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哥

大哥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不久之前,一次和家里通电话,我随口问了一句,大哥还好吗?老爸说,你大哥的厂子倒闭了,现在在倒卖飞机票,倒一张,可以挣一百块钱。大哥的生活一直不是很如意,但他是一个很能扛的人,这样的近况,我也不是很意外。哦,那我大嫂怎么样了?她的药店还好吗?
  一

  不久之前,一次和家里通电话,我随口问了一句,大哥还好吗?

  老爸说,你大哥的厂子倒闭了,现在在倒卖飞机票,倒一张,可以挣一百块钱。

  大哥的生活一直不是很如意,但他是一个很能扛的人,这样的近况,我也不是很意外。

  哦,那我大嫂怎么样了?她的药店还好吗?

  你大哥已经离婚七年了。我们也是现在才知道,你大娘在张罗替他找对象。

  啥?!

  这时我才真正的震惊了。大哥正好大我十岁,粗略算算,他结婚也已经有近十年的光景了,难道只是结婚两年就离婚了吗?而且这么多年,家里居然也不知道。这些年,每次偶尔见到他,提到嫂子和孩子,我看不透那些平静的微笑后到底有些什么内容。

  在大爷一家仓促忙乱、奋斗的几十年中,大哥一直是个野蛮生长的孩子。

  严格来说,大爷并不是一个很称职的父亲,大哥却是一个很称职的兄长。他身上有山东人和东北人的豪爽、担当、直率和热忱,在他认为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尽其所能地照顾着身边的每个人。

  大爷是个好逸恶劳性情随和的丈夫和父亲,每天被大娘呼喝着,在家里没有地位,关于他的段子有很多,其中有一个,是他去外地出差,大娘给他准备了很多咸鸭蛋,他的同事每天看他往窗台上摞一个,觉得非常奇怪,后来发现,那些鸭蛋的蛋黄全部被吃掉了,所有的蛋清都留着,因为大娘不许他浪费,他就都摞在宾馆的窗台上。

  大爷不仅在勇于争取和奋斗的大娘面前没有地位,在两个孩子面前也没有地位。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在大哥二哥小的时候,大娘心疼两个孩子,给了他们五毛钱,可以每人买一个冰棍,还能去看一场电影。结果电影开演不一会,兄弟两个哭着回家了。大娘非常惊诧,问,发生了什么?大哥回答说,爸爸得到消息赶到电影院,我们以为是来给我们买吃的的,结果他对我们说,这个电影反正你们也看不懂,还是我来看吧。于是他要过了剩下的钱,买了冰棍自己吃掉,并把两个孩子赶回了家。

  另外一个故事是,有一次搬家,大家都在搬东西,大哥二哥都在上小学,大娘有事要离开,于是喊老大把大爷叫过来替她干活,让孩子看东西。不久后大娘回来,看到大爷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指挥着两个汗流浃背的小孩在蚂蚁一样搬运家什。大娘一声大吼之后,他才站起身来,拿起最轻的一片纸壳,很不情愿地走去搬家的路上。

  大娘一直在为这个家不屈奋斗,甚至带着两个孩子去单位找领导吵架,争取份外的待遇,实在是生活太过艰难了。

  这样的情况下,大哥慢慢成长了起来,膀大腰圆、性情暴烈,嫉恶如仇,直来直往。我稍微大了一点,认识了这位哥哥后,觉得他很像武侠小说里的那种江湖豪客,而所有人对大哥的描述,都一再加强着我的这种印象。

  二

  二哥说,当年他读初一,大哥读初三,由于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都一级棒,大哥早就成为校园里叱咤风云的人物。有一次,课间休息,二哥和同学绕着讲台打闹嬉戏,一会你追我,一会我追你。好不巧,正好大哥从班级门口路过,瞟了一眼,道,“哎呀,有人敢欺负咱弟弟!”二话不说,大踏步走进门来,当着几十号人,一把揪住二哥的同学,啪啪啪几个大嘴巴,闪得嘴角流血眼冒金星,然后把人丢在地上,转身就走了出去。

  “他毕业之前,再也没有人敢跟我开玩笑了。”二哥早就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如今说起这件事,还是有点懊丧。

