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山海变(更27)

山海变(更27)

2016-02-02 14:52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这个故事比冰火还好看我会随便跟你港?  (每周一、三、五更新嗷)

  这个故事比冰火还好看我会随便跟你港?

  (每周一、三、五更新嗷)

 

第一章 宁州商人(1)

  

  阳光金灿灿地洒在街道上,含笑花张开了淡黄的花瓣、杜鹃则姹紫嫣红地四处盛放。

  南渚首府灞桥城,位于八荒神州东南一隅,这里夏季酷热多雨,冬季湿寒多风,温暖平静的四五月分正是最清爽宜人的季节。

  海风鼓动起卜宁熙的袍袖,带着腥咸的气息,他站在鸿蒙商栈前,心中打鼓,看着眼前的行人商旅摩肩接踵,来来去去。

  走出了鸿蒙商栈的大门,他便有些心猿意马。

  “卜先生,就不送了!”商栈的主人朱盛世向他道别,一张圆脸上挂着敦厚的微笑。他身材浑圆,穿戴得珠光宝气,身后跟着四个账房先生,一水青衣皂巾,每个人的眉眼中都透出十分的精明来。

  “留步、留步,一点小生意,怎敢劳动朱公子和四位先生大驾!”卜宁熙毕恭毕敬打躬回礼。

  朱盛世脸上笑容更盛,抱拳道,“卜兄的气魄八荒少有,这单生意也让朱某大开眼界,还希望卜兄这次远航朱雀一切顺利!可要多多保重啊!”

  卜宁熙连连拱手,看着朱盛世那肥胖的身躯隐没在商栈中,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刚走下台阶几步,好像要再次确认什么,他的一只手不自觉地伸入了胸前口袋。宁州云锦的顺滑中夹杂着纸张的粗粝,他的心略微安定了些,还在,那张薄薄的纸片还在。

  鸿蒙商会是南渚最大的商会,而朱盛世则是鸿蒙商会的二当家。

  朱盛世出来送客原也算不得什么,只要有万金以上的买卖,他的步子也不是那么稀罕。然而如果有人知道卜宁熙胸前这张金线紫笺的分量,那就完全不同了。那是一张商票,片刻之前,鸿蒙商会大掌柜朱里染刚刚把他的名字签在上面,代表着三百匹宁州云锦已经进入了鸿蒙商会的仓库,三百匹!

  卜宁熙抬头,人们在街面上往来穿行、熙熙攘攘,大多棉布麻衣,灰青长衫,女子们则头插步摇,身上的浓绿轻粉,也不过是坊中的寻常布料。他拍了拍身上的云锦长袍,好像那昂贵的面料上有许多看不见的灰尘。

  “锦绣云中来,幻彩逐日月。”卜宁熙嘴里嘟囔着,走下了鸿蒙商栈的台阶。

  不要说这里,就是木莲首都日光城的街头,也不容易遇到穿着云锦衣衫的男女,他们都被华丽的华盖软轿和层层的仆从湮没了。

  他的三百匹云锦都产自宁州,由桑蚕丝制成、织金叠翠,软似云朵、艳过桃花,是八荒王公贵族和巨商富贾们趋之若鹜的珍品。都说就算是日光木莲的朝堂之上,也只有皇帝朝守谦宠爱的妃子才能穿着云锦起舞。一匹云锦,在浮玉可以换来百亩良田,在云间可以换来千尺精钢,在八荒极北的霰雪原、则可以换来十数匹神力无穷的雪原骏马,而在海外的朱雀大陆,这宁州的华美锦缎,每匹则可以换来千两黄金!

  千两黄金啊……哪怕对从商十几年的卜宁熙来说,也是个惊人的数字。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手底竟可以压着三百匹云锦。

  三十万两黄金,足够压死几十个卜宁熙,也足以把海神寺前的石神像换成纯金的了!

  站在商市街上,卜宁熙左顾右盼,寻找着账房老陈,自己的青布长袍在他手中,说好的,出了门就要把他的云锦外套换下的。

  生意场也是势利场,为了做成这笔买卖,他特意咬了咬牙,用真正的宁州云锦给自己打造了一身行头。卜宁熙的观念还停留在花团锦簇才是身份的阶段,命老陈精选了两匹花锦,一路捧到了灞桥最好的铺子绣云斋,把老师傅惊得倒吸凉气,人家没见过这样土气的暴发户。在老师傅的劝说下,卜宁熙将花锦改成了靛青素锦,做了一身看起来似乎和街面上的布面长衫没什么区别的衣服。卜宁熙皱着眉头,怕看不出这云锦的好来,秀云斋的师傅抵不过他的磨叨,也不过在里面加了一件桃花纹的浅白中衣,连说,够了,够了。

