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进化的结果

进化的结果

作者:苏先生 2016-02-01 22:21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车厢中有断臂、无下肢的人在车厢中乞讨,他们使用音响来引起关注,而现在人们已经见不得那种惨了,换来的是躲避。于是乞丐变异了。

我不能使劲直腰,一旦使劲,腰会传来积压多年的爽痛,这种爽痛持续时间很长,像对美色的贪恋,会一波一波兴起,传递给我的是:刚刚那一波是上星期工作累的,前面那一波是昨晚加班的,最后还有一些去年的还有前年的。

一直攒着,好像在等一个时间集中释放,这个时间往往就在生命终结的那一会儿。

地铁上的我正在这么思量,扭头一看右边的女子,一眼就相中了她的眼皮,眼皮很清爽,我看不到她的眼神。在没有被她感触到有人在关注她的眼皮的时间内,我转头看左边的几乎能占两个位置的大胖子,我的腿上的肉能感受到他的肉,坚硬粗粝,他的每个呼吸都能传递到我的心脏。而我又一次想起那个清爽的眼皮,忍不住再一次去掠夺,这一次女子感觉到了,她怯怯地收了收腿上的包。

能听见隔壁车厢里乞讨的歌声传开了,可能在四年前,车厢中还有断臂、无下肢的人在车厢中乞讨,他们使用音响来引起关注,而现在人们已经见不得那种惨了,换来的是躲避。是因为人们的忍耐度减弱,接受度下降,承载灾难的能力变了。

于是乞丐变异了,一个常人带着一个烧伤或者眼瞎的残疾人,前面的人或许以年纪大作为资本,或许有部分残缺用来博取很复杂的东西,有可能是同情,有可能是怜悯。重点在于后面跟着的人,他必须是残缺的但是他很努力地学会了一项技能,传递给大家的想像是,他为了生存苦练了一门手艺,或者他本身是可以成才的,是命不公。

于是后面的乞丐有专业的歌声、有娴熟的快板、有耸听的二胡。

传递出来的故事是母子、父子、爷孙、奶孙。

乞丐的变化多端完全受制于被乞讨人的同情心和对事故、意外、灾难想像力的变化。

后面那个人的歌声基本上比原唱更有味道,语气中全是故事,就像我们懊恼的一个学院派作家那么好的文笔为什么就写不出体制外作家的那种质感一样。

乞丐走到我的正前方,我对他的称谓在心中做了一次更正,他们是乞讨者,我是被乞讨者,这是我对他们的尊敬,也是对我自己的怜悯。

但是我再也没有两三年前的那种脸红心跳了,再也没有那种看到他们失望的眼神时愧恼的感觉。在四五年前,我刚进城的时候,不论遇到多少乞讨者,我的兜里总是有零钱递向他们,那时候我想我的收入还有生活习惯和他们是匹配的。

我小时候生活在村里,后来到县里上高中,村镇县没有精神正常的乞讨人,一旦他们是乞讨维生,那预示着他们的精神是有问题的。我们习惯叫他们疯子,但是这只是个名字,且对他的过去我们是有某种敬意的,因为他是承受过苦难的人。这种苦难对于我们那片土地上的人来说是一种渡劫。

跑到村里的第一个乞丐,窝在我们家门前,缩着发抖,我跑回家去拿出我们家的大馒头,只让他吃,我知道不能给他水喝,我妈妈给乞丐吃的时候说过,他们不知道饥饱,吃多了喝水会撑死。兴许真的有种人心的磁场,路过我们村的乞丐都会跑我们家一趟。在我初中的时候,我第一次呵斥了他们。那天我妈妈跑进来喊我,说快快,疯子跑家里进来了,她很怕他们,但是一直救助这类人。我走出屋子,看见站在院子里的疯子,我说你出去,你出去我给你拿吃的,他听不懂。

我说,那你跟我来,招手,他跟我走出了我们家院子。头一次遇到这么胆子大的疯子。

高中的时候县里有个疯子喜欢吃拉面。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遇到他的时候有时候给他买包子,有时候给他买油条,他都不喜欢吃,我有次给他买了拉面,他就特高兴,每次在马路上见到我就对我笑。后来他被一个有钱人拉走了,拉在一辆拉石头的车上,去了远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赖小赖与程小懒

  

下一篇:疫区

  

本文标题:进化的结果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60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