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

作者:马楚益 2016-02-02 06:27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我穿了一件火红色的T恤,我的小情人苏珊送给我的礼物,那天是中国的情人节。

不过如此

是的,不过如此。每当那一幕影像幻觉定期出现的时候,我总会对自己说,他们也说。影像的位置恰如其分地搁在屋顶中间那块貌似露天的地方。

不过是一块玻璃安在了屋顶一处,大约屋顶六分之一的地方,像汽车的天窗,更像是过去录像厅里电视机,漆黑一片,只剩那一点亮光。

倒霉的是,我每次一闭眼,影像就展开了,像总也赶不走的梦魇,以致我后来有了一种写字的冲动,我想把那段影像留下来,我害怕某一天早晨睁开眼睛的时候,屋顶上没有了那扇窗户,那些影像也随之消失。我没有照相机,手机以及一切属于这个时代可以拍摄的工具,一句话就是,我现在呆的地方是和这个时代脱节的。我只有一只铅笔和几张打着格子的纸。我得攥住笔,一页一页跟着写下去,我怕一不留神,它就不在了,留下一片空白。

是的,来到这个地方,我时间的钟表就停摆了。像小时候揣着家里的马蹄表跟着爷爷去镇上校准一样,整个路途中,时间在我的上衣口袋里滴答滴答响着,和我小小的身体一起蹦跶。但现在,我不知道去哪里校准我的时间,我的口袋里没有马蹄表,我也牵不到爷爷干柴一样硌人的手。

那是一只削得尖尖的铅笔,笔芯从来也没断过。

文字,不,影像的开头是这样的:二零一四年夏天,身体外的温度和身体的温度一样,刚好三十七度。

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我穿了一件火红色的T恤,我的小情人苏珊送给我的礼物,那天是中国的情人节,我心里一直在抱怨这个衣服的颜色让火热的太阳离我又近了一层,而苏珊一直躲在太阳伞下吃着一只大大的卷筒冰激凌。

我们在傍晚没有太阳的时候分手,那天我脸上的汗把苏珊脖子边的头发黏成一缕一缕的,也许是她的汗,那天我们的温度超过了身体的温度,纠缠在一起,连汗液都黏糊在一起。许久,大约摸太阳落山了,我们彼此分开,她要去工作,我也要去工作。

我的工作和苏珊的除了时间一样,其它的都不同,每次都要小心翼翼地听老板安排好了,然后一个或者两个,有时候是三个伙伴一起完成的。就像现在,我和另外两个男孩,分别叫龙哥,耗子。对了,在这个群里,我们都有新的称呼。我叫柴火。老板也是帮主看我长得瘦,赐给我的。

反正就是个符号,有人叫的时候应一声,不喜欢心里可以不答应。这个无伤大雅。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是站在马路边,小区门口,单元房子的窗户边,这个工作没有技术含量,就是个起步。一起来的同事敏捷地打开窗户或房门,我在外边,望着马路,路灯下进进出出的人,车,有时候有一两对男女抱在一起,我那个时候会走神,荷尔蒙刺激让海绵体充血一会。

有一次看到了月光。我在这个城市很少看到月光,那天顺着街灯上乱扑的一只蝴蝶,我看到了依稀的月亮,大概快满月的样子,城市灼人的路灯把月亮烘托得干涩而惨白,像什么,像我们村子里女人的胸,干瘪,拖沓没有生气。而村子里的月光湿润甜美。

很久没有想起家乡了,父亲,母亲,还有躺在床上的爷爷,地下乱跑的小侄子。我从小不听话,没少挨我老爹的棍子,家里爷爷最疼我,我来到城市算算有三年了吧,给家里寄过几次钱,也打过电话,寄钱的次数比打电话多,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公用电话亭,有一次我听到爷爷的声音了,赶紧把电话挂了。白天我要睡很久晚上下班会去附近的网吧呆着。后来有了苏珊……

那天的月亮让我想起了家乡的月亮,像熟透的水蜜桃,又大又甜,我想起了爷爷,就哭了,爷爷呀——像哭死去的亲人。那天老板来查岗,我正稀里哗啦哭着,老板一个巴掌搧过来。老板是练家子,手里有工夫,我的脸上立时有了五道清晰的红印子。那一巴掌打醒了我,我知道这个城市没有月光,我看到的,不过是我的错觉。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那些花儿

  

下一篇:曼陀花开

  

本文标题:不过如此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74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