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故都的秋

故都的秋

作者:考拉元首Carlson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作为懒癌晚期患者,叠加上年底忙成狗的工作,故找来两个月前的随笔来更,刷一下存在感……)久来没正经动过笔写什么,因着并不以此糊口。只
(作为懒癌晚期患者,叠加上年底忙成狗的工作,故找来两个月前的随笔来更,刷一下存在感……)

久来没正经动过笔写什么,因着并不以此糊口。只是今天照顾四年级的表妹完成作业,命题作文《秋》,所以也想顺便正经写一写。

郁先生在《故都的秋》里说:北国的秋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他笔下的秋,槐树是静的,蝉若有似无的闹,连雨好像都能闻出味道来。那年,籍着透过云层的光,他说若能留着这秋,他愿折了三分之二的寿命来换,不知他究竟是要换这秋还是想留下王映霞。

寒来暑往,不过时间眨了眨眼,我不知道我现在看的故都还是不是先生当初拿命想留的故都。物是人非,纵使光景变了,人换了,但这季节也没有别的名字来用,所以秋还是秋,故都也应该还是故都吧。

本应高远的天穹,雾蒙蒙的笼着,偶尔阳光会拨开那厚重的灰,砸下地面来,槐树枝繁叶茂的似窗花般过滤着金线,把这光裁剪一遍才甘心。

人声鼎沸和发动机的轰鸣终于盖过了寒蝉的回光返照,于是,那惨败的鸣叫也少能听到了。人影和灯火在这里穿梭,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们也不停下来,蝉与他们争鸣,但却熬不过,就在这热闹的声音里静静死了。

雨还照样下,仿佛天上有片海,不住的往地上浇,那海却大的不得了,以致还会浇很久才歇息。秋雨喜欢蚕食土壤,却嚼不动水泥,越是咬不动,它越是蜂拥,然后我听见秋雨一整夜一整夜的咀嚼声,可它还是饿,于是又是一个整夜。

西山托着落日,看脚下的古都,暗下去又亮起来,后来干脆不暗了,就一直灯火通明着。可那么多年的悲凉还在,风吹不走,雨浇不灭,因这悲凉是植在燕山根下的吧,一直扎到地下,有几千年那么深。大概正因还有入骨的悲凉,所以这秋还是秋,这故都也只能是这故都了。

就是这样一个不会走秋,郁达夫也没留住,更何况是那个叫王映霞的姑娘。先生当初愿意折去的寿命,故都的秋到底没有收下,那姑娘也没收,又都还给了先生,任他心灰意冷的随便挥了去。无情之物尚如此,为人不及还堪悲。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给你的第四封信

  

下一篇:给你的第三封信

  

本文标题:故都的秋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0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