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别了军营,或许我不再来过

别了军营,或许我不再来过

作者:马小腾 2016-02-02 09:59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由一个社会青年向军人的蜕变更多的是辛酸和痛苦,这个过程有苦有泪有声有色。

当母亲为我最后一次将红花佩戴在胸前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到有一种责任和担当压在我的心间。那佩戴的不是红花而是使命。

当踏上列车的时候我便意识到故乡就此别过了,以后的日月我将不再踏入这片故乡的土。

亲人们泪流满面向我挥手道别的时候,我不敢直面他们,只是不停地挥手。列车发动的那一刻我才转过头看向窗外,在意识到我将脱离他们的怀抱,走进那神往的地方,我才忍不住内心的酸楚,泪流满面,掉下的泪珠打湿了绿色的军衣。

部队最煎熬的时光是最初的新兵连。当一大波人流一同涌入到这绿色军营的时候,我明白我将会和他们共同在这熔炉里锻造,捶打,磨砺。由一个社会青年向军人的蜕变更多的是辛酸和痛苦,这个过程有苦有泪有声有色。当我进入宿舍叫了他第一声班长的时候,我知道他将会承担起父母的双重角色,他的任务和使命是我这种菜鸟想象不来的。

记得有一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写信。他把我被子掀开来问我为什么还不睡觉,而当他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时候,他像似懂了一切地沉默了,是的他懂了,因为他也是过来人。武装五公里我跑不下来的时候,是他和战友们替我背枪把我推向了终点,一切看似那么简单,但真正进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痛不欲生。

2014年跨入2015年的倒计时里,我下连了。我曾想当兵就是手握钢枪和战友们驰聘沙场,但事已愿违,手中的钢枪变成了现在的锅碗瓢盆。每当看到战友们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抑或看到那些手握着钢枪庄严的面孔守卫着营门我都感到很失落,他们都在那英姿飒爽,而我却每天围着三尺灶台转,我觉得自己无能懦弱。

家乡的朋友打电话问我当的什么兵种时我都会去拿别的话题掩盖,碍于面子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当的是一个伙头兵。然而有一天和一个人的对话改变了我的看法。人们在这万千世界里,当遇到某个人或某件事的时候,很有可能就会改变你的一生或对某些人抑或某些事的看法。

从这个人说起。他是我的炊事班长,当兵九年,已有人妻,家中还有一个未断奶的孩子,他是四川人。

他曾和我说,他们那个地方的人个个都是美食家所以导致他来这里也重操旧业。他说炊事这个行业对别人来说可能会觉得,只要来到这个行业肯定是那些怕苦怕累,不思进取的人才会来,但在我看来不是的。当你真正干起它的时候往往担当的是一种责任和使命,只有炊事班保障得好了,战士们才有力气征战沙场,奋勇杀敌。你想想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嘛?

那天夜里我难以入睡,我一直在脑海里回想这些话。慢慢地,我在这个行业干得久了知道了点皮毛以后,悟出来了点门道:炊事这个行业虽看起来不是那么地辛苦,但很熬人。虽说不用每天带出带回地训练,但在我看来做饭就是训练,操作间就是我的阵地,锅碗瓢盆就是我的武器,要时时刻刻绷紧那根弦,因为稍有闪失,失去的不是我而是我的难兄难弟,因此我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某一天的清晨,我隐约听到有人说,下雪了。当我睁开那朦胧的双眸,我的心和那景一样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只是静静地欣赏着那片美景。

时间流逝得飞快,秋去冬来,转眼间老兵要走了或许不再来过。那刻的我心绪很乱,不知该怎么向他们道别,只是默默地在三尺灶台上煮着饺子,在心里祈祷,望他们一路平安,常回家看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老乡,一路走好。

  

下一篇:我的兄弟,我的父亲

  

本文标题:别了军营,或许我不再来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82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