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酒徒

酒徒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读研究生的时候,所住校区食堂很烂,在那样烂的地方像猪拱食一样挤来挤去,会让人对生活感到绝望。某个值得纪念的黄昏,由于快要饿死,只好外出觅

  读研究生的时候,所住校区食堂很烂,在那样烂的地方像猪拱食一样挤来挤去,会让人对生活感到绝望。某个值得纪念的黄昏,由于快要饿死,只好外出觅食,没有食物压腹,我身体很轻,一阵冷风吹来,我及时抓住了身边的一条杨枝,身子就简单地在低空荡了荡。

  我的心在这一刻飘向了拥有排骨鸡翅的远方,等而次之的烧卖肉饼在更近些的地方盘旋。天空冉冉升起了明亮的月亮,浑圆硕大,强烈的饥饿感挥之不去。我知道这城市我还很陌生,但就算熟悉了,附近也没有我需要的那种饭馆。便宜好吃的小饭馆,咦,好像是谁说的?叫做性感时代的小饭馆。嗯。所谓便宜呢,就是十块钱可以基本吃饱,要有肉,还要有啤酒。我写过一个小说,里面有一份秘密菜谱:

  一瓶啤酒2元,10个牛肉串3元,两个猪腰子2元,一条雪鱼3元。

  这是十元菜谱里面比较高档的,为的是吃出品味,吃出享受,要是很饥饿的状态之下,恐怕就要换一种食谱:

  一瓶啤酒2元,10个牛肉筋3元(大家都知道,在烧烤中筋、串可以互换,为什么不用羊肉?因为羊肉要比牛肉贵一毛钱),两个烤烧饼2元、一碗疙瘩汤2元,呃,还有一块钱,可以再来一个猪腰子,这样就可以提升整个晚餐的品质,当然你也可以要三个串或筋,但这样你就会剩下一毛钱花不掉,有备完美生活第22条守则,无法达成完美消费,或者你可以要两个烤土豆片或者地瓜片、爱吃干豆腐也行,或者1又1/2个板筋,一个牛心管或者鸡心、1/4个鸡翅……或者半串蚕蛹,但是喜欢吃腰子的你千万不能要别的什么腰子,因为只有猪腰子最便宜,换上别的就要超支了!要猪腰子还有一个秘密,一会告诉你。

  然后……我莫名其妙地坐到了一家新疆饭馆里。当学生的时候很穷,不是很有志气,我手拿菜谱看了半天,甚至还倒着看了若干眼,主食价格清清楚楚:在8~12元之间。我放弃了和饥饿的斗争,决定破财消灾。我点了一张烤肉饼,新疆应该叫做馕,小服务员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年纪,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我听不太懂她的话,她也听不太懂我的话,由于一直在思考新疆普通话的发音,我话说得结结巴巴,我们彼此四目相视,不得要领。我饿得发昏,正待上手比划,小姑娘突然一声长叹,一副大彻大悟的神情,我的心倏地松了下来,“您是还要几个串吧”,她很不好意思地将菜单翻倒烧烤一页。我……靠!我是想问她一张大饼够不够我这个吨位的人吃,够的话就赶快上饼也么呀么哥。

  我又点了两串牛肉两串板筋两串脆骨,至此这一餐已经花去两天饭钱!更失败的是,当那个鼓鼓的肉馕还在炉子里吱吱唱歌时,喷喷香的肉串们已经争先恐后跳到桌子上了。拈起一支,马的法克,味道好熟悉,用牙齿凶悍地一碾,一缕浓香一缕温情。我和各种肉类一向有着很深的情感……肉串下去两支半,大饼登台亮相,金黄凶残,几口下去,没了半个。然而,我又不想再吃了,我忽然觉得美串在前,应该喝点酒。俺很潇洒地叫过服务员,仔细询问了各种类型啤酒的价格,普京3块、雪花3块、青岛6块,但买二赠一,赠一也不行,我喝不了那么多。

  半杯啤酒下肚,忽然穷极无聊,于是几条短信电光石火般射向东北西北。对象是昔日同窗酒友四头,内容很空洞肤浅,大意就是,某某啊,我现在在北京小酒馆自己喝酒呢,这的羊肉串没东北好吃啊,兄弟想你了等等。不一会滴滴声响,玩具和老高分别回了短信,异口同声,是不是和老婆干仗了?我靠,有点创意行不行,饿了就不能吃点饭了,吃点饭就不能喝点酒了,非得和老婆干仗才能喝酒?我醉眼朦胧搜刮了当年所有又臭又长的生活细节,对两个上套的就吐发动了猛烈的情感攻势。

