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隆美尔的脑瘫

隆美尔的脑瘫

作者:小说蚊釨 2016-02-02 12:38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隆美尔至死都没有看到。他这个王牌装甲师的元帅,最后居然被区区5辆装甲车围困了起来,这同样滑稽万分。

1944年10月14日正午12点刚过,纳粹第三帝国元帅隆美尔在乌尔姆附近赫林根他的住宅内,开始了他生命最后二十分钟的倒计时。

那应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天气。秋日的阳光分外充足,附近茂密的森林和山峦轮廓鲜明而清晰,半山谷中蓦然腾起的一片鸟群,暗示了一个不期而至的惊扰已经降临到这片远离铁血狼烟的山谷。但那并没有引起隆美尔的丝毫注意。这对于冠以拥有一双狡狐般褐色的精致目光著称的他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例外。尽管它未必对最后的结局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从某种意义上说,那可能是一个带有终结意味的征兆。

隆美尔的伤势已基本恢复,尽管这几天不时传来一些他感到意外或者不安的消息,甚至在他早晨和十五岁的儿子去附近的森林里散步也要将手枪带上以防不测,但对于见惯了硝烟炮火的他来说,在联军炮火轰炸中受伤后能够回到赫林根与他妻儿消磨时日,他的心情实际上是很平静的。或者还怀着那么一点从未有过的归隐田园式的恬淡心致。

此刻他身着便服正半仰在窗下沙发上,一只可爱的德国良种狗犬不停在他左右寻衅嬉闹着。他平静的视线尽管关注着窗外,但那支握着节杖的手还是缓缓舞动着调弄着小狗。

而其时的隆美尔正被户外不远处的一个游戏场景吸引着。那是附近庄园的几个农民在玩喝啤酒的游戏。在一排橡树下,几个午间歇息的农民围坐在一张简陋的木桌边,饶有兴致地进行着看上去十分驾轻就熟的游戏。

桌面当中立着一只空葡萄酒瓶,他们将一根一端削尖的、笔直的、铅笔般长短粗细的树枝中间拧上一股茎叶,茎叶余下的一端伸到酒瓶内,并且使那根树枝横架在瓶嘴儿之上,当一个人捏住树枝正中去迅速加力时,那根树枝就会在瓶子顶端飞速地噗嗉嗉转动起来,那种瞬息的旋转居然让隆美尔联想起他有些厌恶的直升机的螺旋桨。不过这个看上去十分单薄的螺旋桨转动的时间非常短暂,很快它便会静止下来。

而此刻,树枝削尖一端所指方向坐着的农民就要不容争辩地将满满一大杯啤酒一口气喝下去。然后再由喝酒者去继续拨动那根树枝,如此循环下去。隆美尔记不得自己似乎在哪里——也许是北非沙漠吧——见过他坦克师的士兵们玩过这种游戏。此刻令隆美尔感到有趣的是,那根儿树枝似乎被注入了什么魔法似的几乎总是停留在一个方向:那个发胖的有些秃顶的农夫。隆美尔看到,几乎总是这个秃顶的胖子在不停地喝着啤酒。隆美尔连连摇头。他显然觉得那个人实在不该继续进行这样的游戏了。他认为依照这样的规律进行下去,那个秃顶农夫很快将会醉倒。

判断失误对这个“沙漠之狐”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在他宅邸周围已经有5辆党卫队的装甲车布成了一个铁桶,隆美尔至死都没有看到。对他这个王牌装甲师的元帅来说,最后居然被区区5辆装甲车围困了起来,这同样滑稽万分。

一辆墨绿色的奔驰牌轿车突然进入到隆美尔的视线当中。隆美尔将好奇的目光从游戏场景中移开,他看见挺着一只显眼的酒糟鼻子的布格道夫将军和陆军人事处的恩斯特·迈塞尔将军身体僵直地从轿车上迈了下来。隆美尔缓缓从沙发上起身,就在这一刻,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突然抑制不住地犹如突尼斯沙漠上蒸腾而起的灼人炙烤般抵达他的整个面颊。

他在由客厅向外走时回头瞥了一眼那个不停地喝着啤酒的秃顶胖子。他觉得自己现在要和那个胖子一样,即将面对一只准确指向自己的树枝箭头了!上午早些时候,威廉·布格道夫将军打来电话,告诉他将要来他的居所商谈一下他未来的职务安排。他感到茫然。联军已经在诺曼底登陆,而德军的大部主力正陷在苏联的巨大沼泽中。这场战争的结局已经露出端倪,战线正在趋向德国本土!战争显露出滑稽的迹象来。而他的笑正是出自这种片刻的迷惘和无奈的滑稽感。

他搞不清楚,处于这样的形势背景下,做为集团军司令官的他会有什么样的职位安排更加适合?已经风声鹤唳的柏林政府难道要用他这根指针来扭转一个时间规律的进程么?

几分钟后,隆美尔把两位将军领进了书房。隆美尔在桌前坐下来。或许是这里光线明显比正厅暗淡,似乎布格道夫和迈塞尔的脸色瞬间就冷峻了下来,与俩人素日里一贯醉醺醺的猩红脸颊反差很大。布格道夫环顾着书房里的一切。他用怪异的语气问道:您好像对现在的战事并不关心呢!布格道夫这样问是因为他没有看到一张军用地图,这在隆美尔那里似乎是反常的。

隆美尔哼了一声。随后他站起身,慢慢走到一面向北的遮着浅褐色窗帘的小窗户前,并不看身后的俩酒鬼,声音很清晰地说道:7月1号我曾去信给元首,我对他说,这场寡不敌众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我请求他在恰当的时候应该作出结论来,我有责任指出这一点。

迈塞尔这时轻蔑地咳嗽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可是您是否意识到,所有的一切,柏林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呢?

隆美尔显然为这句话感到了惊奇。他迅速转回头,用一种他极其习惯的狡黠微笑看着这个只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在他回过头去那一霎间,他看见布格道夫正用斥责般的眼光盯着迈塞尔。显然,迈塞尔说了他不该说的话。布格道夫偷偷观察了一下隆美尔的神情:这位元帅此刻看上去忧心忡忡。在离西侧书橱不远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拿破仑的画像,此刻正用漫不经心的目光傲慢地看着布格道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却是我爱你到了最后

  

下一篇:消逝的萱草花

  

本文标题:隆美尔的脑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87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