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东湖夜谈

东湖夜谈

作者:破罐 2016-02-02 07:20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在青年旅社偶遇一奇葩男子,却被他的奇妙故事震惊:他说他曾心灰意冷地跳进湖里,之后一系列神奇的事情发生

有一年春节,我从家里跑出来,计划去武汉、重庆、成都转转。本来可以呆到元宵节后去上班,但实在受不了家里的各种礼节和应酬,还有妈妈安排的相亲。只要能逃离家庭和家乡,一个人浪荡在路上,我才能全身心地放松下来,用眼睛去看世界,用心灵去感受世界,一年中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这是我年轻时候的想法,现在我已经提前迈进中年了。当时,我是一个在人生路上徘徊,有点忧郁的年轻人。

到了武汉后,我订了一家青年旅舍,在东湖边上,叫“在这里”青年旅舍。那天武汉天气阴沉,下着雨,雨丝无声地落在地上、湖面上,打在路旁的树叶上,带来阵阵寒意。房间里也是冷得要命,八人间,瓷砖地板,空荡荡的,加上我只有两个人住。开了空调,半天也没变暖和。床上是薄薄的垫子,薄薄的羽绒被,脱了衣服,钻进去还是禁不住颤抖,蒙上脑袋,渐渐昏昏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被一阵视频声叫醒,同屋的哥们居然用手机在看日本毛片,而且还放着外响,里面的女优淫荡地呻吟着,实在让人无语。我翻动了一下身子,他也没有立刻关掉视频。等我坐起身子,戴上眼镜,只见他冲我笑,才把手机收起来,并无羞耻之色,我感到有点厌恶。可他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问我是哪里人,做什么的。我说自己是黄冈的,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见我不爱搭理他,尴尬地笑着。我蹭蹭地把衣服穿上,出门找饭馆吃饭。

回来他还在看手机视频,但没有女人的叫唤。我听到一段优美的配乐,倒让我神经颤抖了一下。碍于脸面,我也没有问他是什么片子。脱了牛仔裤,靠在床上看自己的书。他看着我,说:“有点冷吧,可以把别的床上被子拿去盖。”我一想,是啊,何必活受罪。于是把上铺的被子盖在身上,厚实让我觉得温暖多了。他的建议使我对他友好起来,我问他看的什么片子,他说是《荒野生存》,讲一个美国大学生毕业后去荒野里生存,寻找自我的故事。我说有点像《瓦尔登湖》,他说是的。他又问我看什么书,我告诉他是耶茨的《十一种孤独》。

聊到书籍和电影,我们开始找到交流的话题。后来,他问我为什么旅行。我实话告诉他,和家里人呆在一起是一种煎熬。他略带伤感地说:“我想回家却回不去。”我感到迷惑,问他:“你父母都不在了吗?”他说没有,都好好的,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我问他那为什么不回家。他说,说来话长,这是一个奇妙的故事,缓缓地向我讲起他的经历。

他现在三十岁了,五年前在一个研究所工作。这个研究所在北京的郊区,附近是绵延的群山,山里面有一个水库,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去山里转悠。工作两年,单位组织体检,他被查出得了肺结核,早期的。肺结核是会传染的,所以单位把他调离了科研岗位,开始说让他去编辑部,后来又让他去休假,就差没把他辞退。一个月只发300块钱,连吃饭都不够,很是凄凉。当时他还在所里谈了一个女朋友,也分手了。可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让他更加痛苦。另外他家境也不好,半年免费药物治疗后,还需要一大笔费用,他根本不告诉亲人。

一直到快过年了,所里的人渐渐都回家了,他还在忍受着身体和心理的煎熬。病情似乎更加严重了,咳痰里面带着血,没有精神,乏力。每天昏昏欲睡,像是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他想到了死,解脱自己,谁也不连累。他认真思考了如何去死,他不想死在宿舍,也不想死在所里面,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解决了自己,他有着强烈的自尊。最后他想到去水库,把自己淹死。他记得小时候妈妈说他五行缺水,要远离水。他觉得,这就是他的命运。

