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烛蛾

烛蛾

作者:虎力大仙 2016-02-01 18:4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时久打坐极是专注,不知不觉已到午夜,正殿里突然传出一缕女子哭声。

一、达摩殿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彼时洛阳佛教鼎盛,大小寺庙不胜枚举,西郊山上有一座苦禅寺,在当时最负盛名,信众香客往来不绝香火不断,因为传言苦禅寺曾得祖师达摩亲临,传教佛法,百姓仰其名,纷纷来此求姻缘问富贵,消恶业积善缘,将西郊山坡生生踩出一条小路来。

这一年盛夏多雨,洛阳更是连着暴雨七日,不少村落一夕淹没,以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者众矣,苦禅寺前前后后已接济了不少难民,主持终日于正殿诵经祈福也于事无补,直到那一日,一个衣衫寥落的年轻僧人跌跌撞撞来到寺门前,言自家寺庙被洛水冲毁,师徒失散,望苦禅寺接济,主持怜他文弱,便留他在寺中住下,谁知那日傍晚,许久不见的夕阳幽幽于浓云深处露出残影,乌云虽仍未散,雨势竟渐停了。苦禅寺上下皆道这年轻僧人是福星,说不定与苦禅寺大有善缘。

这个年轻僧人生得眉目朗朗,俊秀非凡,主持本是十分喜爱的,但观其言行多朴拙木讷,大抵无甚慧根,主持只当他做寻常弟子教诲,并随苦禅寺弟子背排行,更名唤作时久。 

转眼间时久已在苦禅寺住了小半月,这一日是十五,圆月当空,夜色清明,时久于正殿守夜,正殿供奉的正是禅宗祖师达摩,金身三丈,眉目低垂不辨悲喜,时久呆望了片刻,木鱼声声便清泠泠在正殿回荡起来。

时久打坐极是专注,不知不觉已到午夜,正殿里突然传出一缕女子哭声。

那哭声飘飘渺渺忽远忽近,惊起时久一身冷汗,心道夜半时分还有来上香的施主不成?他紧握犍(jian一声)槌,起身往四周查看,然而正殿饶了三圈,哪有半个人影,而那哭声却未止歇,断断续续,似是压抑着什么愁苦般,在静夜听来格外凄婉惶然。

时久拭去额上汗珠,深吸口气自言自语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若真有鬼怪,我也当渡她才是,怎地倒害怕起来。”

再三自我开解后,时久口中速念起经文,再度大着胆子找寻起来,终于让他在达摩座前的长明灯内找到了哭声的来源。

一个身形模糊眉目不辨的小小女子正凭空躺在长明灯烛心正中,细细看去,她散着头发,以手掩面正发出呜呜的哭声,尤有泪珠从她指缝间滑落,每打在烛心深处,那一团烛光便轻晃三分,映在达摩脚边的烛影便也轻晃三分,极是细微轻柔,不仔细看几乎难以觉察。

时久愣愣地望了许久,才想起发出一声惊呼。

那小小女子被声音惊扰,猝然睁开双目,站起身往时久眼前移动了微毫,又似被火焰灼伤似的,急急退回了烛心,口中道:“你是何人?”

时久想也不想便答:“小僧乃寺中弟子,名唤时久。”

“时久,这名字甚怪。”小小女子嘟囔着,时久注意到她的下半身尤融在火焰中尚未成型呢,也不知是何类精怪……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然后我们凋谢

  

下一篇:可可西里的光

  

本文标题:烛蛾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48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