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悬崖上的小茉莉

悬崖上的小茉莉

作者:MissCo 2016-02-01 22:1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希望我好好活着,代替你没能撑过去的那一部分,继续活着,不管多久。

曾经那么在乎自己美貌与身材的我们,现在看着镜子里形如枯槁的自己,却顽强地笑着,我很想问你,生命带给了你什么。你只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其实你也害怕过,但你希望我好好活着,代替你没能撑过去的那一部分,继续活着,不管多久。

在住进这个病房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我已经看到爸爸偷偷抹了几次眼泪。他是一个军人,从来不哭,妈妈去世的时候他都没哭过,或许他哭过,只是我没看到吧。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接受医生的检查,每天坚持吃药,做化疗,那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曾经引以为傲的长发在一天一天枯萎,如同我的身体和心,一起死掉。我害怕,但我不敢让爸爸知道,他已经很辛苦了,如果我再撑不下去,我怕他更会垮掉。

化疗的痛苦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曾经我打针都会哭,现在已经学会紧紧咬住牙齿告诉自己,放松放松,很快就过去了。有时候忍不住流眼泪,就会催眠自己,没关系没关系,啊,窗外的花朵好美丽,虽然根本半支花都没有好吗。但我还是会笑着,即使笑得很丑。不是有句话说,“又哭又笑,小狗儿撒尿”,嘲笑的就是我这种自以为笑得很美的人吧,不过至少不要让别人看出自己多痛,给别人带来麻烦。

茉莉在我的旁边的病床,她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和她脸差不多白。她的眉毛睫毛都掉光了,看起来有点像一颗光溜溜的鸡蛋。我记得有一次我嘴里念叨着好想吃白煮蛋,拿着一颗白煮蛋再对着她的时候莫名其妙就开始笑喷了,她幽怨地看着我,无语。

她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做过手术,还在康复中,不过好像还要再做一次手术。

她总喜欢和我讲话,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年龄差不多,要么就是我太美了,特别是熟悉了以后,她就跟个话痨子一样,经常会把我说得睡着,她继续锲而不舍地摇摇我,“你困了吗?”

我像哈巴狗一样点点头“困了困了!”期盼她能放过我,让我去床上躺一会,但她只是皱起光溜溜的眉毛娇嗔地白了我一眼,“以后多的是时间睡觉!死了睡得更多!你是猪变的吗你?!!”

我发誓,如果她有眉毛的话,那娇嗔的小眼神一定很好看,可是现在她没有眉毛,所以她的小眼神除了把我的瞌睡吓醒之外,恐怕也就是更像一颗有了皱纹的白煮蛋吧……

茉莉喜欢给我翻看她曾经的照片,照片里的她一头黑亮的长发,烟熏妆,不屑一顾地盯着镜头,很少笑,我也给她看我以前的照片,大红唇,对着镜头比中指,然后我们相视而笑,我笑她像白煮蛋,她笑我像土豆。

我说:“土豆曾经可是校花级别的土豆,多少人喜欢吃土豆,你去打听打听。”

她说:“白煮蛋曾经可是网红,还在法国走过红毯,你个土豆牛什么牛?”

然后我们望着照片,开始沉默。

她牵着我的手,把头靠在我的肩膀,对我说,“如果我好了,我不化浓妆,也不穿皮草,返璞归真最好,找个老老实实的人嫁了,照顾好奶奶。”

我环抱着她,“那把你的衣服都给我吧,反正你都不要了。”

她又娇嗔地打了我一下,我简直不敢看她的脸。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再见,旧时光;你好,陌生人

  

下一篇:海的儿子

  

本文标题:悬崖上的小茉莉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59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