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隔离

隔离

作者:卷卷8513 2016-02-02 13:3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杨明的目光里全是关切,这令我的心跳忍不住加速。他不说话,一个眼风传递过来,我就知道他需要什么。

1

那年春天,我被分到C医院实习。

作为一名实习小护士,我虽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但本质上还是个顽皮的学生。这不,听说我们科新调来一个年轻医生,我趁护士长不在,就拉上两个同学,偷跑去看他。

女孩子长到一定年龄都会犯花痴,对于长得好看的男生,哪能不关注?这个杨明医生才来一个星期,已经是女护士们口口声传的“靓仔”、“帅哥”了——他到底能有多帅?我当然好奇了。

我们三个人,挤到内科诊室门口,往里面偷望:只见杨明正端坐在诊师椅上,对着一位女病人说话。他边说,边用手在诊疗单上匆匆记录着,一双黑眉虬结,仿佛有十分重的担子在肩,给人种压抑的感觉。他坐着明显比一般人高,我目测他的个头总有一米八以上,头发黑而浓密,还带点微卷。

可能我注目于他,引起了他警觉,他目光向门口扫过来。万万没想到,我的目光居然与他的对上了。我吓了一跳,连忙移开视线,一缩身,从人堆里跑了出去。那一双看似有情,更似多情的细长眼睛,怎么这么熟悉?我心下诧异,在记忆里搜寻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连俩个同学在后面狂喊,也没听见。

最近发烧打针的特别多,我一忙碌开,就把杨明究竟是谁这茬事给忘了。意外的是,杨明却记得我。

下班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我办公室门口。杨明已经换掉了白大褂,穿着浅兰色的衬衫,水洗磨白的牛仔裤,更是显得他丰神俊逸。他举着一本书,向我挥了挥手,我一斜瞥,发现他手中拿的是《顾诚诗选》。哦,一拍脑袋,我记起来了!

我笑嘻嘻地跑到他身边,道:“原来是你啊!怪不得觉得眼熟呢!”

杨明身上还是有那一股淡淡的来苏水味,我记得,当时在书摊前,就是因为这种味道,我的心就突然变得柔软起来。

那天,我在下班途中,经过一个旧书摊,发现林林总总,花花绿绿的旧书中,居然有这本我熟悉不过的《顾诚诗选》。说实话,这个版本是我最喜欢的顾诗作品,我本来也有一本,不过是放在老家,最近一阵子,正惦念着想再看看呢。

我立马跳下自行车,准备将这本书据为已有。正待伸手去拿,一只大手却突然出现,他抢先拿到了它。那是一双骨节分明,手指白皙的手。容易犯花痴的我,本来是很容易被这么一双手所诱惑的,但是当时,我心里惦念的是顾城,对被人抢了先不免冒火。我看都未看那人一眼,先自叫嚷开来:“哎哟!是我先看中的!是我要买的!”

我以为,我都已经到这种急风急火的份上,通情达理的人,应该就会让着我了。但是那个人却像是根本没听到我的叫嚷,一手握着书,一手已经从牛仔裤后兜里掏钱包了!

我十分不悦,支好自行车,两手叉腰望着他,见他不过是一介书生模样,便越发对他吼道:“喂,你个大男生,读什么诗呀!”他瞟我一眼,眼眸深黑,带着不屑:“谁说男生就不读诗?”

“要读也读什么大浪淘沙,这个,草在结它的种子,不适合你!”我叫嚣道。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离歌

  

下一篇:那个名叫简的咖啡馆

  

本文标题:隔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90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