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江畔路141号咖啡馆

江畔路141号咖啡馆

作者:小说蚊釨 2016-02-02 12:38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不久前,就是他与父亲在柞河东岸猎兔时,父亲神秘地死在萧瑟芦苇丛中。

蚊釨/文

黯淡墙壁上有密实的水渍与烟垢。许多年后晦暗的黄昏扑上小街。石板路黑黢黢,细碎而斑驳。巷子带些弯曲状,折射着某个时代的体型。落叶厚厚铺满门前,老树立在落地窗右侧,几乎逸出画面。

树的远端是一辆死一般的黄包车和一样垂死的车夫。车夫帽檐压得很低,似乎怕一副苦瓜脸惊了进出咖啡馆的男女,只是他蹲在地上的姿态与插在袖子里的双手看上去有些诡异,仿佛很享受这样的时刻,仿佛耐心等待一个重要时刻的到来。也就是说,他的垂死之相更似姿态而非事实。

树影之后的黄色墙壁上,一个方方的蓝色金属牌隐约可见:江畔路141号。

苏晨抖着拐杖,想更靠近那个蓝色牌一些。一股细若游丝般颜料的迷惑气息……

咖啡馆内,亚银色金属器皿杯盏在灰蒙蒙光罩里弥漫着一种平原上惯有的雾般光泽。它们以一种温柔得令人迷醉的状态,流水般融入到稍嫌狭窄的空间----那种淡淡的咖啡的醇香当中。

苏晨看不到咖啡馆外面的风景,尽管落地窗帷幔已经完全拉开,但他只能想象此刻临江大堤的青色护坝和黑色俄式桅灯立柱以及更远处的浑浊江水,岸边颓败的褐色树丛,所有风景颜色正明显幽暗下去,并且稀粥一般搅和在一起,没了层次。

切实的是,江边港口的嘈杂声穿过江畔街道弹入人迹稀少的咖啡馆内,跳跃着撞到被他已经端起来的咖啡杯口边沿儿处。而当苏晨的嘴唇急切地搭在杯口儿想要饮啜一口时,居然清晰听到一声焦躁的杂音从那里迸射出来。苏晨暗吃一惊。慌乱中放下杯子,下意识地扫视一下四周。整个咖啡馆内差不多只他一个人。偶尔闪现的年青俄罗斯女招待们头顶扎的那种白色布巾,让他联想起在柞河两岸经常看到的飞驰而过的野兔耳朵!这样的联想实在无法给他带来愉快!

不久前,就是他与父亲在柞河东岸猎兔时,父亲神秘地死在萧瑟芦苇丛中。他从远处围猎归来时,看见的是已经匐在血泊中咽了气的父亲,他的后背被刺了一刀,刀尖儿准确无误地刺穿后心!这种精确的刀法只有那种训练有素的职业刺客才可能做到。

苏晨一直在苦苦暗查:到底是谁刺杀了父亲?或许正是在这样一个动力的驱使,才促使他完全违背了母亲和女友的意愿,决然从外省一个贵族专科学校提前肄业,只身闯回柞城。他发誓要找到刺杀父亲的元凶。

苏晨是一个精细无比的人,父亲偶然一次让他路经省城时转交过一封密信,在圣·约翰路11号,他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神秘的女人:四姨太。那是1940年入春时节的事情。他记住了那条街,也记住了那个女人。

四姨太不是谁都可以见的人。但是,父亲和这个女人之间也许是那种所谓的单线联系吧?大概是这样。在四姨太住所门庭外,那个独眼儿老头显然没有权利染指父亲的密笺,他看到父亲的独特笔迹后,眼帘中那种傲慢和威严感随即消失了。这是苏晨无法读懂的部分。但是凭借这一点,苏晨还是隐约感到父亲的身份蕴涵着某种神秘色彩。

父亲死后,当苏晨再次见到四姨太,她却说父亲还有瞒着他的事,还有另外的使命,那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所以,父亲的死一定与那个神秘的使命有关。四姨太对苏晨说:你找到我真是天意,我其实也一直在找你!

四姨太说话的声音与她的身体是那样分裂,她的柔软只体现在形体上,却与坚定的甚至有些凶狠的音色完全无关。四姨太说:我找你,你找我,显然是一个目的。我想是的,那就是找到那个杀死你父亲的人,然后处死他!

四姨太手里一直把玩着一支洋烟,但她并不点燃,那根细细的长长的香烟在她纤白的挂着暗绿色玛瑙手镯的右手间犹如美妙的扇柄,卖弄着它的逍遥。苏晨被那份逍遥所迷惑,甚至后悔来找她,自觉陷入到一种更加复杂的境地,甚至预感到,父亲的死牵连着许多无法破解的东西。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消逝的萱草花

  

下一篇:我与你,隔了光年之远

  

本文标题:江畔路141号咖啡馆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88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