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家乡

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家乡

作者:起风了 2016-02-02 09:59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每次回到老家,我认识的人渐渐老去,有的甚至已经离开人世,新长大的一代小孩,几乎都不认识。

今天一早,外面下雨了,我赶紧给家里打电话问,家里也下了,好像还挺不小的,父亲在电话那头乐观的表示,照这个大小,下到下午,就不用浇地了。

浇地,多么熟悉又陌生呵。

从前家里浇地时,我也曾参与其中。父亲和叔叔在地里掌着喷头,拖着水管,我则在井边看着机器。他们挥着手,朝着我大吼一声,开!我赶紧把“on”那个红色小按钮按下去,随着马达的轰鸣,干瘪的水管由近及远迅速股起。他们喊关!我就把“off”那个绿色小按钮按下去,水管瞬间又变得疲软,那时的我多厉害啊。可惜这些年一直上学,又工作在外,这活好久没干过了。

经常在外面跑,我是总想抽空回去看看,但每回去一次,就要消磨掉一些对家乡的怀念,于是和家乡的距离不近反远了。见到从前亲切的大伯、叔叔们,也没有小时候那么多的话要说了,无非是几句寒暄的客套话。在哪个城市,做什么工作啊,工资咋样啊。曾经从小一起玩耍的伙伴,更已物是人非,不禁让人感叹,时间和距离真是两件巨大的杀器,让人的心慢慢钝化。爱情里,距离不会产生美,却产生小三,在友情中,时间不会增加想念,而是慢慢淡忘。

如果说我怀念家乡的话,那也只小时候的家乡。

我妈说,我两岁那年冬天,她在路边的河沟里洗衣服,突然发现一个小孩子咕噜噜从坡上滚下来,差一点就要滚到河里了,她赶紧跑过去抓起来,边拍土边自语,这是谁家的小孩啊。这时,奶奶慌慌张张跑了下来,我妈这才发现,原来是她自己家的呀。那时我刚学会走路,走得还不稳,我奶奶在后面跟着,突然我就晃晃悠悠地跑了起来,那时我还没有熟练学会使用那双小脚,结果一只脚的脚尖勾到另只脚的脚跟上,于是我裹着厚厚的棉袄,像个球一样地滚了下去。

后来,我妈描述的画面一次次在我脑海中重现。那画面有时清晰,有时模糊,说不清是来自我两岁时的记忆,还是在听完我妈的话后,我自己产生的幻想。

我远远地看见我妈在洗衣服,我就向她跑去,但是身体不受控制,我就滚了下去,那过程似乎持续了很久,天旋地转。我看见我妈跑过去把我拉起来,边拍我身上的土边说,谁家的孩子呀,咋不看好哩。我拼命往她身上蹭,但她不认识我,还一边拍土一边自言自语,谁家的小孩,谁家的小孩......

小时候我喜欢去我姑姑家,我姐也是,我姑姑家在邻村,只要一放假我们就一块去。

那时候我还没有上学,为什么我会记得没有上学呢?

因为在我上学报名前,我爸拿出一副扑克牌,要我认数字,相当于模拟考试吧。当我又一次把6说成9的时候,我挨了巴掌。其实我也没有说错,扑克牌上两个对角的数字确实是一个6一个9。我记得很清楚,那次去我姑姑家的时候,我的脸上还没有挨那一巴掌。

我跟着我姐走在乡间小路上,那是一种美妙的经历,蓝天白云、野草野花、蝴蝶蚂蚱……我们一会在路上走,一会跳到路边的杂草沟里,我手里抓着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我兜里装着熟透了的马泡瓜。

然后我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布娃娃,安安静静的在杂草沟里躺着。我指着对我姐姐叫道,布娃娃哦。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她拿回去送给我刚出生不久的小表妹。我当时五岁,我的手刚刚触到布娃娃,我姐就尖叫起来,你看她嘴上有血!是的,有血,我也看到了。那是个死孩子。

在我姑姑家的事情不太记得了,只有一个画面忘不了,姑父给我洗手,用肥皂一遍一遍地洗。

我上育红班报名,招生的那位老师,是我们村子的,我叫她姑奶。她指着南方说,那是什么方向?我说南地,我当然知道咯,我们村的田地都在那个方向。她又指着西方说,那儿呢?我说西乡,这个我也知道,我姥姥家就是西乡的。她哈哈大笑,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对我妈说,这个娃可聪明。那时候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摸我后脑勺的时候确实很舒服。村里育红班的老师只有她一个,但她五十多岁就走了,癌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卑微的过去告诉我的

  

下一篇:那年,我到西安找工作

  

本文标题:每个人都有一个回不去的家乡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82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