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天桥上的说书人

天桥上的说书人

作者:雏田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去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每天都要穿过一座天桥去搭地铁。住了几周之后,我渐渐的摸清了天桥上的行情。早晨的天桥十分清净,
  去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每天都要穿过一座天桥去搭地铁。住了几周之后,我渐渐的摸清了天桥上的行情。早晨的天桥十分清净,都是匆匆忙忙赶着上班的年轻人。晚上下班回来,总可以看到天桥上摆着的地摊,还有连着三四家挨在一起聊天的做手机贴膜小年轻们。

  而从天桥的斜坡往下走的半道上,有一位老人。他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把看起来像二胡的乐器。少时学过二胡的我,一看就知道这把琴应该不是标准。老人的琴筒略大一号,但是琴杆却显得有有些矮。老人蜷着腿,腰背挺的直直的,二胡就架在膝盖上。双腿前放着一个小小的类似于奶粉罐一样的小铁桶。

  夏天的时候,天气闷热。老人坐的位置头顶刚好有棵大树。夜晚的风吹起来,树叶唰唰的发出声响,和他的二胡声一起随着风飘到天桥高处的平台上。二胡天生忧伤的音调把天桥整个上空都映射出一种怀念的气氛。我每次下班,都会在天桥上吹吹风,听听老人的胡声。有时候一曲作罢,上面贴膜的小年轻们,就会探出脑袋,冲着老人笑嘻嘻的喊,

  “老头,再来一首! ”

  老人从不在意楼上的呼喊,有时候他会接着拉下去,有时候他会直接把琴放下,开始神神叨叨的念叨。好奇心爆棚的我,凑近老人,蹲在他旁边,仔细的听。因为晚上天桥的吆喝声,还有来往嘈杂的人潮,我几次都听不清楚到底在讲什么

  “常胜将军赵云….前一场大战…”

  老人的普通话并不标准,声音也嘶哑浑浊。仔细听,只知道在说书,却听不出来到底是哪段词。

  老人讲一段词,前后十分钟,讲到情绪高涨的时候,他会激动的拍大腿或者伸出手去稍作比划。一段结束,老人拿起水杯喝水,我趁机问他“爷爷,您讲的是哪段?”

  “我刚刚啊,是长坂坡赵云七进七出,这段啊,赵云义薄云天,厉害着呢”

  我这才明白,老人可能一直在讲三国。

  “说书是我的手艺,拉胡也是为了配合这段子”。上边的小崽子们就不爱听我讲,一天到晚就想着啊听曲儿~

  天色渐长,和老人也渐渐熟络起来。闷热蒸腾的夏季夜晚也随着老人悠远的胡声,沙哑的嗓音变的更加漫长。这座天桥位置本就很偏僻,鲜有人流。再加上老人的评书说的不清不楚。来往匆忙,就更少有人给钱。老人面前的罐子里总是空荡荡的。他也不在意,每天独自卖力演出。

  每次他看我停下来,都会停下二胡说一段。其实,我听了那么多段,我一句也没有听懂。又不忍当面戳穿,总是在他讲完,问问他今天是哪一段。转头走下天桥,我就会掏出手机百度一遍那段故事。

  工作渐渐的有了起色,手上的活越来越多,我已经没有时间在下班的时候站在老人对面,扶着栏杆听老人唱上一段了。我们达成了默契。每次路过都简单的聊一两分钟。

  有天晚上,通过天桥发现贴膜党罕见的没有出现。转过弯,看到几个穿制服的围着老人坐的位置。我走上前,拨开人群,看到老人呆呆的坐在那,怀里抱着自己的那把二胡。搂得紧紧的,他穿着军大衣,二胡裹在军大衣里,眼神不好的他,举着头顶着围着他的制服先生们。他颤颤巍巍,哆哆嗦嗦的从军大衣的侧兜里掏出零零碎碎的一把零钱。我看着他双手捧过胸前。我知道,他想交钱。

  “您这是破坏城市建设,有损城市形象,按照规定,我们得收缴。您这二胡得上交”

  “我交钱,我交钱。这胡我用了一辈子了,我不能丢啊”

