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食梦鬼

食梦鬼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沙地松软,白色的沙子一望无际,延伸向世界的各个角落。  刘自然肿着眼泡,气喘吁吁地在这样的沙地上拼命奔跑。看样子不锻炼是不行啊,三十多岁

  沙地松软,白色的沙子一望无际,延伸向世界的各个角落。

  刘自然肿着眼泡,气喘吁吁地在这样的沙地上拼命奔跑。看样子不锻炼是不行啊,三十多岁,体力怎么会这么差!

  在刘自然背后,紧跟着一个巨大的白色沙球,轰隆隆翻滚着,像一个不断抖动身体的胖子,那些沙球带飞起来的细沙不断从刘自然的脖领子滑进去,簌簌作响。

  刘自然爱好长跑,甚至完成过若干马拉松比赛,而且此刻他吓坏了,不断转弯转弯再转弯。如果我们能够把头伸到刘自然的梦里面,就可以看见,他在广阔无垠的白色大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划出了一颗巨大的五角星。每个顶点之间距离恰好为一公里。

  庄托托就坐在这个五角星的正中央,拿着瑞士军刀在修脚。

  “庄托托!”

  “干哈!”

  “我快撑不住了!这个鬼就要把我吃掉了!”刘自然有些声嘶力竭,然后,他看见那个巨大的白胖子面无表情地向自己扑过来,一口把他吞到了嘴里……

  “啊!”刘自然猛地惊醒,直挺挺从床上坐起来,天还没亮,窗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的隆隆响声和隐约的喧哗。城市中五颜六色的灯火微弱而毫无规律,杂乱得一如梦境。

  “你哭了。”庄托托蹲在阳台的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夜风卷起了窗子的纱帘,她嘴上的烟头一明一灭地闪啊闪。

  又他妈哭了吗?刘自然感到有些尴尬,伸手擦去嘴角的涎水,发觉脸上有两条线凉凉的,“还真他妈哭了!”

  “不要吵!”刘自然刚想说点什么,被庄托托直接堵了回去。她撇了撇嘴,看向窗外的灯火。“哎呀,这些光线实在是太刺眼了!”

  庄托托嘴里含了一口气,整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像一只青蛙。

  “它还是把你吃掉了!”庄托托一脸沮丧。

  最近一段时间,帝都突然冒出了很多的食梦鬼。他们专门出现在人们的梦里,把一切都吃掉。刘自然是在一个月前被食梦鬼盯上的。

  开始,食梦鬼吃掉了刘自然小时候长大的那个小镇,吃掉了那条弯弯流淌的小河,并就着清晨的露水,吃掉了河畔艾草的清香。接着,食梦鬼吃掉了一条长长的铁轨,刘自然在一个关于童年的梦里从它旁边跑过,食梦鬼紧跟着这个不回头的孩子,吃掉了铁轨旁边空荡荡洒满阳光的废弃小站和四散飞扬的草屑。

  刘自然最初并没有注意,这些曾经在自己梦境中反复出现的景象就这样悄悄消失了。

  直到有一天,刘自然在梦里和食梦鬼直接相遇了。

  在那个梦里,刘自然和一个朋友(由于他也被食梦鬼吃掉了,所以刘自然忘了他是谁)去王府井。

  每次他们都要穿过那条奢华的金宝街,这条街的两侧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豪车展示厅,这可是刘自然最爱做的美梦了!

  展厅一间一间在他们身边掠过,梅赛德斯奔驰质朴得像个低调的村姑、劳斯莱斯方头方脑像个地主家的恶少、福特加长越野则是个壮实的庄稼汉;路的对面,黑色的布加迪张着惊讶的嘴巴、鲜红的法拉利则瞪着三角眼,帕加尼一副欠揍的样子、还有玛莎拉蒂、宾利、兰博基尼……

  刘自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响动,回头一望,忽然发现刚才看过的情境统统不见了。

  一个粉色的大肚子妖怪正在他的身后,兴冲冲地滴着口水,一脸憨厚的笑容。刘自然看着它把一辆橙色的阿斯顿马丁一口咬住,只听到嘎巴嘎巴几声脆响,它肥肥的脖子轻轻动了两下,这辆价值2300万人民币的豪车就此消失了。

  “你要干什么!”刘自然张大了嘴!

  以他为界,他的身前,世界车水马龙,然而他路过的地方,一切声音物体和行人都消失了——就连光线也消失了。

  那个小山一样的妖怪抠了抠鼻子,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带着点委屈,好像在怪他,怎么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了嘛!

  “你不能这样做!”刘自然抗议!

  妖怪的嗓子里呼噜呼噜作响,长舌飞舞,偷偷从刘自然身旁伸过去,又卷起一辆法拉利,三口两口就咽了下去。

  “啊!这是我最喜欢的车!”刘自然尖着嗓子大叫!

  “屁了!我觉得也没什么要紧!反正你又买不起……”朋友一句话没说完,也被妖怪拦腰卷起,一口吞掉了。

  刘自然愣在当场。

  妖怪一脸无辜,用手指轻轻戳了刘自然一下。

  这个梦的后半段,刘自然被妖怪押解着行走,直到它把这个梦全部吃光。

  刘自然哭着醒过来,他以后在梦里再也见不到那些精美的豪车了!

