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90年代街角的录像厅

90年代街角的录像厅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第十放映室还在哪会,春节期间会“电影过年”,有一年推出的是“香港电影传奇”,看过之后,才觉得这套“电影评介”看起来实在有够烂,不但不着痛
  第十放映室还在哪会,春节期间会“电影过年”,有一年推出的是“香港电影传奇”,看过之后,才觉得这套“电影评介”看起来实在有够烂,不但不着痛痒,而且语无伦次,就连电影资料的提供上也是乏善可陈,甚至还出现了多处“洪七公带走孤女”(东邪西毒)这样的错误硬伤。

  我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正是这些电影片陪伴着我的青春和成长。90年到97年正是香港类型电影在大陆暗自流行的黄金年代,而我也正在这几年间由一个毛头小子成长成了一个惨绿少年。我在那个年代遍布大街小巷的录像厅里看了我的第一部香港动作电影《91神雕侠侣》,我对那时的刘德华、梅艳芳、刘嘉玲、郭富城们一无所知,只见他们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手雷轰轰作响、机枪嗒嗒嗒嗒,怎么都打不死,看得我拼命睁大双眼,走出门后看到蓝蓝的天空还不时感到一阵阵强烈的眩晕。那时候我是一个喜欢东倒西歪走路的叛逆小孩,留学校能够容忍范围内最长的头发,常常去台球厅打台球,去大型电子游戏厅打街机,最后,也会花上1块钱,去那些证照不全的录像厅看几部乌烟瘴气的影片。

  我们时代的录像厅里烟雾缭绕、空气污浊、人满为患,男孩子看起来都像小流氓、女孩子看起来都是女阿飞,下至七八岁淌着鼻涕的孩子,上至三四十岁的年轻叔叔,录像厅里一应俱全,不过主力还是我们这些十几岁的小毛孩。人们出于多种多样的理由走进这永远昏暗混乱的场所,大些的老哥大姐们坐在后排的角落,如果你不经意踩到他们的脚,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有人会在傍晚蹩进角落,在闪烁的光影中呼呼大睡;偶尔,你也许会有幸亲眼看到一个啤酒瓶子突然化身为无数晶亮的碎片,在某个家伙坚固的天灵盖上四散飞扬……而我们,或者说至少是我,却是老老实实抱着对那些光影闪烁中的故事的期待,坐在奇形怪状的条凳或椅子上度过许多时光。

  录像厅里的那段岁月,今日人们还在偶然提起的经典或破烂,早已被我无聊的青春岁月一网打尽。我就这么坐在条凳上看完了周星星的“济公”和“苏察哈尔粲”、看完了《英雄本色》和《纵横四海》、我看《倩女幽魂》和《东成西就》、也看了《警察故事》和《飞鹰计划》、还有《一本漫画闯天涯》和《新龙门客栈》、《哗!英雄》和《刀剑笑》、《战神传说》和《新仙鹤神针》、《至尊无上之永霸天下》和《猛鬼狐狸精》……

  记得一个秋高气爽的上午,某同学家里开的录像厅不景气,我和另一个愣头青以为有机可乘,在该同学的热情邀请下来开了一个白天的二人电影专场,而且可以自己挑选录像带,简直是爽歪歪。不料该同学老妈杀了一个回马枪,每人收我们8块钱,印象中把小东道气得脸色发白,也无可奈何,我由于这次电影之旅彻底破了财——我的搭档没钱,是被我架来壮胆的。好在后来回忆中那天几乎将周星星93年以前的作品一网打尽,想起来也不至于过分伤心,而这个录像厅确实是我们所见过最整洁最舒适的一间,因为没有厚厚的窗帘,有时候,屋里还有有抹忽浓忽淡的阳光。

  另外一次关于录像厅的记忆更为奢侈,我们几个狐朋狗友凑了一共70块钱,包下了“海洋”录像厅的夜场,虽然有自选录影带的便利,但由于包场突然,老板这里并没有准备好片子,并且这家伙将我们反锁在屋内,自己则彻夜看守他外间的小卖店。我们郁闷得要死,翻遍整个箱子竟然找不出几盘没看过的带子,无奈之下只好转向外国片,可是那时候的外片一律没有字幕,除了配过音的基本上等于鸟语。没有比这更失败的观影经历了,我们出了十倍的价钱,居然得到了狗屎样的服务!我们总疑心老板藏起好带子不拿出来,于是愤愤每隔半个小时上一趟厕所,买两瓶啤酒,搅和的老板一夜鸡飞狗跳。直到后半夜,不知谁偶尔把史泰龙的《第一滴血》放进了机器,我们总算提起了兴致,虽然也听不懂,但好在史泰龙兄甚少说话,只见肌肉子弹直升机的阳刚。“三滴血”滴完,我们这一夜得以较早直观地认识了什么叫做好莱坞的大片。

  最后讲讲那些在录像厅烟雾间我们的性启蒙。

  那个时候本地的警察叔叔经常突击检查各种放像厅,学校更是禁止学生进入此等娱乐场所。我们时常会听到某某录像厅由于聚众收看黄色录像被查封,如何如何,某某人的哥哥看黄色录像时遇突击侥幸偷逃如何如何,某某班某某人失手被擒如何如何。偶尔也有正在家里偷看黄带忽然停电出去四处借螺丝刀拆机取带的。所以我们对这种容易导致“身败名裂”的悲惨境遇都加了十二分的小心。而录像厅的老板们对这群消费能力有限又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们也没什么兴趣。就这样,我们虽然看了不少垃圾,却没有看过真正的黄片。而所谓录像厅关了又开,看客们去了又来,后来录像中没有一个露点镜头反而显得不大正常了,我们也自然而然地度过了最初的青春期。

  第一次在录像厅里看到露点镜头的时候还真是紧张,那是一个邪恶的犯罪集团头目绑架了一群外国模特,进而决定开开洋荤,于是出现了露点镜头,摄影机巧妙地用衣架和花瓶遮掩了最关键的部分,但吱吱呀呀的声音和从未见过的动作却热情奔放。这种小小镜头在今日看来既无美感也无刺激,但当时却喉头发干浑身发热,在用尽90%的目光死盯着屏幕的同时还不忘用那10%的余光去扫别人的脸,那时开始真的觉得录像厅要弄得这么暗,还是有其合理性的。另外一次在一个比较遥远的录像厅,我们一起去看我们已经辍学工作的老大,被他拉到了他姐姐家开的录像厅,里面正放映“咸湿”的香港三级校园喜剧,那次的尺度更加开放一些,而且全民皆脱,我们又一次把眼睛瞪得像个铜铃^_^

  我的录像厅岁月大概也就两年多的时间,由于讨厌烟味和没有零花钱,我真正停留在录像厅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之后我就乡下人进城了。从此我很少去台球厅和游戏厅,再也没有进过新的录像厅,此后数年里,多出的是一大堆的VCD影碟。或许对这一切起到最关键作用的是,在新的城市里,我依然没有学会抽烟。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盛放

  

下一篇:外面的女孩

  

本文标题:90年代街角的录像厅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7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