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作者:张秋寒 2016-02-02 13:3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只是我很好奇啊,你是给他做的什么家教,他又是怎么掩人耳目金屋藏娇。

不过年不过节的,端木忽然给她捎了一身衣裳。人也没露面,放在楼下阿姨那里。纸袋里面有他手写的留言,让她晚上换好了一起去吃饭。看起来,像是有事要发生。

六点半,他们一起出现在了杏林路的餐厅。虞信早已等候多时。见他们来了,立刻起身笑迎,一如既往地有礼有节风度翩翩。她觉得,虞信如果是男子,必然会流露出盛唐诗人的气质。

端木镇定自若地说:“不好意思,我陪她去了下护肤中心,耽搁了。上次买的一堆瓶瓶罐罐上面全是法文,也不大懂,请人家帮忙看看。”

虞信笑了笑:“我就像个从万恶旧社会过来的难民,眼见着家家户户步入太平时代,心里难免嫉恨,怎么不迟生几年。”

端木说:“说得好像我以前是地主一样。”

大家都笑。

吃饭时,个人的刀叉碗碟之间都小心翼翼避免碰撞,偶然的细碎声响让餐桌更显寂静,如同落地窗外湿漉漉的初春之夜。露水在枝桠间迷离沆瀣,天心有一轮水波潋滟的满月,向晚时分的一场小雨让地面在路灯的注视下波光粼粼。寂静向来是潮湿的质感。就像一个人在黑暗中把手置入另一个人的手心,摸到涔涔的冷汗。

虞信梳着紧致水滑的马尾,抬头俯首之间完全不用像她那样手忙脚乱地去拨两侧的中分长发。这是端木为她设计的发型,早已被虞信抛弃在两年前的发型。

“我是后天早上九点一刻的航班。你要来送我吗。”虞信在灯下微笑着,额头很光洁。她见端木不露声色,又转脸来征求她的意见:“怎么样,芝麻。端木可以让我借用一下吗。”

芝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想了想,说了句还算合宜的话:“我并不专制啊,端木有自己决定的权利。”

过了两日,端木起早去送虞信。明亮的大厅人来人往,虞信把他叫到一个小角落。玻璃上有隐约的雾气,雾气之外是黄得发白的朝阳。

“你如果有多余的精力不妨早些找个公司实习,或者多学一门外语。再闲得慌,那些有用没用的职业资格证书也可以考两个以备不时之需。我是你的过去,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努力地在我面前展示自己掩饰自己。我已经不是你的用武之地。我对你说这些,是希望你惜取光阴创造未来。我们即使已经不在一起,我也望着你好。你能明白吗,端木。”虞信非常伤怀地摇摇头,“你不会明白的,你永远这样孩子气。”

虞信真的非常了解他。孩子气的端木在回城的机场大巴上痛定思痛幡然悔悟,回到学校后却又冒出一股无名火把气撒在了芝麻的头上。这很像青春期里热血而慵懒的初中生,在考砸一次后决定发奋,可不过三日,还是该睡觉睡觉,该看小说看小说,该下五子棋下五子棋。

他在电话里以一种比虞信对他的失望还要失望的口气抱怨芝麻:“你的演技真的很差你知道吗。”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红药

  

下一篇:离亭宴

  

本文标题:纱窗也没有红娘报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1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