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雀斑

雀斑

作者:蔡琳 2016-02-01 22:16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只有我们一个院子里的几口人知道,元庆嫂不出门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脸上那块桃花形状的雀斑。

十三叔这一辈子最引以为傲的不是他的那几亩田,而是他娶了元庆嫂这么好的女人。

他娶元庆嫂的时候,三十已过一岁。因为从小没爹没娘,和兄弟几个相依为命,所以全部的积蓄只有屋前的十棵桃树和屋后的半亩瓜田。我的老家在陶辛镇的楼麻村,躲在南方的大山窟窿里,从前到后一百多户人家,像是同外界隔绝了一样。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四四方方的大院子,一大家子人就围着院子住在四面的宅子里。十三叔成家晚,条件又艰苦,因此也一直同我们住在一起。

十三叔本不叫十三叔,只是自打他娶了比他小十三岁的元庆嫂之后,村里人便都这么喊开了。起初,他也知道,这外号多多少少有些愚弄嘲笑的意思在里面。不过,随着日头的拉长,喊的人就忘了原本的意思,而他自己,也欣然接受。

元庆嫂这个女人,一开始总让人有些难以捉摸。她嫁给十三叔的时候,才刚满十八岁。十八岁的姑娘,按理说不是在风风火火,就是在念书习字。可是她偏偏选择了嫁人。更让人疑惑的是,她自打进了这个家门,平日里就很少抛头路面,俨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旁人到没觉得她神神秘秘的,只是逢人见了十三叔,就眉眼里透着羡慕的说:“十三啊,你真是三生修来的好福气,娶了元庆这么个好姑娘。”

只有我们一个院子里的几口人知道,元庆嫂不出门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脸上那块桃花形状的雀斑。

这日一大早,十三叔就起来了。

鸡刚打鸣,天色还是半黑的,四周静的除了躲在草丛里的蚂蚱,和远处田垄里的蛙鸣,便再毫无动静。十三叔就着黑在井边抹了把脸,又在壶里装了点水,一切准备妥当了天也未亮,索性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无所事事地抽起了烟。

门前的桃树一到了盛夏,就和普通的树看起来形状无异。十三叔朝树的影子看着,心里就思忖着,等今日去镇上找到买瓜的店,把家里的西瓜全卖出去了,他就把这桃树除了,重新种上一年四季都可以有所收获的玩意儿,就不必愁着没钱,媳妇脸上的雀斑看不好了。

鸟在桃树的枝叶间叫着。这么想着,他就站起身,跺了跺鞋边的泥巴。鸟群被这跺脚的声音惊醒了,一阵起落,枝叶发出比鸟鸣更大的声音。十三叔抬头瞅了一眼,是几只乌鸦。他皱了皱眉,扔掉了手里的烟头,也不管天亮没亮,就拿起水壶,扛着几个西瓜,朝镇上走去。临走还不忘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真是晦气,晦气。”

到了中午,仍不见十三叔回来,元庆嫂就有些急了。她见我在树荫底下择菜,就探头问我:“媛儿,可看见你十三叔了?”

“早上起来去茅房的时候看见了,”我停下了手里的活,右手指了指柴房,“十三叔那会儿坐在那里发呆呢,”说完还笑了笑。

“那你可看见他啥时候出去的?”

“看见了,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他拿着水壶朝西边路上去了,那时候天还黑着呢,隔壁容家门口的狗叫了两声,我绝对没记错。”

元庆嫂听了,就朝西边路上望了过去,那是楼麻去镇子上唯一的路,这点她很清楚。想了想,她又问:

“他带了水壶?他哪有什么水壶?”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这一次,我只陪你伉俪情深

  

下一篇:盛京烟云

  

本文标题:雀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58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