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经年此去与君别

经年此去与君别

作者:安兔兔 2016-02-02 08:13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寡人以前不懂,觉得爱就是占有。其实,真正的大爱是成全。

文/安兔兔

鸳鸯铜炉内,合欢香袅袅升起,悠闲地打了个转儿,不紧不慢散去。

“大王,这么晚了,不如……”萧贵妃斜斜偎在君王怀中,声音娇懒,摇着襄王的胳膊。

“寡人得日再来看你。”襄王抚了抚萧贵妃的背,翻身下床,让女官为自己着了衣,大步走出储秀殿。

“又去长安宫,一个前朝余孽,就那么好?”萧贵妃轻声嗫嚅着,却刚好钻进了襄王耳朵里。

襄王身形一顿,继而前行,重重的脚步声回荡在长廊上。

“曹德全!”

“奴婢在!”

“下旨,萧贵妃妇德不淑,着降为嫔!”

“奴才遵旨。”

长安宫外,箫声若隐若现,回荡在清冽的雪夜。襄王脚步一凝,枯黄的梧桐树下,身影被拉得很长,潺潺的流水声与箫声相得益彰。襄王闭着眼,静静地听着。

“大王,外面冷,不进去吗?”曹公公躬身问道。

襄王摆了摆手,“我进去了,她反而吹得不自在。”

箫声婉转,舒缓而百折,犹如自心间徐徐道来,缓缓流出心音。襄王不禁闭上眼睛,随着箫声,放佛看到了高山上,一个孤独的人面对着广阔的草原,绝世而立,黄昏落日下,一片寂静安详。然而曲子却越吹越高,让襄王蓦地回到现实,顿感萧者四周无援,天下动荡,中似有千军万马,又好似有万千痛苦,百般挣扎,突然半空折断,四野倏然一片无声。

襄王叹息一声,定了定神,抬脚迈进长安宫内。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婉儿,你还好吗

  

下一篇:时间知道,我多么想与你温暖相依

  

本文标题:经年此去与君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79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