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终将自由,而你终将孤独

我终将自由,而你终将孤独

作者:阿然 2016-02-02 09:0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父亲每回喝醉了就把脸靠在她母亲沾满灰尘的遗像上,呢喃细语说些她没办法听懂的话儿。

原题:白色的她

她出生在南方人间似火的七月里,那应该是七月最热的一天了。她的母亲难产,辗转煎熬了多个钟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迎来了她呱呱落地的哭声,她母亲因此丧命。

那天的温度真是极高,他父亲将她抱在怀里,面无表情,没有一句言语。她艰难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看到一种莫名的液体顺着父亲的脸颊一直滑落到脖颈处,最后滴落到她的眼睛里。酸涩的带着些灼痛的一并刺进她脆弱的小眼睛,那种难忍的滋味年幼时不懂得诉说,换来的只能是一声接一声悲鸣的啼哭。

时至今日,她依旧没有明白那股莫名的液体究竟是父亲的汗水还是泪水。 

姑且是刺进她眼睛里的那股莫名液体太过炽热,又或许是过分厌恶南方这湿热躁郁的天气。她在后来的年岁里苍茫大雪就成了她唯一信仰,因此开始梦想流浪于北方。 

好些年来,她与父亲生活在一个破旧简陋的房子里,每天伴着一台做鞋底的机器声过活日子。整个屋子布置极其陈旧,但最旧的还要属她母亲的遗像,沾满灰尘,也无人擦拭,父亲总不愿意缅怀过往。除了阳台上堆积的不断变化着的玻璃酒瓶之外,在无任何新生模样。

她父亲生得极其好看,就像老电影里那些温润如玉的男主角。有轻微洁癖却常年爱喝酒,从不闹事,除了喝酒之外,他再无其他嗜好。每回喝醉了就把脸靠在她母亲沾满灰尘的遗像上,呢喃细语说些她没办法听懂的话儿。然后径直倒在床上,让沾满灰尘的脸摩擦被子或枕头,这便是他最肮脏的时候。

而她每回见到父亲这般模样,右腿都会像被抽掉肋骨一般疼痛难忍。她时常认为这大概是一种幻觉,这是为了使他们父女一起感同身受的下场。 

她自幼孤僻刻薄,因此没有玩伴。她在叛逆的青春期里,痛恨身边的一切。出身、家庭、父亲、以及因生她而死去的母亲,甚至是自己本身。

她在十四岁那年抱着被子离开家里搬去了学校。这是她第一次离开那个地方,只留了一张字条,白色的纸黑色的字,上面写着刺眼的话儿。 

“我终将自由,而你终将孤独”。 

她父亲目睹这行字的时侯,内心焦灼万千。觉得万分诧异的同时,又在心里默认终有这么一日,终有她离开他的一日,掩面叹息。如此这般没有招呼的毅然离开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上演了好几遍,父亲因此逐渐习惯,只不过后来的几次她走得更远了,却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她最后一次离开如愿去了北方,没带多少行囊。从学校办了离校手续,孤身一人爬上了一路由南向北的火车,这车需行驶三十几个钟头。

那年,她刚拿到满十八周岁的有效证件。姑且是年龄尚小,她分辨不清是因为与自己多年书信来往的男孩,还是对这北方土地爱得深沉。 

她已然站在了这片白色之中,却俨然没有昔日之情。与她多年书信来往的男孩去了异国他乡,临走那晚两人举杯高唱。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你要好好成长,长成我梦想的模样

  

下一篇:我与时光。

  

本文标题:我终将自由,而你终将孤独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80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