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衫

春衫

作者:张秋寒 2016-02-02 13:3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表哥闻言突然狐疑地上下扫视了他一通:“你才来几天就被她收服了?可见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还是那年春天他结婚时长琴给他做的衬衫。白色的良料子,胸前镶一个口袋的老款式,肥肥大大不修身,穿在他当年清瘦的身架上略显空荡。但那时长琴说:“过了三十五,男人必发福。”

那些年他在苏城给表哥开的私人培训班代课,长琴的成衣铺就在楼下,幽幽暗暗的,重重的布料像帷幔一样沉沉地遮着,仿佛里面别有洞天。到了午后,日光越过梧桐枝桠间的罅隙渗了斑驳的影子洒在她门口,更加显得神秘,好像那里面攒了多少年寂寞光阴的样子。

表哥说:“谁说不寂寞呢。他男人死了多少年了?要有六七年了吧。她从顾城嫁过来没多久他就死了。之前婆婆家一直瞒着他的病,其实是借她冲喜呢。”

他听了这话立刻把脑海中的长琴树立成一个苦情媳妇的形象,终日家以泪洗面,勉强开间铺子卖卖手艺维持生计。

可倒是猜错了。

忘记带钥匙的那天,他站在路边的梧桐树下抽烟,等着同事来一起上楼,长琴把新做的一件裙子拿出来套在门口的铁艺模特身上,冲他大声说:“你是楼上培训班的吧?屋子漏水了,滴得我多少料子都长了青苔,赶紧修一修吧。”

表哥听了他传达这话,倒把他编排了一通:“这房子我租来的时候就漏水,里里外外一收拾多少钱?没这闲钱闲工夫,要么她拿钱。”自然是预备继续装聋作哑。

“她一个寡妇,手里能有几个钱,别难为她了。”

表哥闻言突然狐疑地上下扫视了他一通:“你才来几天就被她收服了?可见寡妇门前是非多。”

他自己出钱请师傅帮她除了这宿弊。临走时,长琴拉住他说:“你个子高,拿这乳胶漆帮我把顶上那点子霉斑盖一盖。”

他一边做事一边有一搭没一茬地和她聊天:“再找一个吧,年纪轻轻的这样不像话。”长琴笑出了声:“你要我我就跟你走。”忽又正色说:“他独生子一个,他爸前些日子又中风,光指望老太婆怎么行,跟前要有少年人服侍啊。”

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店里一时静了下来,只有他手里的刷子暧昧地荡涤着顶壁。他只有一遍一遍翻来覆去地刷涂料,但那霉斑顽固,怎么刷都还留着一点浅浅的影子。

后来店里陆陆续续来了顾客,长琴去招呼。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五更

  

下一篇:你是我特殊的家人

  

本文标题:春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1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