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盛京烟云

盛京烟云

作者:蔡琳 2016-02-01 22:1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程景川起先几天终日以泪洗面。后来,这种悲痛渐燃成怒火,他恨那些日本人,发誓要不择手段为澜音报仇。

1926年春夏交接之际,长江下游平原一带大旱。然而秦淮河却未受半点影响,来往船只络绎不绝。沿岸的程记商行,更是热闹非凡。进出商行的外地人,见到商行的老当家程自从,除了眼底的羡慕,还不忘赞叹一句:“大当家的,您真是越活越舒坦了啊!”

程自从每每听到这些话,都会客气地笑笑,招呼商行的伙计端上一壶热茶,免不了又是一翻寒暄,然后同来人打听打听北平的保定一带的近况。却在送走那人之后,呡一口茶到嘴边,轻轻地叹一声:“哎。”

他活得并不舒坦,准确地说,他活得一点儿也不体面。已满五十岁的他,却因为两个儿子的事情而忙得焦头烂额。

先说说他的大儿子吧,叫程景川,名字是他那个贤淑温婉的妻子想的,取得意境倒也雅致,可偏偏却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南京跑去上海滩的歌舞厅里,和那些歌姬混在一起,日夜笙歌,根本无心管理商行。而剩下的唯一一个小儿子程牧之,虽不流连花天酒地,人也老实本分,一门心思却全在书册字画上,说得好听那叫舞文弄墨,可在程自从眼中,那就是不务正业,一样让他费心。

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夏天的晚上,前半夜屋里闷热,他就跑到后院的槐树底下,背靠着树干搅尽脑汁儿地想。直到夏天都快结束了,从一位来往商行的人嘴里听说了景川的事情,终于让他彻底下了决定。

原来,程景川经人介绍,竟然去投奔了东北军阀张作霖!1926年的东北,没有大的战乱,却并不安宁。张作霖彼时好事没做几桩,坏事却做了一大箩筐。北平传来的消息是,他在和日本人合作!程自从听到这些消息,当下便觉得眼前一黑,他大喝一声,手里的瓷茶杯应声而落,把家里大大小小吓得不轻。众人扶他坐稳,却见他已是老泪纵横,嘴里还念念有词:“我这是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生了这么个畜生,去当卖国贼!”

自此,程记商行下令,家里的所有仆役、门房,若是谁遇上程景川,绝不许喊他大少爷,更不许他再踏进程家半步。

这些命令,不知怎么,就传入了远在奉天的程景川的耳朵里,下人进来说的时候,他却委屈得很,指着下人问:“我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他说的这种人!”

其实,程景川的委屈,也可以想得出的。他在上海滩的歌舞厅,从别人的枪口底下救下了誓死守住清白的叶澜音。那女子一声娇媚的道谢,把他的一颗心都融化了半边。可又怎知,歌舞厅人多鱼杂,那人又怎会真如那般唯唯诺诺。四方打听,才知道,那女子是东北军的人,跟在张作霖最器重的一个少将后面做日语翻译。郎有情,妾有意,程景川仔细考虑之后,终是跑去了奉天,也跟着张作霖,半不情愿地做起日本人的买卖。

张作霖的心大,为人也有些狂妄,叶澜音却是个聪明的翻译官。期间许多次的谈判中,她都能听得出,日本的关东军将领本庄繁,是极为不情愿和反感他的。但是,她却绝不会当着张作霖的面将那些话翻译出来。晚上回来之后,就将这些话说给程景川听,程景川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转眼就到了1928年,南方的梅雨季节刚过,叶澜音就从上海赶回了奉天。程景川此时正忙于保定一带的经济往来,也无暇顾及,听闻妻子回来,就托手下的一个将士捎了句话带给澜音,大体上是,万事小心,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六月的一天,奉天天气燥热难耐。程景川正坐在屋里,和三个老板模样的人商量着购买粮仓的事情,外面却急急地跑进来一名手下。那手下戴着皮帽,不过二十刚出头的模样。程景川见手下在外人面前如此不受规矩,怒声说道:

“谁允许你不打招呼就这么跑进来的!”

那手下一听,吓得“扑通”一声跪到地上,额头上的汗滴进眼睛里,也来不及去擦,出于紧张,断断续续地说道:

“少爷……不……好……了,夫人她……,她……”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雀斑

  

下一篇:晚云收

  

本文标题:盛京烟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588.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