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骑士少女

骑士少女

作者:雏田 2016-02-02 15:13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姑娘。个子不高,长相一般。就是那种走在人群中从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路人甲。高三那年突击学习美术。因为本身文化课底子很好,
  她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姑娘。个子不高,长相一般。就是那种走在人群中从不会让人多看一眼的路人甲。高三那年突击学习美术。因为本身文化课底子很好,她考到了一所不错艺术类院校。

  大学四年,学校美女云集,她穿梭在明晃晃的大白腿和大白牙之间,显得那么的平凡。毫无存在感的她,也从来不参加什么校园活动,更别提恋爱的机会。

  但是她并不是没有爱情,她有一个暗恋了多年的对象。从少时十几岁开始,她情窦初开,喜欢上同班的一个男孩子。一直到高考结束,来到大学。这个人就像她的影子缠绕着她的内心。成为她生活的全部意义。

  可能是因为自卑,也可能是害怕自己被拒绝,又或者是因为男孩子有一段时间有了女朋友,总之他从没有向男孩子表白过。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一次次做好计划,甚至写好背会要说的台词。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下。她给他画的生日礼物的油画里,在底色上色之前,用钢笔写下表白的话,然后自己又上好颜料表好框。表白这件事就被油料深深的按在了画的深处。她甚至寄给他的自己亲手织的围巾的结扣花纹就叫情人结。她心虚的假装大方的一次又一次,告诉他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又有了喜欢的人,再有了喜欢的人。但却始终不说这个人就是他。

  毕业前的一年,我们一起去世纪坛撞钟跨年。本来就个子小小的她,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像一只笨拙的小鸭子。我们排着队,我问她要许什么新年愿望,她说保密。寒冷的深冬夜晚,我们互相哈着气,跺着脚等着。马上要开始的时候,她竟然把手套脱了下来,放进口袋。她说她要更虔诚一些摸这钟。她想要愿望实现。

  从台上下来,一起打车我问她到底许了什么愿。

  她说“我爱他。他爱我。我们相爱。就这三个愿望”

  她爱的那么的投入和不计后果。她把自己所有的好运都压在了和他表白和被表白上。却一直没有实现。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她尝试与他不再联系。努力让自己忙碌起来,可是每当自己下班回到家中,思念就开始疯长。她开始靠喝美沙芬类的药物兑着可乐麻痹自己。一大杯下肚,就可以沉沉的睡去。她麻痹着自己的大脑。可是她爱他这个执念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断掉。折腾了大半年。男孩子发来一句,你最近忙什么。短短几个字,就让她建立的精神堡垒彻底崩塌。

  这样一晃就自己熬了八年。此时已经工作一年多。家中开始催促婚事。旁敲侧打的帮她介绍适合结婚的对象。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或暗示或直接的提醒她,让她放下那个男孩子。几个朋友看不下去想让她死心,偷偷给男孩子打了电话,编写好恶语中伤的短信让男孩子转发给她。告诉她他要结婚了不要再有瓜葛。收到这条信息的那天刚好是她25岁的生日。

  她单独叫了我庆祝生日。一进房间,她就和我说“我不想叫别的朋友了。我知道他们合起火来骗我。那信息一看就不是他写的。语气词都不是他常用的。他从来不使用带口字偏旁的嗯。你们骗不了我的”

  我不敢回应。抬头假装环顾四周,看到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骑着一匹马,微笑着的朝着前方,但是女孩手中的剑却指向身后。心中略感奇怪想问问她画的含义,又看她在气头上也就没有说出口。

  我来的时候她特意叮嘱我带几瓶二锅头。她在客厅叮叮当当的把酒摆上桌,当着我的面,把两瓶二锅头倒在了一个盛汤用的广口盆里。然后,她又把三瓶罐装红牛对在了盆中。瞬间盆中的酒憋出了一股气,直冲鼻子,白酒被染成了啤酒的特有的淡黄色。散发出呛人的味道。

  我吃惊的看着她,问“不是要全部喝掉吧?”

  她回应说她要在25岁的第一天和以前说再见。她要告别有关这八年的所有故事。二锅头是这八年辛辣的眼泪,红牛是这个男孩子给自己的关于暧昧的伪能量。她要喝了这碗清醒剂。她要解决掉关于这八年的糊涂账。

  我安慰她,今晚可以醉一次,但是一晚很长,我们慢慢酝酿着喝。她没有说什么,应和着让我吃菜。那酒就一直晾在餐桌的一角。辛辣的味道透过我的鼻子直冲我的大脑。我闻着恶心。边吃边想借口如何把酒倒掉。

  她突然对我说,“你去楼下超市买几包凤爪,我想吃。”

