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走遍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墓地,其中的差异让我悲伤

走遍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墓地,其中的差异让我悲伤

作者:袁应笑 2016-02-01 0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能想像中国人为他们死去的先祖,在西单、王府井或者中关村,保留一小片墓地吗?没有,没有的。

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想办法去看一看它的墓地。

美国

这在美国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因为在美国,墓地总是跟教堂在一起。人们很少因为商业的繁荣、地价的上涨,而去拆除教堂和毁坏墓地。所以,在美国,你总是能在城区里见到墓地。

比如华尔街,一端是河海,一端是坟墓。从1697年英国国王威廉三世诰命在此建立教堂,这片墓地便一直保留在曼哈顿最核心、最耀眼的金融中心。我从墓园里走过。只是非常普通的墓园,也没有什么名人。大多墓碑都只镌刻着名字与年份。偶尔有一块墓碑上,放着几粒小石子,可知是犹太人。无论外面多么喧嚣扰攘,这里都安谧如一。

逝者同信仰一起,静静驻守在城市最繁华的地方。

你能想像中国人为他们死去的先祖,在西单、王府井或者中关村,保留一小片墓地吗?没有,没有的。王府井与中关村的教堂只有教堂,没有墓地。

在临淄齐国历史博物馆,讲解者向我展示一方战国古墓的开掘现场。那古墓有石室,有棺椁,有非常完整的穹顶。我问讲解者说:“这个古墓在哪里呢?我想去看看。”讲解者说:“早没了。那里现在已经是齐鲁石化了啊。”

我心里就咯噔一下。他们已经在那里睡了整整两千年啊! 因为21世纪的领导说:我们要发展,所以他们就必须把地方腾出来,让我们修建一个石油炼化厂。

2004年,乔布斯决定改造他在木边镇(Woodside)的私宅。当地居民发起“Uphold Our Heritage”(编者译:保护我们的遗产)运动,将乔布斯与当地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乔布斯的私宅建于1925年,已经成为当地的文化遗产。

一百年都不到,美国人就把它视作应该保护的遗产,自觉发起抗议活动。两千多年,领导同志,两千多年啊!

曼哈顿这样小,地价这样高,美国人可以为逝者守护坟墓,一守就是三百年。中国这样大,历史这样长。我们竟然不能为我们的先祖,腾让一张小小的墓床。

耶鲁和哈佛都有各自的墓地。它们的墓地并不因为活人的避忌而被安置在郊外,相反,是在靠近校园的核心区域。纽黑文的Grove Street Cemetery(编者译:格罗夫街公墓)紧挨着耶鲁的公共礼堂。那个处所,我时常路过。有时街上人烟冷落,我独自行走,非常害怕。

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踏入那个墓园。园中绿草茵茵,阳光如金,洒了一地。那些墓碑有的方有的圆,有的正有的歪,有的是雕像,有的是尖塔,有的是一扇门,有的居然是一张长椅,侧面镌刻着死者的名字。有的跟前插着国旗,有的摆放着鲜花,大多是是什么都没有。

我一一读他们的墓志铭。有一个小小的十字,是个婴儿,从1981年11月18日活到1982年6月4日,她的墓志铭是“世上最甜蜜的宝贝”。有一位出生在1816年的母亲,和一位出生于1839年的女儿,墓志铭是“To die is to gain.”(编者译:死亡也是一种收获)还有一块石头,是一个生于1854年的人,墓志铭说:“To live in hearts we leave behind is not to die. (只要活在心里,我们留下的就不会死去。)”

美国是这样一个国家——他们非常珍惜逝者。朝鲜战争结束,中国死去的志愿军战士葬身北朝鲜的青山,从此做了山间的孤魂野鬼,不得归去,不得祭拜。美国人把每一具遗骸送回给家人,并在首尔市中心设立战争纪念馆(전쟁기념관),把每一个战死者的姓名镌刻在洁白的大理石柱上。我走在那道长廊上,抚摸着那些英文名字,心里想:我去哪里触碰同一场战争中死去的,中国人的姓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办签证时遇到一串奇葩事,让我认识到日本这个民族的可怕

  

下一篇:在一个没有10的世界

  

本文标题:走遍美国、日本和中国的墓地,其中的差异让我悲伤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21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