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晚云收

晚云收

作者:蔡琳 2016-02-01 22:1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嫁给父亲后,母亲却被小镇的流言贴满人生。而父亲用了最令人心痛的方式为母亲正名。

每年的正月十五这一天,父亲都会挑着担子去四方街上卖皮货。

四方街位于丽江城北的束河镇上,束河本不叫束河,叫绍坞。因村后聚宝山形如堆垒之高峰,流传变异而成,意为“高峰之下的村寨。”茶马古道穿镇而过,带来了文化和贸易,也让这个长宽不过三十几米的四方街,延续着从古至今的辉煌。

而这样的辉煌,尤其体现在每年正月十五的棒棒会上。到了这一天,邻近各县的农民,乃至大理、保山,西藏一带的农民和商人,都会带着当地的特产远聚而来。买东西的人无事走走停停,看个稀奇;卖东西的人换了家当博个高兴,可谓各取所需。因而,每到这一天,父亲就会早早爬起来,带着一年辛苦做好的皮货,往四方街上赶。

父亲的皮货在镇上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但要说起他的这门皮制手艺,却不得不说他生命中的那个女人。

说是女人,而不是母亲,是因为我确实与她毫无干系。仅有的记忆也是从父亲口中得知后拼凑而来的。

都说人老了,活得久了,对生死也就看得淡了。可父亲这人却奇怪得很。年轻的时候不要命地在外面闯,如今老了,却整日里怕东怕西,生怕哪天,一夜睡着,命就没了。

父亲为人老实却固执,传言总说,固执的人总没有好果子吃。他年轻的时候,在外面学手艺,就因为性子拗,大大小小的矛盾不计其数,终于在一场争执之后,被人赶回了绍坞。

“他们说我脾气古怪着呦!”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父亲。他坐在木门槛上,用细竹签剔着牙,半是无奈。

“可不是,不然那人家怎会把你给赶回寨子来。”我坐在板凳上,冬日里的太阳懒懒地照在花袄上。“你以前那脾气,谁会受得了?”我笑。

父亲听了,瞪了瞪眼,孩子气似的将竹签扔到地上说,“我可不是被他们赶回来的,我是自己回来的!”

“那你不学手艺,回来干嘛?”

他一急,接了句:“我回来娶媳妇儿生娃娃哩!”说到生娃娃,父亲却突然不说话了,低着头,用左手的指甲盖反复抠着右手黝黑的拇指关节,神色也黯淡下来。

在我出生之前,父亲是有过孩子的。到底是在外面学过几年手艺,回到绍坞之后,小到锅碗瓢盆的修缮,大到屋瓦房梁的补漏,只要别人提起,父亲就二话不说,帮别人弄好。

镇子东头的石皮匠将这些都看在眼里。绍坞的皮革远近闻名,石皮匠又是镇上做皮革的老师傅。他这一辈子只有一个女儿,一门皮匠手艺。无奈年岁已高,眼见着女儿未嫁,连自己这门手艺怕都要失传。

梅雨季节到了,一连下了半个月的雨,天气始终不见晴,石皮匠的房子年久失修,屋外下大雨,屋内就滴了一天一夜。父亲知道了,就提着箱子去修。路过的左右邻里看见了,就拿石皮匠开玩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盛京烟云

  

下一篇:再见,旧时光;你好,陌生人

  

本文标题:晚云收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5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