  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从前刘自然有过很多繁复绚烂的梦境,现在他的梦里只剩下一些白色的沙子和庄托托了。

  “晚了!”庄托托蜷起身子抱着膝盖,看着窗外。“食梦鬼把你的梦都吃掉了,你又反应这么慢,可能所有的梦都被它消化了。你再也不会做梦了。美梦和噩梦,都不会有了。”

  “你怎么知道!”

  “我在食梦鬼第一次吃我的梦的时候就知道了。”她的声音慢悠悠的,“那时候食梦鬼吃掉了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有梦到过她了。”

  “啊,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有食梦鬼这回事了?”

  “是呀,食梦鬼可是很古老的鬼,他们的记载从唐朝时候就开始了。”庄托托的两个眼眶发青,“我的食梦鬼,和现在这些主动跑出来偷吃梦境的家伙不一样,它是我请过来的!”

  “那第一次他吃掉了你的好朋友?”

  “是啊,因为关于她的故事很悲伤,所以我不想再梦到了,就请食梦鬼把她吃掉了。开始我的食梦鬼是很有操守的。”

  “后来呢?”

  “后来它吃掉了很多令我悲伤的梦、我害怕的人,直到有一天它小心翼翼地问我,能不能吃掉一些有些悲伤也有些欢乐的梦,因为吃了太多噩梦,它的胃有些着凉了。我张口结舌磨蹭了半天,后来看它有些要生气了,只好答应了他。于是他开始吃我的好梦了。”庄托托的声音有些无奈。

  “我的食梦鬼可是贪得无厌的!什么都想吃!”

  “是呀,开始时候我不知道,以为它吃一些有些伤感夹杂一点点快乐的梦也就够了,可是它居然变本加厉了,要求吃那些甜甜的梦!”

  “啊!你不睡觉就是因为这个吗?!”刘自然好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庄托托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觉了,或者只睡一下下,就会惊恐地醒过来。

  “才不是!”庄托托断然否认。“只是夜晚的灯光太刺眼了!我睡不着”

  然而只过了一小会,她又有些丧气地说,“好吧,它想要吃掉我所有的美梦,后来连我们吃天的那个故事也要吃掉,我不同意,它就放噩梦出来吓我!”

  “啊,那你是不是很害怕!”刘自然坐到了庄托托身边。

  “是,现在它已经吃掉了我所有的梦,梦里连你也没有了。我再也不想睡觉了!”庄托托一咧嘴,说,我想哭。

  刘自然抱着她说,“好好哭没事的。”

  庄托托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说,“就不好好哭”

  “那你就坏坏哭!”

  “就不坏坏哭!”

  “那你要怎么哭?”

  “我想怎么哭就怎么哭!”

  刘自然说,“好好好!”

  托托却发现哭不出来了,然后打了刘自然一顿,刘自然被打得嗷嗷叫。

  在刘自然哎呦声中,金黄的大圆月亮升起来了,西直门立交桥越来越高,越来越细,迷宫一样的小路上,走来一个胖胖的粉红色的妖怪。

  妖怪啊呜一口,把这个房子19层天花板以上的部分都吃掉了。

  刘自然和庄托托的头上出现了繁星点点的天空。

  “啊!”刘自然和庄托托一起惊喜地叫了起来,“它把PM2.5都吸干净了!”

  妖怪嘿嘿笑着,揉了揉自己滑滑的大肚子。

  “不要再吃了!我的梦里只剩下这个女孩了,再吃就什么都没有了!”刘自然大义凛然,站在庄托托的身前。

  庄托托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我的妖怪把梦里的你也给吃掉了。”

  说着,庄托托一把拽过刘自然,自己又闪身站在了刘自然身前,对食梦鬼说,“我想要你把所有的梦都还给我!”

  食梦鬼疑惑地看了看庄托托,又看了看刘自然,嘟起了嘴。

  “对!我要他在我的梦里,这时候可以承受一切,好的坏的!上一次你要我选,要么都要,要么都不要!反悔了!你把吃掉的梦全部还给我!”

  “可是我还没开始吃啊!”食梦鬼搔了搔头,终于说了一句话。“只是吃掉了一个房顶和吸了一些灰尘而已!既然你不同意,我就这样走了还不行么!”

  “我不!!!”声震九霄。

  “都还给我!”余音袅袅。

  食梦鬼吓得跳了起来,这个女孩子的梦实在太危险了。它吃过很多梦,还没有遇到过反抗这么激烈的人。作为一个被邀请来的食梦鬼,它也是有尊严的!

  考虑了半天,他决定已经吃掉的房顶和灰突突的的空气概不退还。为了怕小姑娘找自己的麻烦,迫不得已,它哼了一首摇篮曲。

  一脸迷茫的刘自然和怒目圆睁的庄托托就这么互相靠着,在这个大天台上睡着了。

  食梦鬼是个体贴鬼,他知道托托抱怨城市太吵,灯光太亮,所以他们睡着了之后,城市瞬间暗了下去,所有的灯火都灭了。

  没有人知道,这场帝都二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停电到底是为了什么。

  《御风少女庄托托》第二话完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鼻涕泡天使的治愈(附神还原插图)

  

下一篇:天是糯米味的

  

本文标题:食梦鬼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