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女人的复仇

女人的复仇

作者:苏先生 2016-02-01 22:21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郭兰香想起自己后来也是半夜回到的杨庄,她头一次发现杨庄那么美,这一夜她决定用半生完成一次复仇。

她的老头先是在三十年前抛弃了她和她的三个孩子。

在三十年后,他的老头抛弃掉另一个妻子,回到自己的出身地,用五年时间消灭掉自己在城市养出的所有习惯,然后死去。

郭兰香用自己的大半生完成了这次召唤。

那时候,你会看到那个每天蹲坐在那块村名界碑上晒太阳的郭兰香的老头,从一个城里人日渐被同化成一个穿衣打扮、洗漱频次、排泄方式、吃食喜好、肉体肤色和郭兰香相同的人。

每次多看一眼,你会不由自主地产生酸楚。

每隔一星期看见老头一次,这种酸楚会成倍增长。

更早,可能时间能到杨子瓮还在杨庄人的口中有个名讳的时间,那时候杨庄唯一两名在城市有工人身份的男性,其中一个的工人身份所属人就是杨子瓮,其实不如说,这个紧俏的名额最大的得宠着是郭兰香。

郭兰香那时候的嚣张简直溢满杨庄的每条宽街和小巷。

郭兰香比其他女人更加自信来自她人生的两次选择,一次选择来自于她选择嫁到离县城最近的杨庄,这一次她明显长出了比山里姑娘多半截的嚣张。第二次是杨子瓮顶上了他爹在城里工厂的名额。

杨庄和郭兰香同龄的妇女用这样的描述来指责她的过去:郭兰香脸上抹着面粉,腰间挎着巴掌大的小包,包的链子长得像驴的缰绳,鞋跟陷进路面拔不出来。她腰带上拴着一疙瘩钥匙,他们家的锁估计得有半粪框。

郭兰香的发声有些奇异,嗓子天生让人生厌,音量大于人接受的范围,杨庄那几位喜欢睡懒觉的爷们,都曾被郭兰香的声音穿透过脑袋,郭兰香早上干农活只是个形式,这个形式的目的是她想招摇于人前,她喜欢走在最大的那条路上,这条路人最多,但是这条路是用来分流的,到任何农田区都不近,唯有郭兰香穿着赶集的衣服愿意走大路,当时她也影响了一批喜欢臭美的女人,让她们错误地认为干农活的同时也可以很美,事实上这个错误的结论三四天后就被论证了。

郭兰香每路过人家门口时都会聊上几句,这时候那些还在睡懒觉的男人们都会听到郭兰香的声音一大早绕在杨庄的雾里。懒汉们恨透了郭兰香。

女人们是喜欢她的,女人们把郭兰香当电视看,有心思了有心情了和她聊聊,太累了就不招她,郭兰香撑着杨庄女人们心里的那个最高生活标准。女人们都藏着自己的期盼,盼着郭兰香还能更加妖娆,这样她们的生活就多了一些空间,郭兰香是来给她们拓荒的。

郭兰香有一个劲敌,那就是另一个工人的老婆,王维斯,这个妖娆的名字背后的女人有一头黄头发,直接打破杨庄女人对头发颜色的认识。

王维斯是城市住民的后裔,每年会跟着自己的丈夫回到杨庄几次,这几次对于郭兰香来说是挑战。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校长老何

  

下一篇:我们都视彼此为生命

  

本文标题:女人的复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62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