  嗯哼,我的朋友玩具很快崩溃,据说已经哽咽的吃不下饭,搞得我也很伤感。而老高不愧久经江湖情感麻木,一句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打发了我。我就着啤酒肉串很是和玩具互相感动了一会,不料一瓶啤酒见底,又两串板筋两串脆骨上桌时,玩具挺不住了,先是充分地肯定了我们之间的忠实友情,又给予我在北京自己吃串喝酒足够的同情,紧接着说,啊哈哼嗯,今天的煽情就到这里吧……麻痹,肠子饿打弯了就不要朋友了,太不像话!

  我咬下一块脆骨,用大牙慢慢磨成粉末,正在伤心失望,手机却清脆地响起,竟然是焦虑,打长途还很贵的时代,这样的义举让我深深感动——他焦虑老兄可不是一个慷慨的人哪!不料叫了若干声亲切的“狗屎”,听筒那边只有一片混乱喧哗,马的法克!这狗屎八成也在酒桌上喝高了,估计拨了号后正拿皮鞋贴在脸上和我畅快对话呢。

  看看桌上酒瓶一空,心里不禁悻悻。短信就当没看见,知我者旺财也!服务员,一瓶啤酒,再来两个脆骨两个板筋。唉。

  喝着喝就面红耳赤了,回忆往事不过增添自恋与伤感,还是来点实际的吧!于是边用猪蹄一般的手指去拨桌上的铁钎,边给整座混乱算了一卦,包括服务费,洗碗用的洗洁精多少毫升,火工灶台统统计入,得出一数,天知地知老板知,此刻他正不怀好意地从各个可能的角度打量我,用一道N种系数加权经过复杂运算才能精确得出结果的公式将我套了进去,其解有二:其一,这小子喝糊涂了,算不过账来;其二,这小子,喝糊涂了,但是能算过帐来。马德法克,我与金钱,真是一场不死不休地战争。服务员来结账,我以惊人地沉着镇定扫视她手持的天师道符,果然,店家报数暗合我心中八卦,俺结账转身穿衣亮相,嘡!快步走出小店,临了没忘了丢在桌上的手机,还将剩余三块大饼打包带走并得到了两张无奖发票。我潇洒走出大堂,夜风挡不住,剔牙间,三十大元在我背后灰飞烟灭……

  行文至此,忽忆“昨夜梦中得佳句”,诗云:“桃李春风一辈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回首往事,混沌无情。自十三四举杯,转眼20年匆匆而过,想当年出入大学寝室,八月十五在师大西门文兴三道街聚缘餐厅聚餐也已经十多年了,那时酒徒众,饮酒豪,趣事多,心绪好。我所列举的菜谱中的猪腰子就是文兴街上“胖子烧烤”的拿手烤品,好吃不贵,同羊腰、牛腰相比,猪腰最瘦,不知从哪里切来薄薄两片,上下有肥膘,炭火炙过香酥肥美,回味悠长,久久难忘。老高吃猪腰吃得上瘾,一次在一家穆斯林餐馆,仗着喝了两杯酒,居然为人家不供如此美味拍桌勃然,吓得我们把他死死按住。哪知道今日斯文日少牛二渐多,真真慨当以慷,腰子难忘,何以解忧,惟有啤酒二锅头!

  恍惚酒至酣处,屋外忽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玩具就坐在我的对面,小脸通红。我们大口吃着东北杀猪菜,一瓶啤酒递来递去,小小酒精锅中,酸菜血肠翻滚,白肉晶亮,屋外小雨转大,大雨转小,我们那时一个无业一个辞职,正在困苦疲惫中艰难度日,不但极少应酬,更少喝酒。记忆已经被时光打散,那次酒少,但喝得很好。雨中,酒后的我们推着自行车小心地避开那些丰盈的水洼地,我们大了,再没有少年主动经受暴风雨洗礼的恶习。

  仿佛只是一眨眼,在炉火未灭的某个瞬间,桌旁就剩下我一个了,玩具屁滚尿流地跑到西北吃香喷喷的拉面去了,在若干年后又滚回了东北,我则手中握着半杯啤酒,象征性地对过去举了举杯,然后很严肃地对着服务员说,狗屎,我等你回来,我们还没有真正喝过一回。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桥流水采艾蒿

  

下一篇:没有知识死角的人

  

本文标题:酒徒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