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在背弃你的三百里道路上[完]

在背弃你的三百里道路上[完]

作者:雏田 2016-02-02 15:1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1  今天早上醒来,我打开手机看到手机来电防打扰栏里,有一条拦截电话。瞬间心跳加速,定睛一看,号码并不熟悉,是来自广西的一个陌生号码。我
  1

  今天早上醒来,我打开手机看到手机来电防打扰栏里,有一条拦截电话。瞬间心跳加速,定睛一看,号码并不熟悉,是来自广西的一个陌生号码。我稍稍安心,心想这一定不是你的来电。虽然我在心中期许了太多次,虽然我也一度拉黑你的电话,放在黑名单里。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再和我打电话。  

  盯着这串陌生的电话,打开又关上,。我想你大概是不会打来的。  

  我想起我们的从前。我们一起生活了19年,我从高中开始住校每月回家一次,到大学来到北京每年回去两次。到如今我彻底离开家。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大概只有11年。

  这11年里,我们彼此没有给过对方一个完整的拥抱,哪怕就是示意一下的客套。我们从陌生到相生到相克。十多年间无数次的剑拔弩张就像是一场持久的战役。扯皮着你和我的世界。切不断却也走不进。

  

  2

  5岁前,我被你寄养在一个阿姨家。那时候只要和小伙伴一起玩耍,我就时常听他们扎起伙来冲我说,“你妈妈不要你了。你就是个野孩子。”他们说完嬉笑着做着鬼脸散开在我眼前。

  而我每次我听到这样的话,总是会捡起地上的石子狠狠的甩向他们。我从小就腿长速度快,跑起来随便追上哪一个,上去就扑到。举起小拳头一顿瞎揍。直到对方大哭,然后向我说对不起。我彪悍到可以打过大部分同龄的男孩子,却在以后和你生活的日子里总是败下阵来。  

  你大概是已经不记得那年我们见面的场景了吧。  

  那 年冬天奇冷无比,睡醒觉的我脸上挂着冻僵了干在鼻子下的大鼻涕。一早,阿姨叫我换上了崭新的衣服。穿上了跑起来很慢的小皮鞋。她帮我把脸擦干净,手抹上香 香的雪花霜。我以为要过年了。吵嚷着说,中午可以带着鞭炮去炸鼠洞了。阿姨摸摸我的脸说,以后都不许说你打别的小朋友,上山炸鼠洞,或者下塘去抓泥鳅的 事。你以后就要和你妈妈一起生活了。

  那天,我心里隐约的有些害怕。我站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到了你。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你穿着藏蓝色的羊绒大衣,腰间系着一个蝴蝶结的细带子末端挂着两个绒绒的球球。穿着高黑色的高跟靴。穿过院子的时候,鞋跟和青石板碰撞出清脆的声响。深棕色的粘毛的羊绒帽子高高的架在头顶,你环顾着院子里枯萎的草莓地还有落尽叶子的苹果树,一转头看见了趴在窗户上的我。  

  “已经长得这么高了啊,眼睛和小时候一样还是挺大的”你隔着玻璃看着我,招招手和旁边的人说。我不敢直视你,迅速的自己下了床。走到逃到客厅离开,却不小心和你撞了满怀。  

  “快,叫妈妈,这就是你妈。”

  我扬起的脑袋,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漂亮的你就是我曾无数个梦里想要寻找的妈妈。

  “快喊啊,叫妈妈。”阿姨推搡着我,紧紧的握着我的手。  

  我抬着,头不说话,咬着嘴唇,呆呆的望着你。

  你弯下腰,捏捏我冻得通红又起了骢皮的脸,嘟着嘴,说出了一句,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一句话。  

  “这孩子也真是又丑又脏啊,给养坏了。”  

  想到这我自己也情不自禁的捏了捏自己的脸。

  我放下手机,重新躺回到被窝里。带上耳机翻出你平时最爱听的那首歌。边听边想你。  

  你一定不知道,我被人追着满街骂小野种的时候,我没有哭过。因为过敏紫癜住院在床上躺着天天打针的时候,我没有哭。几乎不知道肉体痛感的我,在你出现之前,几乎不掉眼泪。  

  但是,那天你说我被养坏了。我所有咬着牙坚持的倔强和野蛮的刁性在那一瞬间土崩瓦解。  

  不是你责怪你来的晚,不是介意你说我长的丑。我蹲在地上,哇哇大哭。你站在那不知所措。

  我那一刻就像摆上货架的新鲜水果。任人随意挑选。

  我怕的是你不要我。  

  你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你笑着和周遭的人说,小丫头哭的还挺是回事。拍个照片先。咔嚓的快门声,打断了我的哭声。我举着泪眼看着你。觉得那样的莫名其妙。

