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东亚系的奇葩们:才子才女云集,阿拉伯公主坐阵

东亚系的奇葩们:才子才女云集,阿拉伯公主坐阵

作者:袁应笑 2016-02-01 0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终于按捺不住了,问她:“你真是约旦公主吗?”她微微一笑,说:“是啊!”她太美了,我完全醉了,真想跪下去抱大腿啊。

我把“奇葩”这个词用在同学们的身上,绝对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须知“奇葩”一词原作褒义,语出司马相如《美人赋》。司马相如同学自己也是一朵奇葩。为了证明自己不好色,专门写了一篇《美人赋》,描写隔壁美女如何爬上墙来看我,锲而不舍看了三年,我还是弃而不回应。又写了他旅途留宿上宫(妓院),美女如何“皓体呈露,弱骨丰肌”,又还“时来亲臣,柔滑如脂”。既然都已感受到柔滑如脂,当已有肌肤之亲,司马同学却毅然决然,“翻然高举,与彼长辞”。

能把这种“来时共枕席,天亮说再见”的狗血情节写得这么风骚,还能流传千古,我也是真真醉了…

M同学VS台湾同学

诚然汉赋要旨不在乎达意,而在玩弄词藻。若单论才情,中文系或东亚系是很可以出几个司马相如的。耶鲁东亚系做明清戏剧的M同学,极擅作诗填词。我的Facebook一打开,满屏照片、英文与标点表情中,不时能看到繁体中文的诗词,即为此君大作。文辞古雅流丽,不雕琢,温柔可亲。试引《沁园春·胡客忆江南,兼怀人而作》:

风流褪,杏坛犹侃侃,且自传薪。

方才笑语殷勤,竟抛闪流年一到今。

问别来无恙,茶甘饭饮,柴门微启,野菊尚存?

鱼雁多情,款通消息,万里云山犹晋秦。

何须恨,待青山绿水,一洗胡尘。

当今中国作诗填词的人其实不少,但佳作少。偶尔能看到那种从头到尾都按普通话押韵的,一读就知道作者没有经历格律训练。这倒不是说作诗非拘于格律不可;但是是否能够有效利用格律,很考验作者的诗文功底。还是拿《琅琊榜》说事儿,那首著名的歌颂梅长苏的七言诗: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先看押韵。首句“样”属去声,而七言绝句起句第一个押韵字应该为平声,所以“样”字是有问题的。古言诗中有仄声结韵;但如果决定以仄声为韵,就该一仄到底,可“江”和“郎”显然都是平声。

次看平仄。我没有一一去查,只能大概读出平仄: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上联第四字平对平,下联第四字仄对仄,所以前半部分读起来,是有些拗口的。后半部分平仄对得好,所以读起来有抑扬,要比前半部分顺畅。

而M君的词一看就知道,起码是熟悉韵书的。“今”“存”“秦”“尘”在如今都不押韵了,但在平水韵里都有类似于in的韵尾。今人翻韵书想对仗和格律,填一阙词是很不容易的。我就没有这样的毅力与才情。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一个没有10的世界

  

下一篇:我和学长们的留学故事:看,在美国读博有多恐怖

  

本文标题:东亚系的奇葩们:才子才女云集,阿拉伯公主坐阵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21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