  “够了就好。”卜宁熙将信将疑。

  然而等到在鸿蒙商栈中和朱盛世见面,他看到朱盛世眼睛一亮,才心里服气老裁缝的判断。即便是这素锦,真的气派够了,身份够了。

  空气清洌,嘈杂的市声中隐藏着无数双眼睛,云锦的妙处此刻慢慢显现了出来。

  正午的阳光下,那靛青素锦纹理内的绛红色桃花纹淡淡地浮了起来,随着微风鼓动衣衫,好像千朵桃花正在他的身上灿烂盛开,凡是街上行人,没有不为之侧目的。卜宁熙是个小行商,没有前呼后拥的随从队伍和华美的车驾,他开始浑身不自在起来。

  “陈诚!”卜宁熙的愤怒声震屋瓦,更引来了无数路人驻足观看,只好闭嘴。

  真是倒霉,只有老陈还跟着他。账房陈诚是家里原来的杂役,不过大家族的杂役,倒也识文断字、能写会算。自从卜家的这一支破落之后,老陈便流落江湖,过了一段颠沛流离的日子。这次卜宁熙一声召唤,他便又跑回来为旧主服务。老陈心诚志坚,不过已经五十多岁,上了年纪,原是有点浑浑噩噩的,常常在卜宁熙需要他的时候不知所踪。

  “哪去了!”卜宁熙心底暗骂,从鸿蒙商栈门口种的含笑花上扯了一朵,把鼻子埋了进去,装着欣赏花朵的香味。他要老陈帮他去安排下一艘开往海外朱雀大陆的牙船,也不知安排妥当没有。

  二十年小本经营,哪知道这笔生意要这样惊心动魄,这样麻烦!

  他正心里烦躁,在原地转圈,却见一个女子从他身旁擦肩而过,和绝大多数路人不同,她并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好像自己的身上的云锦衣衫和那些棉麻布衣没有区别。那女子不过侧目一瞥,嘴角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容,随即没入人群。

  这不屑的一笑让他头皮发紧,他看到了一张薄薄的嘴唇和如烟的眉眼,莫名竟有些熟悉。直到她已擦肩而过,他才有所反应,快走两步,又慢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上前去,打个招呼。

  “公子,在这里,在这里!”老陈总是能在最不合适的时间和场合出现。他回过头,瞪着陈诚那张干瘪的脸,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衣衫,草草套在了身上。

  “你去了哪里?”卜宁熙有些怒气冲冲。

  “我去落月湾找船了呀,”老陈瞪大了眼睛,毛扎扎的胡子翘了起来,对卜宁熙的怒气颇为不解,“正是朱雀和八荒贸易旺季,这船倒是不难找,我已经预定了下个月出海的牙船,公子你尽管慢慢经营,只是好说歹说,定金最少也要三成……”

  “你再去一趟码头,找到船只,要大型牙船,可以禁得住风浪的!我们下午就出海!”卜宁熙没好气地说。

  “什么?”老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三十万……”

  “对,三十万两金子有着落了!鸿蒙商会大掌柜朱里染愿意先行垫付那十二万金,只要二分利,三个月!”

  “三个月么?”老陈表情复杂,鬓角的汗水滑了下来,“这鸿蒙商会的钱可是欠不得的,如果到时候还不上,怎生是好?”

  “怕什么!不是还有三百匹云锦在他的仓库里么!”卜宁熙咽了一口唾沫,他心中实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明白,所以我们要早些找到接盘的主顾,把欠鸿蒙商会的口子先填上!我这就去,这就去……”老陈说着拔腿就要走,卜宁熙却伸手拦住了他,拉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在两人面前,是另外一座四层高的金碧辉煌的阁楼,灞桥最为有名的大酒楼兼味斋。

  卜宁熙对着兼味斋的招牌瞪着眼看了半响,终于还是犹豫,指着兼味斋的手指慢慢拐了一个弯,对着灞桥有名的烟火街巷阳坊街,挤出了一句话,“找到船了来那家包子铺找我。我们吃些东西再上路。”

  “是是,阳坊街的水仙包嘛,好得很、好得很。”老陈着急去找船,倒也没有异议。反而是卜宁熙自己暗暗叹了一口气。

  人穷志短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他终于有了三十万金的身价,还是舍不得一顿丰盛的宴席。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心居(更41)

  

下一篇:吃货之城

  

本文标题:山海变(更27)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5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