  大哥过的就是生猛的江湖人生,他滑冰滑得好,进入了市少年队,如果不是腿伤,差一点点就成了职业运动员。这条路断了之后,大娘很忧虑,不知道怎么安排这个庞然大物,只好走关系让大哥进了卫校,学护士。

  这一次的子承母业显然不成功,大哥在学校里交了一个生死相恋的女朋友。那时候,学校里的人际关系都很简单,就是不服就干。一直到十年后我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还在学校门口被抢劫过,而学校门旁边十五米,就是当地的派出所。大哥是视觉系的人物,他本人英俊潇洒,女友不用说是貌美如花。大娘本来是不很反对早恋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她硬是生生地拆散了这一对。

  据说那是一个下午,大娘正在家里洗菜做饭,忽然厨房的门砰地一声被撞开,大哥一脸血满头包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抢下了大娘手里的菜刀,又抄了一把剔骨尖刀返身出门。大娘惊得不行,回身就抱住自己的儿子,大喊,慢点,出了什么事,不要拿刀!大哥咬牙切齿地说,有人欺负咱媳妇!转身出门,大娘抱着不松手,就撞在了门框上,手一滑,这个儿子就没影了。

  大娘的一生已经足够跌宕,但这件事还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她闻讯跌跌撞撞赶到了斗殴现场,打斗已经结束了,当大哥手持双刀杀气腾腾地出现后,一群小流氓都怂了,一哄而散。然而由于这件事,大娘坚决不允许两个孩子再有任何的交往。

  我想大娘如今对于这件事是后悔的,因为已经过了好多好多年,她对我说,当时就想着,这么能惹事的姑娘,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谈恋爱了。但她又说,这个姑娘还真就死心塌地喜欢你大哥,等了他好多好多年,而且因为这件事,你大哥毕业了直接离开家,去当兵了。

  大娘的话里没有什么情绪,但是这些话说在大哥结婚之前的那几天,张罗婚礼是很累的,每个人脸上都很憔悴,她这个时候回忆往事,也许心里是在想着那个当年坐在大哥自行车后座,白白净净,总是笑得很开心的姑娘吧。

  如果只是这两件事,还是不能说明大哥的生猛,就不说什么严打期间他一头长发去火车站接我爸,结果被抓进了派出所,或者打架斗殴斗得小痞子来找大娘求情诉苦的事迹了。再说一件一般人都干不出来的事好了。有一次,大哥带着小兄弟们打群架,惊动了警察叔叔,所有人都被抓进了派出所,只有他一个人漏网。然后他越想越气,趁着天黑,跑到派出所门口,把派出所的牌子卸了下来,在警察的追逐下,扛着跑了几条街,扔进了垃圾桶。后来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连警察都气乐啦!

  三

  大哥当了兵以后,成了部队的训练尖子。他当了四年兵,家里境况也不好,没有人去看过他。只有老爸带着我,去千里迢迢看这个大侄子。其实大哥的性格很像我老爸,我爸对这个高大而且热心肠的侄子也爱护得不得了。

  去看大哥那一次,他大概当兵两年多,不过是个小小的班长,但是我觉得却没有那么简单。部队在山里,我们探亲的家属没有地方住,只能睡在部队。除了那些超硬的板床和吃饭的脸盆,九岁的我已经对大多数生活细节没什么印象了。但是对有些情节,却印象颇深,譬如,大哥觉得在部队里能看到电视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于是非要带着我和老爸去看电视,走进那个乌央乌央挤满了人的电视间,几乎所有人都在向大哥点头问好,然后他就很骄傲地拉着我们,直接坐在了第一排最好的位置上。虽然只是新闻联播,只能看小小一会。

  然后老爸和大哥班里的战士聊天,问大哥这个班长当得怎么样,班里的小战士们都交口称赞,说大哥很善于做思想工作。我嘴欠,也不是很明白,就问,什么是思想工作。小战士就努着嘴指着小树林,说,他就是把你带到哪里,一对一,很快思想就通了。

  去了部队,他们要一个月才能吃上一顿肉,为了我和老爸的到来,特地开了一罐午餐肉罐头,还有好几个炒菜和啤酒,已经是很丰盛的宴席了。大哥的部队,第一年要和地方共建,他们几乎就是建筑小工,盖楼,码砖,摔水泥,都是这样的重体力活,紧跟着的两年,又是艰苦的业务训练,这样的环境里,大哥将近一米九的个子,瘦的像个麻杆,老爸看了很心疼,觉得他太苦了。他却说没什么,说都挺好的,我还记得他训练完吃饭的样子,一手拿起一个馒头,两个馒头中间夹上咸菜,用力一拍,啪地一声,两张馒头就变成了一张大饼,然后他就像吃汉堡一样咬着吃,他说基建最累的时候,他一顿能吃五个这样的大饼,还是胖不起来,因为没有油水。

