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天是糯米味的

天是糯米味的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个世界上的蛇精病越来越多了!”  老陈用力吸了一口烟,随着两道烟缓慢地从鼻孔中滑出,他的脸也微微抽搐起来。一副说不出是享受还是痛苦的

  “这个世界上的蛇精病越来越多了!”

  老陈用力吸了一口烟,随着两道烟缓慢地从鼻孔中滑出,他的脸也微微抽搐起来。一副说不出是享受还是痛苦的神情。

  刘自然有些尴尬地盯着老陈粗大的手指,那两根圆滚滚的手指指节肿胀,指甲缝里还有些说不上是烟灰还是泥垢的东西。

  此刻,他的手下压着一份米黄色的表格,那两根手指缓慢地在一行字左右来来回回,拿不定主意似的。

  “如果,您觉得不合适……”刘自然挤出了一个不自然的笑,看着办公桌后的那个疲惫的公务员。

  老陈一头并不整齐的短发倒向一边,也许昨晚洗完澡直接睡觉了,他满眼血丝、脸色发青,牙齿微黄,一脸疲惫不堪中带着点狰狞,看起来,也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了。

  “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麻烦!”老陈用两根手指死死压住那份表格,声音中充满沮丧,指缝中露出一行娟秀的小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庄托托吃天申请书”。

  他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呲牙咧嘴地吸了一口气,好像忍着什么难以承受的疼痛,不情愿地拉开抽屉,哐当在那份表格上盖了一个章。

  两个鲜红的大字:核准!

  刘自然瞪大了眼睛,看起来眼珠如果万一滚出来,会掉进他已经落在地上的下巴里。

  如果不是认识了庄托托,刘自然做梦也想不到在伟大祖国的心脏、左动脉的一条小血管的毛细分支尖端,还有“国家特殊事务管理局”这么一个单位。他曾经许多次做公交路过西长安街,却不曾想到在它南面的东绒线胡同里,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国务院办公厅下属的正式政府机构。

  庄托托是个特别的姑娘,她个子不高、瘦瘦的、笑起来天真烂漫,说话时快时慢、脾气时急时缓,有时候专注专心钻牛角尖、有时候大大咧咧心不在焉。

  在来到“国家特殊事务管理局”之前,刘自然已经和庄托托一起做过两件被所有亲友认为发神经的事情。

  第一件,是通过好几个叔伯辈的关系,在关门之后,带着庄托托潜入国博,用墨西哥远道而来的奥尔梅克拉文塔玉圭敲遍了湖北省博物馆进京特展的曾侯乙编钟。

  庄托托每敲一次,脸上就会浮起欢欣鼓舞的笑容,嗷嗷叫上几声,刘自然虽然知道,万一这姑娘一失手,自己的整个人生都交代了,但还是没心没肺地跟着笑起来。

  第二件,是两个人起大早蹲在玉渊潭空无一人的湖边上,天还没亮,打着紫色的灯笼,看那些变幻莫测的影子,在晨光中渐渐暗下去!

  “哎呀!怎么这么漂亮,漂亮不!”庄托托看得激动,就挥手成拳,给看着她的刘自然来上一下子。她就看那些影子,新奇得要命,从清晨一直兴奋到日出。这一早上把刘自然冻得够呛。

  “大概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做到吧!”

  经历了这两次考验,刘自然牛逼哄哄挺起胸脯,对庄托托咧开嘴笑!并伸手把庄托托搂在怀里,这时候,庄托托轻轻在他耳边吹气,说,“诶,天好蓝呀,能不能切下来一块尝一尝呢?”

  初夏的风从刘自然身旁吹过,他下意识挺直了身板,任庄托托直挺挺摔在马路上。他看着那蓝莹莹锃明瓦亮的天空,凌乱了……

  一个星期后,形容憔悴的刘自然坐在他习大伯面前,点燃了一根七匹狼。他吸得太用力,以至于鼻孔都放大了两倍。

  “一定要尝尝天是什么味道的吗?”

  “嗯!”刘自然的嗓子哑哑的,脖子上几道大红印子,是上火之后自己揪出来的。

  “你说这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庄托托!”

  “她是不是有个姓杨的二伯?”

  刘自然把庄托托的样子已经描述了好几遍,此刻实在想不出她性庄,她二伯究竟是不是应该姓杨。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两只眼睛直勾勾的。

  “这样吧,你不要急,我打一个电话,你去找国家特殊事务管理局的陈局长试试看吧!”习大伯无奈地伸出手,刘自然把七匹狼按灭在他的手掌上。

  出门前他还薅了下自己的头发,看能不能把自己提起来。他也知道,天上的事,习大大未必管得到。

  可是没办法,刘自然就喜欢庄托托笑倒在沙发上,四蹄乱蹬的样子。

  “哇塞!太过瘾了,还要填写申请书!”庄托托一脸兴奋,唰唰唰填完了申请吃天的表格。刘自然终于走进了国家特殊事务管理局。他什么场面没见过,此刻还是有点忐忑。啊,万一吃不到天,以后怎么面对这个欢乐的姑娘!

