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五更

五更

作者:张秋寒 2016-02-02 13:3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踌躇着伸来一只颤巍巍的手,这衰弱的光线里,他仍能看清她手腕和手臂上的伤痕。

“回来啦。”

“出去啊。”

他们照面时,几乎都是这样打招呼。

一般是碰不到彼此的,碰到也是在楼道口,他正准备上岗,她才下班回来。那时是五更天,东方微微有一些浑沌的晓色,西天还悬着残月。清凉的过堂风在楼道里徐徐穿过。

他出门后会骑着摩托车穿越一条条熟悉的街巷,挨家挨户地送牛奶。户主们还在酣眠。他迅疾老练地开关着铁皮奶箱,没有一点声响。

她回家吃完早餐就上床睡觉。白日里,楼道住户们的动静把她的睡眠割得支离破碎。醒来时,天色已经黄昏,她再吃一顿晚餐又要出去工作。

他是白昼的开拓者,她是夜晚的终结者。

偶尔的相遇,只在五更。

他说这种煮茶叶蛋的方法是和祖母学来的。和一般人的配料不大一样,里面有茶叶、花椒、八角,还有一点绍酒。敲鸡蛋的力度也要注意,裂缝不能太大,要小而密,这样佐料才能入味。

她说小时候,她母亲也会早起煮这个,然后放在她手编的毛线网兜里,给她带着上学路上吃。后来母亲身体不大好了,要休养,就不怎么做了。

那天中午,他在楼道里用炉子煮茶叶蛋,她是在睡梦中被这种温暖的香气唤醒的。她趿着人字拖,穿着一条碎花的软绸睡裙,忘记了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就打开门,倚在门边看着他。他见状进屋取了青花碗,夹了好几个给她。她微笑着接过来说:“别在门口站着啊,进来坐。”

房间里垂着厚厚的绒子布幔,遮着日头天光。物品家什都是摆放有度的样子,只是空气不大新鲜,敦敦的,还裹着微微有些糇人的沉香味。她打开壁灯,收拾被褥,在床边开辟出一点位置让他落座:“桌椅太矮了,怕你坐不惯。”

家里是干净整洁的,但她还是一直在调度擦拭着手里的东西。摇头落地扇嗡嗡地吹着,她的睡裙被吹皱,像池面上悠悠的縠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祖母绿

  

下一篇:春衫

  

本文标题:五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