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离亭宴

离亭宴

作者:张秋寒 2016-02-02 13:3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最后他摘下眼镜,歪过头去看了看同排严阵以待的卉琪,说:“你都不帮我说句话,真以为我能以一敌十啊。”

“说声对……”卉琪念到这一句,缓缓收了声,阖上本子说,“这一句感觉不大好唉。”

老吴先前一边听她念,一边喝咖啡,享受着这些由他亲自参与创作的台词,很是志得意满。听她如是说,赶紧接过来一看,问:“这一句吗?这最后一句?这是点睛之笔,一定要讲的啊。”

卉琪笑了笑,说:“这种露骨言情风早十年都不流行了,你见谁现在分个手还咬文嚼字依依不舍的。虚情假意地做戏,谁还会买你的帐。”

老吴用他标志性的沪腔哦哟了一声,说:“这是民国戏嘛,不能用现在人眼光看的呀。”

卉琪不动声色,又接过本子一目十行地翻了翻中间的内容,说:“既然是点睛之笔,就应该意味深长。说破了,就贬值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吴又回驳道:“观众花钱买票,进厅看戏,要得就是酣畅淋漓。那种千回百转的东西,几个人消受得起。你晓得的,今年欧洲影展的获奖片国内上线的有几部?亏不起的。”

卉琪失去了和他周旋的耐性,从助理露茜手中接过外套,架上墨镜,准备回酒店。

老吴起身送她,说:“我再改改,你有什么建议打电话给我。”

卉琪点点头上了车。她习惯性地坐在驾驶员后侧。这是梁宵让给她的位置。

那一年俐俐和他在山里赶一部贺岁片。她来迟了,俐俐的车已经在前先走。梁宵倒是眼尖外加记性好,说你是她助理吧,来,跟我走。她就提着大包小包上了他的车。他说山路不好走,保险起见让她坐驾驶员后面,自己坐副驾驶。卉琪当时没太懂什么意思,等到了片场,在俐俐的骂声中做完了工作,和他的司机攀谈起来才知道驾驶员后侧的位置相对安全。以前这是梁宵的专座。那一刻,在微微斜照进山坳的一缕冬日晨光里,卉琪觉得自己像一条解冻的鱼。浑身酥酥的,又醒着,又有醉意。

后来陪俐俐返程,她建议俐俐坐在后面。俐俐说你是打算起义吗,又迟到又要坐副驾驶。卉琪解释说后面比较安全。俐俐同梁宵合作多年,自然知道他的习惯。只是她生性讲排场,和导演制片同车也都抢头座。那时听卉琪这样说,思量之下狐疑地打量了她几眼。

洗完澡,露茜送来夜宵,说刚才编剧打了电话来,讲他把修改后的本子发到邮箱了。卉琪打开后直奔主题,滑到最后一页,见那句台词果然已经删掉,不由笑道:“老吴总是这样死要面子。直接跟我讲又如何。不肯下神台,哪一天能拍出接地气的东西。”

露茜劝道:“是删词,又不是换人,根本问题没解决,你还是再和公司商量一下要不要接。下周合同一签,后悔就迟了。”

她单枪匹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怎么可能只是有勇无谋。上上网,翻翻娱乐版,大小贴吧,高低论坛,老吴那边早已做足了舆论。她此时变卦,不仅不能全身而退,相反一定会坐实流言。她自己从来不怕被泼脏水,只是叫那帮从头到尾都以她马首是瞻,把她当成励志女神一般誓死维护的粉丝如何能承受神像垮塌的灾难。当然,她知道自己没这么伟大,在这种时刻还能心系基本群众。她想的是,若果真少了最后防线,以后恐怕真要靠雇水军来保太平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下一篇:夜静春山空

  

本文标题:离亭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1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