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二十)

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二十)

作者:小岛小小岛 2016-02-01 20:35 来源:鲜网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个男人背对着陈沫,正用两只手拼命掐住阿花的喉咙,这个男人,正是陈旭升。

2004年11月18日的下午,当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们都开始陆陆续续收拾东西离开教室,陈沫站起身,把桌子上的课本放进书包,然后开始往家走。

雨已经停了,地面还是湿的。在离家几分钟步行路程的地方,新修了一条商业街,还没有开业,据说以后开业了会很热闹。陈沫站在商业街的街口,往里头看了一眼,只见这是一条三岔路,路边都是商铺,有些还没有租出去,但有一些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被雨水冲刷过的路面,看起来干净又清冷。

陈沫走到了自己家楼下,他家楼下开着几家杂货铺,陈沫忽然想起来,前几天阿花提过一句“家里酱油快用光了”,于是陈沫走进了杂货铺。

“我要买一瓶酱油。”陈沫对杂货铺老板说。

“要大瓶还是小瓶的。”

“大瓶的吧。”

付了钱之后,陈沫拎着酱油,往家走去。他家住在二楼,老房子,楼梯幽暗而潮湿,散发出腐败的气味。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只是感觉,今天和往天不太一样。

他掏出家门钥匙,打开了门,一进门是厨房和厕所,左边是客厅,客厅再往里是卧室和阳台。他看见他父亲陈旭升的外套,就挂在客厅的衣架上,但是房子里非常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滴答。

他听见厨房洗菜槽里,水龙头滴下一滴水,滴在不锈钢水盆里,他走进厨房,看见水盆里还飘着几片青菜叶,水槽右边放着一个彩色的塑料盆,放着洗干净的青菜,阿花洗菜洗到一半。

陈沫忽然听见一声压抑的闷哼,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他分辨了一下,这声音是从阿花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他走到阿花房间门口,只见她的房门虚掩着,从门缝里,陈沫清楚地看见,阿花躺在地上,无力而徒劳地挣扎,脸已经变成绛紫色,一个男人背对着陈沫,正用两只手拼命掐住阿花的喉咙,这个男人,正是陈旭升。

阿花的腿在地上乱蹬,但是已经蹬得很慢很轻了,发飘,她两只手希望能掰开掐住她喉咙的双手,她不停地抓着陈旭升的手,但是已经使不上劲,她的脸鼓胀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撑破。

“你……你在干什么!”陈沫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他大喊一声,推开了门。

陈旭升完全没有停下使力的双手,他回头看了一眼陈沫,双眼充血发红,眼神里是陈沫从未见过的凶狠,他的面容狰狞,脖子上青筋凸起,看起来那么陌生。

“滚开!”陈旭升压抑着低吼,陈沫看见他背部的肌肉稍微地松弛了一秒,就像猛兽在咬死猎物之前那一瞬间的松弛和停顿,是为了发起猛攻时可以集中所有的力气。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风声回顾,流年不负

  

下一篇:Y小姐今年28岁

  

本文标题:我经历的一场,跟碎尸案有关的爱情故事(二十)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5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