  “我们现在的规定是不罚款,您这东西都得上交”

  我压抑情绪,看着老人满脸皱纹的脸上满是委屈,眼睛里闪闪的好像是眼泪。只见他颤颤巍巍的掏出放琴的袋子,从怀里取出琴。不知是激动还是因为年纪大的缘故,我发现他的双手颤抖。胡箱几次都没有对准袋口。

  看不下去,我给其中的一位大哥说情,祈求让老人离开。他们大概也都是看着心酸,警告不要再来就下桥了。老人扶着身后的栏杆站起来,边鞠躬边道谢。连声道谢。老人一直看着他们的车离开,才又坐回到位置小椅子上。

  他露出勉强的笑容,说,“这琴我用了大半辈子。自打我学会说书,他就没离开我。睡觉我也摆在床头。”

  “恩,您把琴留好咯,楼上的小崽子都喜欢听,我也喜欢!”

  老人笑笑。我和他道了别也下了桥。

  桥上的贴膜大军次日都回到了天桥上。但是老人却一连好些日子没有出现。我猜想老人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胡被收,所以也小心了起来。天气渐冷,没有老人的天桥的夜也显得比以前更加的匆忙和安静。楼下的小商贩也不用挑剔的让老人换曲儿。我也不用再伪装自己听得懂评书的段子。日子过得云淡风轻不紧不慢。

  已经深冬,老人坐的位置头顶上的树叶子也已经全部掉落。黑压压的枝干随意的伸在枝头,再没有了夏天的生机。就在大家已经开始遗忘他的时候。有天他突然又出现在了夜晚的天桥上。

  我看到他,惊喜又惊讶,赶忙上前打招呼,他看到是我,示意留我蹲下来,他没有打开琴袋子。小腿前的装钱的铁罐子也没有带着。我刚要开口问,老人抚摸着自己的琴,操着和平日说书一样的口音说

  “闺女,我想把琴卖给你,我老了,手抖得厉害。弹不了了。我想换点钱”

  我听到心里一紧。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方面身上也没有那么多现金,一方面也心疼老人。气氛变的很尴尬。

  “没事,我知道你上班不容易,天天这么晚回家,你看着给我一点,这琴本也不是什么好料子。”

  “爷爷,琴您留着吧,我明天给您拿钱过来。我今天没有带钱出来,附近也没有取款机。。。”

  “这琴太珍贵了,您寄回家也可以的。琴我也不会拉,放在我手里就没有它的意义了。”

  老人强调说不用,说了一辈子评书,怎么能这样白拿钱。他伸着颤抖的手从大衣怀里掏出一个本子,本子因为年岁太久,封面已经破旧不堪,纸张也发黄。他递给我,我小心翼翼的翻开,里面的字歪歪扭扭,就像小学生的字体。我知道这是老人的评书本。

  “这个您也要卖?”

  “闺女,这个爷爷送你了。我才给你讲了一小部分,这里边啊,还有好多场戏。都好看。你以后想听评书,你翻着看看,都是我自己写的,我这辈子就靠着这个活了”

  我有点想掉眼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老人把书塞在我手里,扶我起身,我搀着老人一并站起来。

  “爷爷,您明天过来吧,我给您钱,琴和书我都买。您要是想坐车回家,我帮您买车票。”

  “爷爷在这天桥好几年了。呆习惯了。爷爷不想走了。你回家吧,好孩子”

  我带着爷爷给的书回家了,因为刚交完房租,我并不富裕。不知道老人想要多少钱,需要把琴都卖掉。晚上翻来覆去睡不好觉。我觉得还是让老人自己留着琴,然后给老人点钱,再或者尝试在网上说一下老人的事情,让大家捐捐款。

  第二天一整日我惴惴不安,一下班就赶忙冲出公司回家,带着取好的钱,我到了天桥。老人果真坐在老位置上,背佝偻着,早就没有夏天那样挺得板直。可能是因为太冷,整个人都蜷缩在大衣里。今天他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身边什么东西也没有。喝水的水杯、钱罐、还有二胡又没了!

