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盛放

盛放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时间没有思考过人生的终极问题了,今天忽然有了一些新感受。  今天去游泳的时候,游来游去感觉没有意思,忽然想起了前几天的
  我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时间没有思考过人生的终极问题了,今天忽然有了一些新感受。

  今天去游泳的时候,游来游去感觉没有意思,忽然想起了前几天的一个意外。那时候我正游在深水区,忽然感觉泳镜的位置有点别扭,于是我用力眨了一下眼,结果水从张开的缝隙中灌了进来,瞬间,我眼前波涛汹涌。

  从学习游泳开始,我就带着泳镜,从来没有尝试在水中自然视物,平时保护我的泳镜,变成了一个灌满水的牢笼,紧紧囚禁着我的双眼。

  我下意识想去用手调整它的位置,你懂的,我开始在水里瞎扑腾了。

  我的游泳水平不高,但是比较亲水,一般不会害怕,蛙泳的话可以持续游两个小时以上,三四公里还是没有问题的,其他泳姿会一点点,会下潜,可以在水里打滚。但是在那一刻,我慌了。

  我感觉周遭茫茫,不知身在何处,我感觉被抛入了茫茫大海,空无依傍,没有方向,我被水托举,空有力量,却不知道轻重,每一次慌乱中的挣扎都在加倍地消耗精力。即使这样慌乱,我依旧非常努力地几次试图睁眼,当然全部可耻地失败了。

  最后,我狼狈不堪,眼前光影纷乱,几乎是筋疲力竭地扑腾到了泳池的某一边。

  实在是太狼狈了!

  抖掉泳镜中水的那一刻,世界立即可爱了起来,我的每一次用力,都有它明确的目的和方向,信心和力量重新回到了我的躯体,刚才的一切就像做梦。

  今天游泳的时候人非常少,我穷极无聊,忽然想起了那天的经历,心想,如果我闭上眼睛游会怎么样?

  我游到深水区,先反复确认了方向,然后信心满满地闭眼向前。

  毫无疑问,我游偏了,并且由于坚持不睁眼,身边水花的轻微扰动都会加倍惊扰我,和别人相撞的担心萦绕不去,然后,我就真的和别人撞上了。那一刻,由于突如其来,我的感觉和世界瞬间崩塌相差不多。

  那种慌乱的感觉再次袭来,让我眩晕了片刻,一股冰冷和酥痒的感觉爬遍了我的身体,我知道,那种感觉的别名是恐惧。

  恐惧是因为未知,由于沉入黑暗,由于忽然对自己失去控制。

  在跑步的时候,我有时也会闭眼,只是一小会,然后睁眼去看前方的路,进入一种冥想的状态。有时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游泳,虽然体力充沛,也常常会觉得自己会沉入水底。这时候呼吸就变得格外艰难,动作无力,人也真的在往下沉。但我知道我不会真的沉下去。

  但现在不一样。我非常紧张,像刚学会游泳时候一样,我浑身僵硬,好像也不会换气了。

  我咬牙坚持不睁眼,不知道方向,对力度也没有了拿捏,恐惧和别人相撞,恐惧突然来到池边,蹬腿格外没有力度,伸手也信心不足,对于这样乱游的结局我早有预期,随时战战兢兢等待。即便这样,当我并不鉴定地伸出手去,突然撞到泳池的池壁的时候,我还是心里猛地一缩,像遭到了电击,和不久前的相撞一样,仅仅因为它突如其来。

  我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如果我不紧张,真正沉入这样的黑暗和无助感中,又会怎样?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再游一次。

  这次游泳的过程中,我尽量放松身体,让水柔软地包裹着我,我知道在无边大海中挣扎没有任何用处,我身体悬空,一沉一浮,伸手所及,空无依傍,我试着想象一个人,一个值得我绝对信任和依赖的人,我想像着向她游去。

  和预想的紧张有所不同,放松身体后,我整个沉入了黑暗,随着自然的呼吸一沉一浮,我不再紧张,整个人变得柔软,这样的时候,因为没有强横的资本,我对周遭的世界小心翼翼,动作格外轻柔,黑暗中的撞击却变得格外可怖,我没有方向,也没有彼岸。

  我想象着我交出了自己。

  前进中的身体将暴露所有的脆弱,它无法应对黑暗中漫来的恐惧和袭击,要前进,就必须舒展身体,展开自己的全部柔软。这种时刻,一个人可以选择,选择挣扎,或者相信。

  相信那个我不顾一切奔向的人是值得付出的,值得用所有的脆弱和柔软去拥抱,哪怕真的被黑暗中的残忍刺穿,否则,就只能在原地等待,刺猬一样蜷缩成一团。

  那种感觉很奇妙,我继续前进,只是由于以上原因,动作变得轻柔缓慢,既然没有目的和方向,就只能信任和托付,像一株植物,被阳光展开了它褶皱的嫩芽,像一朵花,慢慢展开每片花瓣,盛放。

  用所有的恐惧和战栗迎接世界,迎接未知,随时等待进入深渊,但是也有蛰伏的期待和沉醉其中的快乐。在这样失去自我的托付中,似乎也摆脱了所有责任的枷锁。

  我相信这种信任和依赖是值得的,我只能这样想,而且从中获得崇高和幸福。

  当然,现实情景里,我只不过在一个小小的泳池中,我想象绝望,却并不绝望,如果想要获得安全,只需要,睁开眼睛。

  我剩下的时间都在玩这样的游戏,把自己抛在深水中,沉沉浮浮,越来越放松。

  这是另一种冥想,这样的感觉带着绝望,又带着猛烈的期盼,它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精神体验,如果,它出现在现实情境中,而不仅仅是一个游戏,我想它有可能包容了一个人所有的精神生命。

  交出自己,残酷而冒险。

  卡夫卡在他的短篇《猎人格拉胡斯》中描写过这种感觉的另一个层面,月亮的背面,他写道:“我现在在这儿,除此一无所知,除此一无所能。我的小船没有舵,只能随着吹向死亡最底层的风航行。”他一生无法摆脱暴躁的父亲留下的阴影,在他的生命中,他曾经多次想要交出自己,但是他最终没有成功。

  在现实中,我们早就披坚执锐、穿戴齐整,将自己置于绝对安全的位置,以便在未知的恐惧前拼命挣扎。亮出满身的刺,来避免受到伤害。我们每个人都被自我顽强的禁锢着,注定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责任疲于奔命,也正因为如此,我埋葬了所有幼稚的天真、狂野的欲望和无力的任性,成为了一个社会的人。

  但即使是砖缝中的植物,遇到偶然的春天,不是也会有顶穿水泥,再次发芽的野望吗?

  交出自己这种带感的事情,哪怕是只有一个瞬间,一个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瞬间,哪怕只是想想,都会令人心神迷醉。

  相应地,我想讲讲我所幻想的生活的另一种可能:让我放弃徒劳疲倦的挣扎、也不再想获得什么成就和肯定,只想舒展地、脆弱地悬浮在无法掌控的命运中,并感到幸福。

  是的,当然,这样的交付带着全部灵魂的重,和全心托付的轻。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我想这样的信赖,受托者必须同样用全部的生命来涵养包容。

  在泳池中,我确定不愿意放弃最后睁眼的安全,而在生命有限的路途中,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完全地引领我,让我愿意永远闭上眼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没有知识死角的人

  

下一篇:90年代街角的录像厅

  

本文标题:盛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7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