  “别哭了,你以后和我一起生活,好不好,你叫妈妈我听听。”  

  我没有喊出口这两个字。那时候的你和我谁有能想到这两个字在我们一起生活的这十多年里,竟然被用到的次数少的可怜。

  对,张老师。你是你学生的张老师,你也是我的张老师。  

  我 记得那天下午,我穿着你买的红色的小皮衣,脚蹬着走不快的小皮鞋,彻底的离开了我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走在你面前。我告诉沿路上和我道 别的小伙伴,我有一个妈妈。那天的我,是我迄今为止,人生中最辉煌的小高潮。这个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在那时是我眼里最大的骄傲。

  

  

  3

  其实现在想想你从来就没有准备好如何做一个母亲。不知是我降临的太突然,还是你本就是有一颗天生的少女心。你习惯了自我的生活和思维。我的降临并没有给你带来作为一个母亲该有的成熟和温柔。反而放大了你稍有的任性和脾气。  

  你记得吗,我到家里的第一天,你教我在卫生间放热水洗澡。

  你就像个美丽的天鹅,高高的俯视着在鼠洞和泥塘里滚爬的我。你站在那里,看着我把洗发水揉进眼睛,看着我掌握不好热水阀的温度。你倚着门,看着我啧啧的说  

  “怎么这么黑啊,你天天都不洗澡吗?我怎么能生出你这么个小黑鬼”  

   “有个孩子好麻烦的,动不动就哭,她要再哭就送过去,我是没这个时间一天到晚地伺候”我洗完澡,你走出来站在客厅和厨房的吧台上和你的朋友打电话。我听到了,眼睛里含着泪,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我害怕自己被送回去,我害怕自己被退货。  

  “我乖乖的,你别不要我…”我搓着手里的浴巾,看着你,眼睛噙着泪掩映在湿哒哒的头发稍里。说完这句话,我再也没忍住。我又哭了。

  你撂下电话,俯下身子帮我擦头发,说“那你要自己照顾自己才可以。不要哭。不要提要求,不要找事,还要照顾我”  

  “好”我不明白这些不要的含义是什么。但是我破涕为笑的样子,你是不是也记得。我一直觉得这些年,因为这句话,我照顾你的次数远远超过了你照顾我的次数。  

  回过神来,看看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窗外的早市已经散了。我不知道此时的你在做些什么。也许你就在家中摆弄着你养的那些花花草草。也许和我一样,赖在床上。春天到了,我不知道你的慢性支气管炎有没有好一些。

  

  4

  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从我们一起生活的那日起,你嫌弃着我脏兮兮的小脸,怯懦懦的哭声,还有碍手碍脚的牵绊。这些年我秉承了你的脾气和随性的态度。而与你长期的争吵和相互不忍让的任性,让我始终无法做成小棉袄一样的女儿。那种生冷的距离感从相见的那一刻一直持续到了如今。  

  有次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你盘着腿,数出几粒花生。然后你开始数你的那份。“1.2.3…30.34…”你数出了一大把,又把剩下的装回袋子里,然后转过头去看电视。  

  “为什么你要吃那些多?”  

  你磕着花生,说“这花生要按照年龄分的。几岁就可以吃几个。那我吃得多又有什么不对?”

  “况且你长大了,有的是机会吃,为什么要和我抢?”

  你把花生剥的发出脆脆的声响。我看着自己的那一小撮花生,用小手推给你那边。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好啊,谢谢你”

  我原本只是想用这种任性的表达,来抗议你分配的不公,但是你的毫不让步,不给我一点活路。此后的许多年,你都为我这样的任性给予了我最大的代价成本。

  花生最后到底是你自己吃掉了。我闷闷不乐,你指使我给你倒水。

  “你倒水我就给你花生,你要知道,你要为你说出的话付责任。是你自己放弃自己的花生,不要指望我能为你自己的生气买单。不吃就不吃,你以后再这样,我也不会让着你的。  

  四年级那年的暑假,因为天气热,我拒绝了你要求我留长头发的要求。我说天气太热脑袋烫。你问我怎样才满意,我顶撞你说,如果可以我要剃个光头,你休想打我头发一点主意。  

  你笑着倚着门,漂亮的花裙子,被窗户摇进的风掀起了大花浪。

  我知道,你生气之极,但那时的你从来不发脾气。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让我对我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任,还是你本就是心内生气,脱口而出比我还任性的话。  

  “那好啊,你要愿意我们就去剪掉,多短都行。剪完别哭就行”  

  “那我要剃光!”我每一次的逞强都会被你看穿,可你却依着我的逞强从不给台阶下。如若那时候,你把我当做一个孩子,对我的任性一笑而过,是不是我就不会整整一个学期带着帽子上学,搞得所有的同学都以为我的了绝症。

  这样的代价理论,契约理论,这样的奇怪理论,你在我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5

  想到这,我自己也笑出声来。我摸了摸自己现在的一头长发。是不是该感谢当初你带我去剃的光头?