  二胡呢?二胡呢?二胡哪去了?我赶忙跑过去

  蹲下身子,扶着老人的膝盖,说“爷爷,我带钱了。您拿着。您的二胡呢?”

  二胡呢?您是不是今天忘带了?您说啊。琴呢?

  “闺女,爷爷知道你日子也过得难,一个人在外上班也辛苦。爷爷怎么能要你的钱”

  “谁说的,我有钱,爷爷你琴呢?”

  “我卖了。昨晚上有人要,我让他帮我买了药。”说着他伸出哆嗦的手,掏出口袋里的一个红色袋子。我不知道是什么药,只看到一个小瓶子。

  我开始自责,昨晚自己偷懒,如果走个十几分钟。来回半个小时,就可以取钱给老人。如果我先应下来,把琴带回家,今天再拿钱给老人,他也不会卖给别人。可又想,老人买了药也好。

  “爷爷,您哪不舒服吗?我看看您的药”

  “不用,你看不懂”

  “爷爷老了,手抖,拉不了二胡了。我在这个桥上呆惯了。让我走啊,我还真不知道去哪。天也冷了,我熬不住了,不知道能不能过了这个冬天呢”他呆呆的看着我说,把手里的药又放回了口袋。接着说

  “我再给你说一段吧。这次我说的慢点,你乖乖听”

  “张飞笑道:“四弟免礼....寡不敌众,大败而归。”张飞说:“.......我老张抵挡一阵。”这丈八长矛,哇呀呀的怪叫!.

  字字戳心,我看着老人慢慢的努力的试着把每个字说清楚。我蹲着,不知是被这说书声感动,还是心疼老人的二胡。自己悄悄留了眼泪。

  我觉得是我丢了老人的琴。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我把钱递给老人,他死活不接,说有了药已经不需要钱了。

  无奈之下,我说“爷爷,我再给您买一把琴吧,明天周末,我去转转,您明天过来吧”

  “我啊,以后哪都不去了,我就在这”

  “好,爷爷再见,我回家了”

  “再见,小闺女”他摸了摸我的头。

  第二天天气阴沉,雾霾大的遮住了整个世界。我看不清远处的路,只听得早市的吆喝声穿过雾气传入耳朵。我出门去给老人买琴。走到天桥,看到卖煎饼的阿姨。她看见是我,赶忙招呼我过来。

  “昨晚你和老头聊啥了?”

  “你说爷爷啊”我转身看着老人坐的位置“没说啥,他把琴卖了,我说今天给他买把新的”

  “他昨晚喝老鼠药死了。今早上有人发现报警了,然后警察过来看,身子都硬了,已经抬走了。”

  “你说什么?你说谁死了?你再说一遍?”

  “拉琴的老头,昨晚死了......估计是今年冬天太冷了,他可能也没地方住。”

  “鼠药啊,不是哪都能买的,也不知道他从哪整的”

  …….

  我脑袋嗡的一声,天旋地转,撕—心—裂—肺,眼泪夺眶而出。昨晚,老人说的自己不会离开这座桥,难道就是想要在这去天堂吗?

  明明说好我今天给您买一把新琴,您为什么不等我?

  明明说好,您以后还要给我说书啊!

  我真的错了。我本就该觉察到老人的异样。

  我本就该那晚把老人的琴带回家

  我本就该仔细的检查一下老人拿琴换的药

  我本就该昨晚再耐心听几段书,问问老人的家在哪,哪怕帮老人买张票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无法原谅自己。蹲在我平时一直蹲的位置,顾不得来往的行人异样的眼神。我攥着买新琴的钱,扶着栏杆,哭的彻彻底底。哭声穿破了寂静的周末早晨。重重的砸在了我心里。

  之后我很久不敢再走那座天桥,每次想起老人,耳边响起的都是悠远的二胡声,还有老人带着动作讲评书的样子

  你听

  “子龙,主公在松林之内,你快去保驾,曹公到此,我老张抵挡一阵。”说话间一颤这丈八长矛,哇呀呀的怪叫!”

  时近清明,老人家,希望您在天堂,一切温暖如春。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幸好是我爸

  

下一篇:生活的本相是做自己的英雄

  

本文标题:天桥上的说书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9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