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他们在南大卖红薯

他们在南大卖红薯

作者:猫子不二 2016-02-01 16:31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为了求生,每个人都在生活里一点点学习着,只是有时候一些人不得不学得快点。

老A平静地坐在那里,眼睛注视着面前的铁通子。翻拣红薯时,氤氲而起的热气有点模糊了他粗拉拉的脸,像一张悬在厨房烟火间的油画,他永远面容沉静。

三三两两的学生走过。一旁的老B轻轻吸了口气,也许他想发出一两声叫卖,可最后还是选择作罢。他话少,跟老A一样。爱说话的是老C,他在三个人之中最年轻了,负责给人挑红薯和称重,四十出头的脸上总带着点儿笑。烤红薯的香气甜软轻柔,那就是他们的招牌。尽管这招牌之下,露出的是三个中年男人在冷风中略显疲惫的脸孔。

他们从工地上来,都是外地人。同在南京打工,是工友。最近南京空气污染严重,工地都不准开工。年关将至,就这么回老家了总有些不甘心,于是他们出来卖红薯。别的营生也想过,只是都觉得做不来。只有烤红薯显得容易些,成本又低,就这么做了。

为了找到个合适的摆摊地点,他们辗转过很多地方。这一行的竞争也算激烈。但凡是人流较多的繁华路段,不是不准摆摊,就是早有“前辈”占领。人家固定在那里卖过一段时间了,就仿佛约定俗成一般,各有各的地段。他们只好推着车子走来走去,困惑地找寻一个据点,仿佛这座城市上空流动的一撮云,无所依凭。好在后来渐渐摸出些门道,白天去地铁口卖,晚上在南大校区里卖。有了固定的地点,三个人心里都松了口气,做起来也熟练多了。

任何职业,谁都不是天生就会。因此为了求生,每个人都在生活里一点点学习着,只是有时候一些人不得不学得快点。

进校园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老C早就这么觉得。保安会驱赶他们,他们不得不躲躲藏藏,就像打游击战。能够获得许可的都是跟学校有关系的,老C说,比如食堂的水果店。他们很羡慕。附近也有好几拨同时卖红薯的,只是也都神出鬼没,彼此之间没有交集。有时候能碰见些其他的摊贩,也不打交道,彼此张望张望罢了。好像仙林校园是个偌大的江湖,他们是画地为牢的草根英雄,就这么在迷雾中走来走去,互不干扰,也避免正面冲突。人就是各有各的不容易。

对此,平静的老A显然心中有数。

有天生的小贩吗?有吗?人们若对他人施以赞美,习惯于用“天生的”某种职业来进行形容。所以我们听说过天生的演员、天生的作家、天生的推销员等等。这些职业听起来都带有某种优秀的特质——表现力强大、敏锐的思想或滔滔不绝的口才……可是小贩呢?街边一个看似随意的营生,在很多人眼里是寒酸的代名词。也有人认为这根本算不上一项职业,没有任何约定俗成的标准及规范。

老A他们也是做起来后,才知道这一行里有故事,有内情,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曾遇到过精明的摊贩,好心传授给他们一些职业“技巧”,例如怎样想办法压秤,怎样把烤糟了的红薯先卖出去。说起来头头是道,显然是深谙其中的套路。

他们听得发愣,虽然不打算采用,但还是道了谢,对方却希望他们能给予些实际的利益回报,比如钱,或者红薯。这让他们吓了一跳,总是闷声不说话的老B说,不知道是不是做得久了,就忍不住把摆摊的那股子劲儿也用到了生活里,怪不舒服的。老A反驳他,说精打细算总没错的。

可那种古怪的“精打细算”没能留在他们身上。老A倒是说,摆摊摆久了,被驱赶的次数多了,人的脸皮好像也就厚了。说到这里他憨厚地笑笑,露出静默下的一种羞涩。在工地打工的三个人一向习惯了出苦力,总是埋头干活,跟外界的接触少。出来摆摊后,形形色色的人也都见过了,也渐渐懂得要对人赔笑脸,应对城管,应对一些苛刻的顾客。笑脸赔多了,就把自己看得很小很小,被人欺侮一两句,也就不放在心上。

但他们不愿告诉家人现在手上做着的生意,回家后也不会再对任何人赔笑脸。他们要摆脱“小贩”这个职业在身上留下的烙印,为此要时刻自我提醒。

进入校园卖红薯后,赔笑脸的时候少了很多。

年轻的学生们似乎都是不错的顾客群体——人数固定,也不会胡搅蛮缠。虽然销量并没有增加太多,但毕竟稳定,一天能卖200个左右,运气好的时候能卖到300个,那就很让人高兴了。这些校园里的顾客,在他们眼里还都是孩子。纵然穿着打扮得像个大人,归根结底也不过是正在长大的孩子。

老C很愿意跟孩子说话,有人问什么问题,他乐意回答。有人对挑选的红薯有什么要求,他都一一满足。老A跟老B从不插话,他们专注地拾掇着烤红薯,掌握温度,精挑细选,把又胖又好看的红薯拿出来搁在边上,就像是用一大捧甜蜜来招揽人群。时间久了,又得赶快把拿出来的红薯放回锅里加热。一个晚上里,总得有几个红薯接受被反复炙烤的命运,有点人生缩影的意味。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万事成空

  

下一篇:大团圆

  

本文标题:他们在南大卖红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41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