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又给你写信了

我又给你写信了

作者:考拉元首Carlson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碍着五讲四美,风化道德,愣是没敢开口跟你说你在我眼里有多金贵,话在嗓子眼儿里憋了多少回,听说你要走,我也不想再来回飞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碍着五讲四美,风化道德,愣是没敢开口跟你说你在我眼里有多金贵,话在嗓子眼儿里憋了多少回,听说你要走,我也不想再来回飞了,于是活生生的又逼出了一封信。

幸亏憋在心里的是话,不像气球可以爆炸,否则现在发出的声音就变不成字,反而成了一千响儿的大地红,噼里啪啦的能炸一整宿。

我原来以为我是冒险家,我有勇气踩遍5.1亿平方公里的陆地,却没勇气跟你说实话;我还曾认为我会做个持刀跨马的将军,刀锋所至衣甲平过,但一看见你却又望风而逃;再不济,我踏实做个佛教徒,粗茶淡饭,青灯古佛的敲敲木鱼儿,奈何你又从山门路过,乱我修行。

你确实真的不是个好人,因为遇见了你,我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可我怎么也恼不起来。

我没能踩遍世界,就已经遇见了你,干脆沉了船杀了马,留在这里不走了。我还未跨马,龙泉没出鞘,就看见你,那心愿已了,视死如归的事情让他们去吧。我千篇的经也念了,百般的戒也守了,罗汉涅槃还未至,而你就先至了,我他妈还念什么阿弥陀佛啊,没你的极乐世界,不就成了纯粹扯淡么。

梵高和毕加索要是跟叔叔阿姨比起来,简直不自量力。向日葵跟你脸颊的红晕比根本称不上颜色,呐喊的画里喊的再怎么歇斯底里,总也抵不上你嘴角一扬,你可知道那嘴角的一扬,简直会在水泥里钻出花朵来,漫山遍野的开出来。

喜欢你这件事情,不单单是我无奈,上帝他也无奈,好不容易给了我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而我却只单单会用喜欢你这一种,早知道他又何苦设计的这么精准繁琐,干脆造个傻子好了,只见你就笑。

不过上帝也不重要,反正我现在脑子里都是你,顾不上他。可是,我就怕把这些一股脑的告诉你,你可知道喜欢你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小宝盒:欲望,恶念,嫉妒就全都出来了,我好人包袱这么重。到时候我就要变成贪婪怨恨腹黑毒舌狡猾阴险不堪又猥琐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你又不一定喜欢,我百口莫辩又语焉不详,五味杂陈却笨口拙舌。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想来你应该是知道的,可以当出戏来看,消磨时间,否则谁会留我在这里写信。

这么看来,靠我是留不住你的,我在的城市也同样不争气。满目疮痍的北京又不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杭州,也不是玉楼瑶殿影的金陵城,就连淘宝江浙沪包邮都不是!

这里拥挤又嘈杂,混乱又喧嚣,冬冷夏热,下雨变水城,还有沙尘暴,不在蜀地也终日看不到太阳,因为有雾霾!实在是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唯一好的季节只有秋天,还像肺痨病人,长吁气短,不几日就消尽了。若你只是是为了我留下来,这理由未免太过苍白肤浅,我自己都觉得没有说服力。只能谦卑的代另外三个季节替秋天道歉。其实,我不担心秋天天高气爽的短,哪怕四季都是整日狂风暴雨,烈日当头,我只是担心,你对我,像北京的秋天一样短的只是一眨眼。

要不然就这么着吧:其实我也懂,即便再勇敢的冒险家,也踩不完5.1亿平方公里;再威武的英雄也杀不完十万枕戈雄兵;哪怕纵使是须弥座上的悉达多,也断不完这世上的苦集灭道,颠倒梦想。

那么,干脆我原地踏步总好了吧,不想跋山涉水千辛万苦的去探险了;也准备收刀藏弓,等马肥铉断,与这不要脸的无常世道化干戈,握手言和;那般若智慧,受想行识,便留在那里,留给要参悟的人去圆满算了。

而你呢,还继续做非礼勿视,充耳不闻,从不低头看我的人。我呢,依旧做我的胆小鬼,看你念你,不要脸的默默想你。一切不变,还是现在的样子,尴尬又无奈的守株待兔,这样也很好吧。最多最多,结果就是我把朽木破败守成婷婷玉盖,起码抬头就能看到我守不来的兔子在月亮的桂树下打闹。

给你写字是一厢情愿的。我写远山,扶柳,英雄,伟人,他人称赞。我写做爱,乳房,阴谋,赤裸,谋杀,被觉不齿。那闲云野鹤,花前月下都是世人所爱,但总要做甘愿的人,做喜爱的事,即便做妓女或鳏夫,写春梦也无碍,痴我一夜哄不成梦。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给你的第三封信

  

下一篇:荆轲

  

本文标题:我又给你写信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0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