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遍体鳞伤的时候,换一个人试着感动

遍体鳞伤的时候,换一个人试着感动

作者:放学别走! 2016-01-31 23: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本来想发泄一下我潜在的自尊感,但看到她笑起来的时候,我就默默站在了前排。

第一次离开学校的时候,我以为我的青春就此结束,所以在毕业聚会上把自己灌得烂醉,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游泳池的休息室做了个噩梦,被一盆水从上到下淋个湿透,最好来个重感冒在医院打两天点滴。慢慢清醒过来我才恍然大悟,想把自己埋在过去的不止我一个,于是我觉得青春才刚刚开始。

大学刚开始军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长发披肩,皮肤很白,戴了一副黑色的眼境的女生,看样子温柔似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熟悉她的同学却给她起一个充满雄性的外号“满哥”。

第一次在操场集合,满哥总是指东道西主动出来帮忙整队,我个子不高,所以被她拉着从后排挪到了前排,近距离看到她时,她皮肤真的很白,特别白。我本来想发泄一下我潜在的自尊感,但看到她笑起来的时候,我就默默站在了前排。

半个月的军训,我都会看到她和其他女生勾肩搭背,从体育场外的超市里提来三四瓶冰冻矿泉水,第一瓶永远是给教官,剩下的大家轮着喝。

那时候我觉得满哥特别开朗,特汉子,教官喝了两天她送的冰冻矿泉水后,把每天早晨出操点名的任务交给了她。

那天早晨,满哥第一个来到操场,拿着两张名单,扯开嗓子,带着一种慢性嘶哑的声音点名,刚一开口就被我们的笑声怯了场,听得出来她的普通话带着一股家乡味,尾音很长,像是浙江那边的口音。

后来我们渐渐习惯了这种拉长尾音的点名方式,也习惯了看她难得的羞意,等军训结束的时候她变黑了,口音也变了。

第一次开班会,我第一次看到大家脱掉军装换上自己的衣服,那天晚上,她还是第一个来到班里,穿了一身牛仔装,整个人很帅,唯一不符合的就是一头长发。选班长的时候她也是第一个走到讲台上演讲一阵,在一阵莫名的掌声中,她当选了班长。

大一的活动特别多,我报名参加了“校园歌手大赛”,想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夺个冠军拿回两千块的奖金换一个手机。在第一轮海选的时候,我在台下碰到了满哥,她刻意把头发扎成了马尾,低着头玩手机。

那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说话,我从后面挪到了她旁边的座位,低声问她:“班长,就你一个人吗?”

她听到我的声音,立马把手机屏幕按灭,显得有些不自然,她打量着我,对我笑笑:“是啊,你也参加歌手大赛吗。”

我点头,“我们班好像就我们两个,也没有亲友团,呵呵……”

她一直保持着半扬的微笑,不时低头看手机,像是有什么秘密。那天她在台上唱了一首《爱要坦荡荡》,在前面几句“达浪……达浪……达浪……达浪浪……”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吸引到我,满哥的声音很特别,在慢性嘶哑中容纳了所有的感情,真的像是在说爱一个人需要坦坦荡荡的勇气。于是她成功打破了我拿走第一名的梦想,她安慰我不要灰心,那些评委也不是专业的。

初赛的时候,她特别紧张,让我陪她去比赛,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不是因为她比别的女孩要白,我是要看看这个夹杂着地方特色的慢性嘶哑能比我强到哪里。

并不是所有的偶然都是走在路边随处可以看到的白色垃圾,三分幸运七分执着,都是一样被丘比特捎带着的部分尘埃,其他的应有尽有。把所有垃圾全部回收再投放的时候,不难保证我们再拿回来把它当做垃圾。

几天后,她闯进了决赛,我本想让他拿回奖金请我吃顿大餐就当我天天陪她比赛替他鼓掌的份上,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成为了好朋友,从军训的繁琐闲话聊到未来规划和浅显的人生经历,我觉得她心里不仅住着一个汉子,同时还住着一个细腻的仙女,只是被外在的坚石摩擦的不成样子。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追求幸福的路上,不止有你还有狗

  

下一篇:我的陪伴日记

  

本文标题:遍体鳞伤的时候,换一个人试着感动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13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