  我知道她心情不好,起身赶忙下楼,一路小跑。等我拎着袋子进门,坐下来,我发现盆里的酒就剩下一个底了。这才明白她是不想与我纠缠这酒,故意支开了我。

  此时的她面色潮红,本来就小的眼睛在酒精的刺激下,咪咪着显得更小了。她还算清醒,说要电话,我从桌边拿起递给她。

  “我要给他打电话,我要告诉他要失去我了,这次是真失去”“我要成全我朋友们的苦心”

  “恩,好!”我心中暗自开心。

  “我感觉自己飞起来了,你帮我拨吧,直接按1.就是他了。”

  她给他爱的人,设了快捷拨号。可笑的是这个快捷键她因为极少和他主动联系几乎没有使用过。

  嘟…嘟…嘟…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她双手握着电话按了免提,本想要张嘴说话,结果谁知对方先开了口

  “喂…”

  她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握着手机的手突然剧烈的颤抖,她想要回应,可是我看着她皱着眉头,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眼泪顺势夺眶而出。啪嗒啪嗒的打落在手机屏幕上。

  她压抑着情绪,勉强着,让自己镇定下来,颤抖着声音回了一句“喂…”

  此时对话再也无法继续。她咬着嘴唇用连成线的眼泪死死的盯着手机。对方喂喂的声音透过手机像一颗隐形针,刺穿了安静的房间。

  “喂,你说话啊,喂…”对方说到

  她没有回答。

  再也听不下去,抱着手机,把头埋在膝盖间,开始嚎啕大哭。她彻底奔溃了。

  我不知道这哭声到底是对自己八年时间的不舍,还是对对方的责难和自感的委屈。

  “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因为哭泣,嘴喘着粗气,竟然没有办法把一口气话说完整。

  “喜不喜欢我?你告诉我,行不行?”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你?”眼泪和鼻涕争着流进了嘴里。手机屏幕的画面也已经被泪打湿变的模糊。

  电话那头,起先是安慰着,说不要哭,后来也沉默了。

  ………她就这样边哭边冲着电话反复重复着这几句话。

  哭够了,把鼻涕和眼泪抹在袖口上,定了定神,又朝着电话小声的问,

  “你告诉我,求你了”

  “喜欢过吧…”这几个词如雷贯耳。

  ….她稍稍稳定的情绪突然再次奔溃。带着哭腔冲着电话咆哮

  “过吧?你说你喜欢过吧?,告诉我什么叫过?”

  她不等他回答,挂断了电话。

  “你哪怕告诉我从来都不喜欢我,或者你喜欢我,都可以啊,凭什么是喜欢过?”

  什么叫过?我是不是错过了?八年时间,我是不是早就在哪一天过期了?是不是啊?她瞪着眼睛问我。

  她呆呆的坐着。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有情绪太激动,她嘴唇和双手都在发抖。

  沉默了几分钟。

  她擦了一把眼泪,端起那盆酒,砰的一声把盆子放在自己面前

   “你把手机还给我”

  我悄悄按下关机键,递给她。谁知她接过手机,想都没想就把手机扔进了酒盆里。

  “我要飞了,你随意吧。我不爱了。我够了。”

  也许这个电话她就是想要给他宣布一个结果。她从一开始就未想要一个答案。她躺倒在沙发上,再没说话。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的,她墙上的画,画的就是她自己。这些年的执念,她就像个找错方向的女骑士。看起来是那样的骄傲的勇往直前。她骑在这爱情的马上,糊里糊涂又目标准确的假装自己在前进。实际上却是一个从没有走出过城门的骑士。她不知道远方是什么样子,也从未体会过什么才是别人口中说过的甜蜜的爱情的样子。她在爱的想象力度过了漫长的八年。她的爱在时间的尘土里埋葬了八年,八年的时间不是从来没有过机会。但她复制了一年又一年。把八年过成了一年。

  第二日一早我离开时她还没醒。因为那晚手机被泡在了酒里,之后手机一直打不通。本想再抽周末去家里看看她,谁知还没有熬到周六,她就给我来信息说自己走了,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走走看看世界。我答复她说一路顺风却显示发送失败。

  从此之后,我与她断了电话联系。但她每次她更新的博客我都反复的看,猜测她到了哪里,或者要去往哪里。看着她更新的画,每一张都是颜色绚烂,生动形象,漂亮之极。

  去年过年,她画了一幅画做成明信片寄给我,画中的少女被一个少年搂着腰一起坐在马上,少女的剑指着前方。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我恋爱了。

   我知道骑士遇见了她的全世界。

  八年又如何。暗恋这件事就像是从身体里挖去一颗肿瘤,虽然剔除的过程疼痛难忍。但是一旦拆除,换来的就是货真价实的正真的爱的春天。

  祝福她,这个勇敢无畏,骑在爱情的马上,仗剑走天涯的骑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背弃你的三百里道路上[完]

  

下一篇:幸好是我爸

  

本文标题:骑士少女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9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