  你的任性显得那样的幼稚,你总是想要和你的女儿一比高下。而我也继承了你的倔强,从不让你半步。我们相互比试对方的耐心和勇气。消耗着我们之间的那些本该柔软的气氛。争锋相对和剑拔弩张的气氛蔓延了我关于你的所有记忆。这一比就好多年。而且愈演愈烈直到我彻底离开你。

  

  

  6

  那年,你每日都要去学校盯早读。有日起床,我发现太晚了,慌乱之后我穿上鞋,关上家门的一瞬间,我发现自己没有背书包。我蹲在家门口不敢去学校。路过的老师到学校告诉你,我被自己关在了家外。你知道以后,理所应当的没有回家为我开门。

  我一上午没有去学校。你中午下课回来,看到蹲在门外的我,哈哈大笑。  

  你说“你还真是不只是笨这一个毛病,你还蠢。没书包就不去上课了?不去上课可以玩啊。你蹲在这一上午算怎么回事啊?”

  我含着眼泪,委屈的低着头。

  “把头抬起来,不丢人。没去就没去了,进来吃饭吧,我买了食堂”  

  你记得吗,那几年我们俩每天都吃食堂。你反复的强调我不可以任性,遵守约定,学会为任何事情都付出代价,但是你却始终没有学会成为一个母亲该有的代价。你却从未放弃过我出现之前的你的所有生活。你习惯了家里永远只有一把钥匙,习惯了下班后直接去跳舞,忘记我没有钥匙蹲在门口的存在。习惯了终年如一日食堂的熬白菜的味道。你讨厌做饭和洗碗。我们生活在一起之后,我再也没有让你洗过碗。而做饭这件事,你直到现在也没有学会。  

  那时候的我始终摸不准你的脉搏。我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样的事情,你会生气,什么样的事情,你不会生气。我甚至分辨不出你对着我时常发出的笑声是友善的还是敌意的。我小心翼翼的和你相处,认认真真的遵循你给我制定的种种奇怪的规定。

  

  7

  那时候我分不清楚我到底是爱你,还是怕你。

  也不明白,你到底是爱我,还是讨厌我。

  早几年的生活,你从未动手打过我,你对我的批评始终停留在嘲笑我笨和拒绝向我让步的水平上。

  

  直到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向你问起我爸。

8

  小孩子总是逞强好胜又口无遮拦。

  调皮的男同学嘲笑我,”你爸是不是进了监狱,所以你才没见过你爸?”

  “你爸是不是跟着别的女人跑了,不要你妈了?”

  “你爸是不是欠了别人钱躲起来不敢见人?”

  谎言说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相。小孩子间的玩笑我信以为真。就像是替父亲赎罪一般。整个夏天我自卑的抬不起头。我再也没有5岁时候的勇气,可以挥舞拳头,让他们闭嘴。

  我总是默默的收拾书包,放学独自回家。你看出了我情绪低落。晚饭时候,你旁敲侧击的问我。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我默默的放下筷子,还没张嘴,眼泪就落了下来。

  “小时候你和我爸都不要我,现在你要我了,为什么我爸还是不要我?”

  你看着我不说话,我一边含着眼泪一边吃饭。

   “因为我没有爸爸,没有朋友和我玩,他们嘲笑我说我爸蹲监狱,嘲笑你,说爸爸也不要你!我不想再去学校了”说完,我大哭起来,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委屈。

  “我就知道,我有个坏爸爸!”

  你听完拉着我的胳膊,一把拖到你面前,抄起笤帚啪啪的打在我屁股上,笤帚飞起又落下。我用不服气和不理解的眼神死死的瞪着你。

  “没爸就没爸有什么了不起,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欺负我!”不知道你当时听到这句话时候的心情。

  你记得吗,你放开我,找出我爸的照片给我看,告诉我爸爸在新疆当兵,因为去阿里山修路发生了意外就没能回来。爸爸是英雄,不是坏人。

  “你以后腰杆要挺直。这种骄傲的事要放在心底。这是秘密。这么骄傲的爸爸,不是他们说你几句就能改变的!别人说什么不重要,你做好你自己没人敢欺负你!”

  那天我看着你,到没有多为父亲感到骄傲。却因为你说话间的这股子硬气劲儿,倍感踏实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酒店爱情

  

下一篇:骑士少女

  

本文标题:在背弃你的三百里道路上[完]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