“离新年还有三天,我跟父母说不回家了,去外地旅游。那天傍晚,我一个人往山里走,没有人注意到我。所里本来就没剩下几个人,除了看大门的。我走过两个村子,也没遇到别人。野外寒意和夜色弥漫,我穿了羽绒服,但脸和耳朵还是冻得麻木。想到一会要跳进湖里,整个人都会冻得僵硬,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一直走到水库边,我还在考虑是不是真的要跳湖。很多时候,越是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越容易激发出人的生存欲望。

水库是北京的饮用水源,被铁栅栏围起来了,不允许外人进入。我站在围栏外,想到自己从来没有进去过。虽然算命的说我五行缺水,但我从小就喜欢玩水。夏天,我想翻进水库游泳;冬天,又想去溜冰,可一直没有尝试过。因此,我决定在死之前进去看看。

围栏边都是一些不高的酸枣树,夏天会长出小小的青枣子,秋天又会变枯萎,麻雀把它们啄食掉。我有时在山里溜达,也会摘几颗放在嘴里,咂摸着甜味。现在叶子都落光了,但枝干上的尖刺依然扎人。身上的羽绒服被拉开了几道口子,白色的羽绒散落,像是一只被困住的挣扎的天鹅。脸上也被刺了几下。到水库边的一段灌木丛,我甚至想放弃往前走,可往回走又要遭受同样的针扎,我不喜欢走回头路。于是佝偻着身子,尽量保护好脸,继续往前钻。

来到水边,水面上只有薄薄的一层冰,根本不可能溜冰。我以前在天津上大学,冬天经常能看到有人在河面上挖一个小洞,坐在小板凳上钓鱼。天津站边上的一段海河,结了冰人走在上面都没事,有的人为了抄近路,不从桥上过,就从这边走到那边。我有同事是地道的北京人,他们说小时候经常去后海溜冰,都是自己做得单腿驴子,如今很少见到了。

不能在冰面上行走,使我略微有些沮丧。然而这沮丧比起我要自杀的欲望,本来算不了什么,但一时我却将自杀抛到了脑后。当我想起还要去死,悲伤又弥漫心头。我脱了鞋,又脱了袜子,把脚伸到水里试探。那温度真是钻心的刺骨,全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适应水温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猛子扎进去,我一狠心就把上衣和下衣脱个精光,绝然地往湖心走去。

后来我才想到,当时我为什么要脱衣服呢,我不是决定去死吗?或许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欲望,并不是要去死,而是抵抗,抵抗这冰冷而坚硬的世界。所以我下了水之后,虽然全身僵硬,但手脚还是不由自主地摆动、扑腾,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使我一直往前游。在宁静而空旷的湖面,星空寂寥,我像一只孤独的野鸭子朝宇宙深处游弋。

游了很久,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但一直坚持着。当我手掌接触到沙石,就已经到达了彼岸。我两手撑在岸边,半个身子和双腿还泡在水里,这让我想起但丁《神曲》中炼狱的沼泽,我被拯救了。我僵硬地爬上岸,全身赤裸,瑟瑟发抖。我沿着湖边走,微风吹在湿漉漉的身上比刚才在水里面更冷。我想找件衣服,可它们都在对岸。

走到一片林子下,我往里面走去。这是一片山桃林,每年春天花开时,一大片一大片。远看像是白色的山石,匍匐在山脊,走近你会被这漫山遍野的花海震撼,是一片遗世独立的幽谷。北京的市郊线S2线就从这里穿过,当和谐号火车穿越其中,仿佛置身天堂。我记得有一次,看到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漫步在那片花林旁,像个野人又像是隐士。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消失的人

  

下一篇:跳火车的良叔

  

本文标题:东湖夜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77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