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那些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那些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作者:大白讲故事 2016-02-01 23:14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趁他不注意,迅速拿起他的那杯橙汁喝了。正当为我目的达到而暗自得意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闯祸了。

小时候住的地方是爸爸单位的宿舍,在80年代初期,那一片宿舍区是我所生活的小城最早的一批楼房。而同一栋楼的邻居,则都是爸爸同一个系统或同一个单位的同事,邻里之间非常和睦融洽。记得那时,各家各户只要家中有人,都是敞开大门的,住在同一栋楼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有依依、盈盈、阿旭、浩成。我们五个孩子经常走门串户一起游戏、一起玩耍。因此,尽管我是家中的独生女,但童年并没感觉到多少的孤独。

五个孩子各有特点,依依和我一样大,家庭条件最优越,所以也最娇气,有比较严重的公主病;盈盈比我小两岁,是个爱哭鼻子的女生;阿旭比我大三岁,是个非常调皮的男生;浩成比我大两岁,脾气很温和。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和浩成一起玩。

浩成的父母和我父母关系很好,因此我们两家走动也较为频繁,浩成妈妈对我特别好,有时我父母要上夜班,就会把我托付给浩成家照看。印象中他皮肤黝黑,说不上胖,但是属于那种体格比较健壮的孩子,圆圆的脸庞上有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左脸靠近耳朵处有一小块胎记。

浩成家住四楼,我家住三楼,平日我无聊时会在阳台扯着嗓子喊浩成,每次他都会乐颠乐颠地下来陪我玩,但是小时候的我又调皮又小气,既喜欢浩成陪我玩,却又经常欺负他,好在他一点都不恼火,总是笑呵呵地继续和我玩耍。

那时候,我有一部儿童三轮车,浩成经常和我一起在楼下踩三轮车。说好的每人踩两圈,到最后经常演变为我坐在三轮车上,浩成在后面推着跑……

浩成有时会在我家吃饭,我一定会挑一个我认为图案最不漂亮的碗给他,他一点都不介意;而我去他家蹭饭,他却会为我挑选一个最漂亮的碗。

有一次,浩成在我家看电视,我妈妈给我们每人冲了一杯橙汁,酸酸甜甜的,我最喜欢了。橙汁被我一咕碌就喝完了,意犹未尽,瞄了一眼浩成只喝了一小口的那杯,开始打起坏心思。

当时他是坐在地板上的,我起身趁他不注意,一把推倒他,并迅速拿起他的那杯橙汁喝下去。这“起身—推人—喝橙汁”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正当为我目的达到而暗自得意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闯祸了,浩成被我冷不丁地推倒,头碰到水泥地板,瞬间起了一个大包。

浩成皱着眉头摸摸起包的头部,委屈地说:“你干嘛推我啊,你要喝橙汁你说嘛,干嘛推我啊?干嘛推我啊?”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我被我妈狠狠教育一顿,而我则将近半个月时间看到浩成就躲得远远的。

有一段时间,我们喜欢上过家家,但阿旭年龄稍大,不愿意和我们玩,所以只有浩成和我一起扮演爸爸妈妈,假装上班下班带小孩等生活情形。

有一次,阿旭调侃我说:“你长大就嫁给浩成吧……”我听了以后就不乐意了,我不喜欢别人这样说我们,因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还是挺介意浩成左脸上的小胎记,后来我再也不愿意和浩成一起玩过家家游戏了,特别不愿意和他扮“夫妻”。

日子悠悠地晃过,浩成上小学了,开始有作业了。他做作业时,我也坐在他边上乱写乱画,还会在他的课本上画一些很丑的东西。有时候,我妈会说我:“哥哥做作业,你快回来,别影响哥哥学习……”每当这时候,浩成都会帮我说话:“她在画画,没有影响我……”

后来,浩成家里墙壁上的奖状越来越多,听说他被选为班长了,还看到他每天会戴着“三条杠”去上学,浩成已经成为我们那栋宿舍楼所有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而我也很快上了小学,也开始参加钢琴、绘画等兴趣课程了。虽然学习方面一直表现平平,但在文艺方面的突出也让我收获了很多夸奖和掌声,人也变得越来越骄傲。对于父母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也多了一丝抗拒,课余时间更多是和依依、盈盈一起编花绳跳皮筋,和浩成一起玩耍的时候越来越少。

在浩成读五年级的时候,他的爸爸调往江门市工作,他们举家搬迁了。我们更加失去联系。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哆啦A梦离开大雄,我们也告别了童年

  

下一篇:就算难过得要死,我也不敢同情我自己

  

本文标题:那些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64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