  当兵这几年,家里没有来部队看过他,他也没有回过家。老爸实在看不过去大哥的辛苦,把他硬拽出来,做了好久的公车,找到一家小馆子,请他吃了有肉的四菜一汤,我还记得,花了七十二块钱,在那个时候,几乎是一笔巨款。

  大哥不服大爷也不服大娘,只服老爸,也许因为老爸也是一个粗粝强悍的人,而且,对大哥也特别的爱惜和照顾吧。

  四

  大哥的性格显然也不适合部队,也许在战争年代,他可以是一名冲锋在前,悍不畏死的战士,但他在部队待了四年,终于还是复员回家。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带回来的还有几年间同甘共苦的穷战友,他把他们带回家招待,把自己的行李被褥衣服和所有能送的东西都送给了他们。那几年,所有他带过的兵复员回家,路过省城,都会把大爷家当做中转站,在这里吃,在这里住,大哥全包,不要一分钱,还会提供路费。大娘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当了兵却在炊事班喂了三年猪的小战士,她说,他身上的味道,真是怎么洗也洗不掉呀!

  这时候,大哥的年纪也不小了,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对象,人家总是嫌他文化水平不高,性格太直,而且穷,没有一个好工作。是大爷想办法让大哥接班,进了他服务的国营工厂,大哥做了工人之后,立即申请到最累的那个车间,每天都在高温下冲铣钻头,但是挣得比较多。不过不久,就和车间的领导闹的很不愉快,所以这个看起来辛苦却稳定的工作也做不下去了。

  那时候我初来省城读书,老爸对大哥也很关心,后来大哥常常说到一件事:家里给他买经济适用房的时候,只能买小小的一间,那时候还没有人买期房,老爸会早上五点钟来到工地,坐在那里,看初升太阳的光照在整个楼面上,一直看到傍晚,然后他去找大爷和大娘,告诉他们,小林应该买哪一间,阳光最好。

  那时候,大哥的第二份工作是老爸帮着找的,老爸的同学是一个很大的集团的董事长,为了大哥的工作,从来不开口求人的老爸去找了这个同学,把大哥安排在了这个集团下属的连锁自助餐企业做大堂经理。大概94、95年,吃一顿饭,一个人要花48块钱还是很了不起的。大哥工作后,对这个工作也很满意,他说自己有单位发的免费吃饭的餐券,于是请全家人都去吃高级的自助餐。很多东西我自然都没吃过,就连节俭的老爸也没有见识过那样的场面。我们就像一群进城的乡巴佬,吃饭的时候有人过来给我们照相,我们还很开心地看镜头。结果那些当场就冲洗出来的拍立得要每张15块钱。

  大哥赶跑了那个照相的家伙,留下了相片;大哥训斥大爷,怎么来了不吃肉,吃那么多香蕉和蛋糕做什么;我们吃完走的时候,大哥很潇洒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把目瞪口呆的我们塞进去,然后递给司机五十块钱。

  大哥把自己的表兄弟也带进了餐厅当服务员。

  他的表弟有点驼背,生性懒散,跟着大哥混了几个月,带人接物都有模有样,背也不驼了。不了解的人都很奇怪,说,呀,小林用了什么样的办法,这孩子竟然又这么大的变化。其实办法很简单,有一次,大哥的这个表弟被他罚站,要笔直地靠着墙,不能动,一直站到晚上九点,支持不住,双腿发软,还是同事给大哥打了电话,大哥才一拍脑袋,说,哎呀,忙着忙着,把这小子给忘了!