  老陈显然被申请书击垮了,他盖上核准的大印以后,顶着一头乱发和两只红眼,开始积极筹备起庄托托吃天的事情来。

  他首先调来十五个工人,在国家特殊事务管理局院子里挖地基,然后浇注混凝土。

  接着打电话到首都机场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民航总局,勒令所有经过京城吃天区域的民航客机改道。经过刘自然的提醒,他也跟军方通了电话,以防部队战机误入该区域或者把登天的毛竹梯子当成敌对目标打下来。

  然后货运列车把浙江的毛竹运到北京南站,又从从南站到西城搭建了临时的城铁,运输搭建梯子的材料。

  直径十五米的基台搭建好后,工人们完成了242米的高空作业,这时候,登天的毛竹梯子就显得非常细了,像一根草履虫的鞭毛,哪怕从景山山顶,人们都看不清它的轮廓。

  人力似乎已经不能承担这样的高空作业,陈局长本着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精神,又从贵阳黔灵山公园调来一百五十只猴子,继续搭建登天的梯子。

  这个过程中,刘自然本来一直笑嘻嘻的,忽然有一天,他看了看满地烟头,对庄托托说,“托托,我怎么觉得这么高有点危险啊,要不我们别上了吧?!”

  “我不!!”

  刘自然迅速捂上了耳朵。

  “嘿诶诶诶……”庄托托伸着舌头笑了起来,一把把刘自然搂在怀里。

  陈局长每天双眉紧锁,也觉得这个计划有点悬,于是试着游说刘自然,让他劝庄托托改变主攻方向。

  “你看,我们可以利用北京地铁下面的防空工事,打一个通向西北的涵洞,里面架上高铁,经过湿漉漉的涵水层,我们点上彩灯,备好轨道车,高速滑过去,等三天后滑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冲出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啊!跌落在蓬松的金黄的沙漠里!怎么样!”

  刘自然承认自己也为这个主意激动了一下下,然后他冲着庄托托呶了呶嘴,说,“陈局,麻烦你去和她说呗。”

  老陈运了运气,视死如归地向庄托托走了过去。

  “我不!~!~!~!嗷嗷嗷!”

  毛竹梯子被装上了小彩灯,夜晚,被风吹动,成了一条隐隐约约的曲折光线,如丝、如发、温婉、缠绵。

  阳光照耀北京城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明晃晃,亮堂堂的。

  庄托托已经郑重其事从淘宝买了一把西餐刀和一个山田烧的瓷碟子,此刻由刘自然帮她捆在腰上,兴致勃勃地准备开始攀登了。

  真的不会出意外吗?梯子下聚集了数十万看热闹的民众,刘自然忽然后怕起来,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我也要和你上去!”

  刘自然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庄托托已经踩着他的脸登上了梯子,转眼就不见了。

  “哎呀!这么老高!万一她有了危险,喊我我也听不见呀!”刘自然的脸上印着一个35码的女士波浪鞋底,一脸懊丧!

  “放心了!”陈局十几天的时间瘦了好几斤,他从裤裆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月牙镔铁大斧,开始刮胡子。“我两千年前在华山就会过她了。”

  “哦”,刘自然没注意老陈的话,庄托托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音讯,他心里像有一大窝蚂蚁列队前进。怎么也静不下来。

  过了正午,围观的群众也散了一大半,刘自然觉得自己也有点落枕了,突然,遥远的空中传来嗷的一声!

  “诶诶诶~诶,原来这天是糯米味的啊!!”

  “啊,你快回来!”刘自然蹦了起来。

  “我跳下来,你接着我啊!”

  “我接着你!”

  “嗷!”

  “嗷!”

  “嗷嗷嗷!”

  “你接个屁!”庄托托流星一般从空中坠落的时候,老陈终于着了急,一脚蹬开刘自然,气运双臂,举起大斧,把斧面迎向庄托托。

  轰地一声巨响过后,庄托托从地洞里面爬出来,一把抱住刘自然,满脸柔情,从兜里掏出一块蓝莹莹的果冻样的东西,说,“来,尝尝!”

  刘自然满心欢喜地一口吞了下去。

  庄托托忽地回头看了一眼刘自然,说,“诶,天被我挖了一个口子,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老朋友,我要和他打个招呼啊!”

  说罢庄托托蹦了起来,用手卷成筒状,对着那一线特别明亮的阳光喊道:“喂~~~孙悟空~你好吗!”

  “孙悟空?”

  老陈好不容易从洞里爬出来,贴到刘自然的耳边,小声说,“你这个少年泡妞不查档案的啊!当年在天上,孙悟空那个泼猴纵横九万里,把十万天兵天将打得落花流水,还不是被她一口咬在小腿上,跑得比狗都快……她是哮天犬啊!”

  “嗷!?麻痹,神仙啊!您又是?”

  “咦易!捞乡,你咋都不直倒窝嘞!窝是沉香啊!”

   《御风少女庄托托》第一话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食梦鬼

  

下一篇:第一百零一座城市

  

本文标题:天是糯米味的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6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