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一别成哀,一念成灾

一别成哀,一念成灾

作者:朝颜若虚 2016-02-02 04:41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他,以致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中还是有他的影子,像是在我生命中种下了一棵树。

头顶的电线将明朗的天空切得四分五裂,像是镜子破碎掉的痕迹,每片湛蓝却片片疏离。我下班后照常向碰到出去接孙子的邻居家外婆打了声招呼,回家走进厨房将买好的番茄洗净放到菜板上,操刀切开,番茄新鲜的红色汁液溢出,明朗的汁液充满了活力,像是血液流满了案板。

母亲打过电话来问我下个周什么时候回去,我擦掉手上的番茄汁,回应着她。

“我这边忙着呢。”公司还有一堆工作没有做完。

“都瞎忙活着啥呢,下个星期逾白在老家这边结婚,毕竟做了这么多年邻居,你也应该过来参加一下呀。”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快乐而高兴,为别人即将到来的喜事而开心不已。

“谁?”我惊呼。

“你这孩子出去那么久,都忘了这边的事情了么,你上高中搬来那家比你大个几岁的哥哥呀,你当时还挺不好意思跟他说话呢。”母亲回忆起往事啰嗦了起来。

我怎么会忘记。分别蚀骨,思念如灾。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他,以致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中还是有他的影子,像是在我生命中种下了一棵树,日日汲取我逐渐油尽灯枯的感情,枝繁叶茂茁壮成长却从未开花结果。

暑假快开学时何逾白一家搬了过来,我考上市重点高中准备着上学,热情好客的妈妈迅速同何家建立友谊关系,听闻何逾白也是同一所高中的学生,比我大上两级,妈妈客套着要何逾白在高中多多照顾我。

高三部是孤立出来的,基本没有课外活动,上下课时间提前半个小时,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就算我闹上天去何逾白也不一定能知道。所以这句客套在这一年中果真成为了客套。

那时我在青春期中,对母亲说的邻居家来了个学习成绩好的哥哥有着天然的抵触,我假期没有出门见他,这让我在许多年间后悔莫及,曾经唾手可得的事情让我在已成年多年的时候嫉妒悔恨,第一次见面延迟到了学校的开学典礼上。

何逾白在开学典礼上作为高三部的学生代表在礼堂中讲话。少年单薄的骨骼隐匿在宽大的校服中,修长漂亮的锁骨显露出来,夏天红热的阳光映照在他干净温暖的面容上,一片毛绒绒的光晕。他的声音舒缓地填充进我的心房。我的脑海中只剩四个字:君子如玉。

因为他优异的成绩我时时能从老师的口中听到何逾白的名字,我高兴他如此万众瞩目却又失落那么多人艳羡地谈论着他,这样矛盾的心理几乎贯穿了我整个年少的读书时期。我偶尔会在校园里见到何逾白,他怀中抱着各式的参考书从我身边神色匆匆地走过,却仍然不忘给我一个嘴角上扬的微笑。

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虽然见面左右不过是沉默地打招呼,至多的谈话也只是他问我关于学习上的问题。但这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何逾白不负众望考到了北京,他要在我的生活中离去了。我的心在胸腔中都要不会跳动了。

在假期我厚着脸皮到何逾白家吃饭,他的妈妈做了一锅鲜香的鲫鱼豆腐汤,介绍这是何逾白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我从此铭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站在爱情的尽头走向你

  

下一篇:岁月孤独逃不过一场爱情

  

本文标题:一别成哀,一念成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70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