  总之就是这样,复员后的大哥渐渐胖了起来,身材更加魁梧,餐厅终于衰败,他跟着老板们南下深圳淘金,一年多以后又回来,摇着头说,不行呀,混不下去。我很奇怪,怎么难道有人比他还要强横吗?世界果然不是一部武侠片,大哥很简单地说了他在深圳的生活,说他在哪里给人家看场子,被人叫出去,用枪指着头,被骂得狗血淋头,也不敢动,不敢走。

  要混也可以混,这不是还不想死吗?他叹了一口气,那时候他的年纪大概和我现在差不多,三十几岁了,他又回到了那个工厂,继续做一名普通的工人。

  五

  大哥终于恋爱了。

  好像自从那个女孩之后,这是第二个。她后来成了我的大嫂。

  大哥的爱情是不管不顾的,大嫂没有固定的工作,做一点小生意,身材和容貌都很不错,但是家里穷,在郊县的农村,下面还有很多弟弟妹妹。大哥结婚的时候我正在上大学,我是他的伴郎。

  大嫂家里对大嫂嫁给一个工人可能也不是特别的满意,因此提了很多的条件,或者也可以理解成,大姑娘出嫁,这个家里养了这么多年,总要为弟弟妹妹们的出嫁,留下一点钱吧。太过具体的情节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大哥毫无怨言,总是一一照办,而很多条件,则把我那辛苦了一辈子的大爷大娘气得发抖。譬如,一颗四万五千块钱的钻戒,我大爷就跟祥林嫂一样,每天念叨,这是省长夫人才带的戒指呀!

  婚礼的前一天,我们在家吃晚饭,突然接到大娘的电话,这个无比坚强的将近六十的女人居然哭了,他对我爸说,他叔你快来一下,小林要出事了!我爸立即放下筷子离开了家门,到午夜才回来。对我和妈妈说,没事了,小两口闹矛盾。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闹得是怎么回事,原来,结婚前一天的晚上,嫂子家里对于彩礼不满意,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并且要换掉花车上所有的鲜花。我大哥劝慰了半天,说,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看,也不能因为这个不结婚,要不,先办了婚礼,我再来想办法。但是娘家人的态度十分坚决,说,如果不能解决,婚礼宁可不办!大哥又说,问题早晚都是要解决的,但是不办不合适,爸爸妈妈张罗了这么长时间,而且亲戚朋友都来了,我叔都大老远的来了。

  这时候娘家依然不同意,似乎大嫂也跟着说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之类的话。大哥终于勃然大怒,爆发了,他薅着大嫂的头发,给了大嫂两个响亮的耳光,说,滚,他妈的,这个婚我不结了!

  还在讨价还价的双方家长立即石化。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大哥抄起两把刀冲出家门的那一刻。谁说都不听,谁都没有办法。大娘慌了,她不喜欢大嫂家的人,但是却不想大哥结不成婚。

  于是她只能给我爸打电话。老爸打车赶到现场,控制了局面,也许,是因为他的力气比大哥还要大吧。

  总之,第二天,一切都很顺利,大嫂的脸没有高高肿起,一直挂着微笑,大哥也是满面春风。

  那天我跟着大哥坐着借来的奔驰去乡下接大嫂。村子里的土路坑坑洼洼,司机的脸上像挂了冰,他说,这么差的路,要是车的底盘被刮坏了,修一次可就要好几千哪!我们递上了烟和红包。司机勉强把车开下了公路。村子里的小孩都追着车跑,来看高级的德国车。只是为了减轻车子的重量。新郎和伴郎都走在车子后面扬起的阵阵灰尘里。

  大哥和大嫂就这样结婚了,我们都觉得一切风平浪静,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问大哥,为什么还不要小孩呀,大哥说,着什么急呀。

  问大哥,大嫂好不好,大哥说,挺好的哪!

  大哥也很忙,不让家里人知道他在做什么,逢年过节也会露面,前两年,大嫂也会跟着回来,后来,我就离开了去北京继续读书。很多年都没有见到他们两口子了。

  但是好好的消息,还是这样一年一年飘了过来,我总觉得,大哥这样的人,能够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安稳下来,应该也很幸运了。

  但是我没想到,他已经离婚了这么多年,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工作的厂子倒闭了,他又换了很多营生,他一个字都没有跟大爷和他的叔叔提过,他拒绝了所有好奇的询问和真心的帮助,这七年来,他没有再找一个女朋友。

  六

  我还记得,八九岁,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情景,他并没有说一句话,而是走上前来,用手抓住我的头,用力晃了几晃,弄乱了我的头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2010年夏,在路上。

  

下一篇:绿柳春风小桃红

  

本文标题:大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6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