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最后,还是无法爱你到最后

我最后,还是无法爱你到最后

作者:罗迪 2016-02-02 04:41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杜边的气质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上一次开车载我,那时候我们才上中学,尽管他家境不错,但也还没有如此暴发。

你认真留意过雪夜吗?

整片路面都泛着银芒,被黄色的路灯炫出微光,晶莹剔透的雪花和天空的繁星遥相呼应,路面整整齐齐的没有一处脚印,像是圣洁的处女地,诱惑,然后静静地待人开垦。

周围边缘,也许会有几辆车不论价值和新旧程度的停靠,它们横七竖八地随意躺着,身上同样也都落满雪花,和夜对比鲜明。

1

杜边中过格格巫的诅咒,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我们的小江湖里,尽管他是个无数不多的有钱人,隶属保护动物的级别,但是却因为他太土,所以在我们算数有钱人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把他排除。

我和杜边去农家菜馆吃饭,他因为人高马大,所以走在我的前面,一手摇着路虎的车钥匙,一手冲我摆,意思让我走快点。

我在他身后,清楚地看见大堂经理一个眼神,制止住服务生要上前的身形,随后自己踏着高跟鞋和短裙儿,一个健步晃到我俩前面,收正双腿,用毕恭毕敬的态度和甜到腻人的声音,问:“先生,几位?”

杜边头也不抬地说:“两位。”说完,也不接受安排或者指引,就朝着自己喜欢的位置走过去了。

有钱人总是这样,无论温文尔雅,还是一夜爆发,在生活里他们总会扮演任性的角色,至少,在我们这些穷人眼里,是这样的。我和杜边的友谊横跨他们家族的整个崛起过程,我有幸亲眼见证他是如何从自行车换到路虎的。

这次吃农家菜是他开车载我来的,我一路心惊胆战,系好安全带闭嘴不说话,我听说他的行驶本都是托关系买来的,天价。原因是他觉得每天去驾校练车太麻烦,所以花钱能办的事,都简单。

我问:“你怎么现在这么追求效率了,有钱真的能快速提高整体气质吗?”

杜边回答仨字:“滚犊子。”

杜边的气质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上一次开车载我,那时候我们才上中学,尽管他家境不错,但也还没有如此暴发。不过,很多人都徒步的青春,他也能骑着自行车,在这些人身边风驰电掣,后座上,偶尔坐着很不情愿上车的我。

我害怕坐他的自行车,因为他是个总愿意把简单事情搞复杂的人,以至于总让人误会他智商略低,我始终不明白他为什么每次遇到车,做出的反应不是直接躲开,而是先要大叫。

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能粗心到考试之前,把笔落在饭店,却非要告诉老师自己理想是开家医院,我看着他零分的卷子,在他耳边替他宣判了无数次死刑,我说:“杜边,江丽是不会喜欢你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歌者

  

下一篇:东京热但是北京冷

  

本文标题:我最后,还是无法爱你到最后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71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