,每天遇到的也只是佛和菩萨,师父师姐妹,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更没有爱过一个人,突然一下子遇见了,遇见了一个武功高强,长相英俊,又肯为自己舍弃性命的男人,于是一颗心都交出去了,可是她依旧不知道怎么做,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男人,于是她能想到的就是自己每天都怀着最崇敬的心对待佛和菩萨,那么也就把他当做佛和菩萨吧。可是把他当做佛和菩萨也不行,佛和菩萨几天见不到,也不会想,但是这个人,半天不见都会想得很,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我记得仪琳最让人感动的几个事情,一是她去给令狐冲偷西瓜,在心里斗争了许久,因为她一生的教诲都是不能偷盗,可是这次却要去偷西瓜,这和她一生的行事准则违背了。这在我们看来也许是再小不过的事情了,偷一个西瓜算什么,偷一个人也是不在话下的。可是对于那样环境长大的仪琳,让她去偷一个西瓜,不啻于让我们去杀一个人。可是在多番挣扎后她终究去偷了,因为令狐冲口渴想吃西瓜,她偷了后内心十分不安,想着以后要是佛主惩罚,那就只惩罚她就好,不要惩罚令狐冲。你可以去看看,描写得十分有趣,让人不住好笑,可是转念一想,你又不能不很感动,要有个人能这样爱着你,也许花光一生的力气也不行。仪琳在信仰和爱情之间是选择了爱情的,她将令狐冲看成了比什么都要重要,可是令狐冲没有把她看作最重要的,这就是仪琳的悲哀。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哑婆婆强迫令狐冲娶仪琳,然后发生了一段很精彩的对话,我可以截取一段来:仪琳说,他和任大小姐二人都那么好看,成亲之后自然要生下许多好看的孩子。那婆婆急起来,说令狐冲任盈盈也娶,仪琳也娶;仪琳说,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是不会想第二个的。

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是不会想第二个的,这句话真是爱情的至理名言啊,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得到过爱情的小尼姑说出来的呢?多少历经人世的人都不见得能这么透彻地理解爱情,可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仪琳却看到了。爱情这事情,不是经历得多就明白的,而是用情得深才能的。可是用情深的人反而容易被情所伤害,人间事就是这么无理,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有人解析《笑傲江湖》说,田伯光也许是爱着仪琳的,我想也许真有这个可能呢。一个小尼姑既然能深情地爱着一个浪子,那么一个采花大盗也是能深刻地爱着一个小尼姑的,而爱情就是这样啊,不挑人,不挑时间。只要相思了,哪里能有闲时想别的事情呢?

2016/1/25于厦门

公众号:生云楼

微博:骆瑞生Rhettson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给你写信

  

下一篇:《忆江南》十首

  

本文标题:仪琳,已是相思哪得闲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1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