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生如夏花两茫茫

生如夏花两茫茫

作者:萌芽叮当 2016-02-02 02:55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爱情是什么时候来的?江婉眯着眼笑,是初次相见就埋下朦胧的种子,还是重逢时瞬间忘却的呼吸,亦或者是每次看到树森时不由自主的唇角飞扬。

一、初次见面

二零零二年夏天,校园内闷热的空气让大家昏昏欲睡,课间杜老师领进一名插班生。“大家好,我叫江小花”。带着些许乡音的女生用拗口的普通话介绍自己。台下哄笑声一片,大家都好奇地打量眼前的女孩,唯有一位少年安静地伏在桌上。

邓老师轻咳一声:“江小花同学今年只有13岁,以后大家一定要团结帮助新同学。”邓老师安排好座位离去,张扬斜视一眼江小花怪声怪气地说“你叫江小花?真像个豆芽菜!”班上爆发的哄笑声像海浪一样击痛小花敏感的自尊。

她铿锵有力地回击:“豆芽菜怎么了,豆芽菜也好过你这头死肥猪”。班上顿时安静下来,唯有一人轻笑,他从桌上笑眯眯地抬起脸,饶有兴致地看了眼江小花。

张扬胖胖的脸涨得通红,他推了推眼镜框恶狠狠地威胁“江小花你有种,等着瞧!”

初次见面的不愉快让张扬这个班干部把“公报私仇”四字发挥得淋漓尽致。是可忍孰不可忍,当语文课上江小花瞧见自己桌洞里放着一只死青蛙时,她冷冷地扯了下嘴角,两个手捏起那只青蛙狠狠朝张扬脸上摔去,顿时前后座的女生尖叫连连。

江小花一战成名,虽然被张老师请进办公室,但愉快的是,成功摆脱了张扬那个死肥猪。

江小花换了新同桌夏树森,她记得他,就是转学那天笑眯眯的家伙。

说来奇怪夏树森性子冷漠,对谁都一副淡淡的模样,唯独对江小花有些特别。

每当女生奋力蹦跳着擦黑板时,夏树森总是接过板擦,长手一挥三五下就把黑板擦干净。

夏树森每天早晨,都会痛苦万分地要把书包里妈妈塞进来的牛奶丢进垃圾箱,为了杜绝浪费,几经央求江小花每早负责解决它。

当最小号的校服套在江小花身上如同戏服一样宽松晃荡时,夏树森说他妈妈曾经是名裁缝,可以帮忙改改,等到校服改好拿回来,江小花穿着身上合身的如同量身定做。

很快班上以王丽姝为首的女生开始纷纷敌视小花,要知道夏树森在她们眼里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学校收资料费,小花夹在书本里的200块钱不见了,她翻遍抽屉依然不见钱的踪影。张扬走上讲台大声说“江小花的钱不会不翼而飞,我相信这只是个恶作剧,现在请每个同学攥紧拳头走上讲台,如果最后学杂费还没出现,我会请求老师帮忙搜身。”

下面嘘声一片,唯独夏树森站起来四两拨千斤地说“谁再嚷嚷我可就怀疑是谁偷了钱”说着似有若无地扫了王丽姝一眼。一个“偷”字唬得大家纷纷表示同意以示清白。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小镇女孩青荷的故事

  

下一篇: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本文标题:生如夏花两茫茫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69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