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认怂

认怂

作者:考拉元首Carlson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小酌怡情,大喝伤身。可我偏偏是每次都要尽兴的人,以怡情开始,以宿醉收尾。我喝了酒,很醉的走在路上,还摔了一个大跟头,酒精和夜色就像硫磺跟

小酌怡情,大喝伤身。

可我偏偏是每次都要尽兴的人,以怡情开始,以宿醉收尾。我喝了酒,很醉的走在路上,还摔了一个大跟头,酒精和夜色就像硫磺跟硝石,碰到了一起就要烧一整晚。北方的晚风冷得要命,明明月朗星稀,我却偏觉得下了雪,走在这雪地上吱吱作响,可地上没雪,我定睛看,那一地的雪都是月光扮演的,那声音是我骨头发出的。月光似灯芯飘落,那光是白的,可夜却很黑,沉沉如墨。

我跌跌撞撞的走在路上,形影相吊,我吊着影子,这世界吊着我。

曾经年少轻狂,少不经事。他们嘴里说的“命”,我偏要不认。我要戴上凤尾紫金冠,穿上吞环狮子铠,执一柄银身穿云枪,背一副十二石黄杨虎筋长臂弓,跨一骑宝马叫月支玉关,在三更天叩开城门,一骑绝尘踏上征途。

我要去大漠深处,去滔滔海岸,去白山黑水,去天涯海角,从此我下半身长在马上,再不下来;我手也融进银枪,眼睛只看前方。不为别的,我要荡气回肠的与世界征战,肆无忌惮的对“命”开火。我要海若无涯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时间不管我,自顾自的过,过了很多年,树苗过成了参天入云,冷峻的岩母过成了温润似玉。

而我,丢盔卸甲,马肥弦断,双目深陷恍恍如丧家之犬。这世界太强,它一伸手有四十五亿年,它抬脚一步有五亿平方公里,而我活上百年就是王八,北京四环上超过80迈就要罚款200扣3分。妈蛋!这较量本就不对等。

再后来我发现,与世界做对只是我一厢情愿,我服输跪地也好,趾高气昂也罢,它就是它,它也不抬眼看我,只慢慢做自己的事情,你哭你笑,你吵你闹,你安静,你义愤填膺,你歇斯底里。

它就从容的在春天种花,在夏天点火,秋天在树上挂果子,冬天玩儿命的扇北风。

世界是个好脾气,你骂它,踩它,与它势不两立,它也不恼也不气,时间一到,它拎出太阳,叫醒你;太阳累了,它挂起月亮,让你安睡;它悉心的安排好四季交替,细致的布置妥当山川大海;它放了暴风骤雨,也安了春江花月,造了寒冰刺骨,也置了春风拂面。你发现它跟你一样,自私任性,凭自己喜欢就把山捏成了巍峨俊朗,把海做成了无边无际,把夜染黑,让月如蜡。

它当自己是艺术家,造山做水也写出了我。

看了这么多之后,我要认怂。我说花花世界瑰丽如金,它惜字如金;我说命运多舛,它笑而不语。后来有一个人也说“不可说”,他看了这大千世界,红尘滚滚,证了涅槃轮回,无常圆满;他明白了,然后不玩了,就坐在须弥座上笑着看众生,看跨马执剑的众生,也看俯身匍匐的众生。这众生多硬,用铁在心上撞也碰不出一道划痕;这众生多软,用手轻轻一碰,眼睛就滴出水来。

这众生知道以卵击石,还要换马再战;这众生明白无济于事,还偏要俯首称臣。怎么说众生呢,干脆“不可说”好了。众生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那人说的“颠倒梦想,梦幻泡影”。

好了好了,虽然你不说话,但我们谈好,那长腿尖脸的姑娘,你不与我,我认;但那高山大河,既然你建好了,我便要去看,去走;上次奈何桥上喝饮料,因为吸管跟老婆婆翻了脸,所以这回来这,找谁都不顺眼,她兑了水,阴我,我认;但这次我多读书,冷饮热饮,罐装散装,我能将就,为向婆婆道歉,向死而生。

最后,等酒醒了,我就向你认怂。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香菜报恩记

  

下一篇:第六封

  

本文标题:认怂

原文链接:http://i.she.vc/2400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