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死亡

死亡

作者:易泱 2016-01-31 21: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死亡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虚无的概念,虽然车祸疾病不断发生,我常常听见人们在谈论——谁谁因为什么什么死了,语气中充满惋惜。

死亡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虚无的概念,虽然车祸疾病不断发生,我常常听见人们在谈论——谁谁因为什么什么死了,语气中充满惋惜。我的心里也会沉一下子,也为那突如其来的死亡发出人生无常的感叹。

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转过头去,这些远离我的人和死就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的痕迹。

我所亲眼目睹的第一次死亡是在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一个老乡的女儿结婚,邀我做伴娘,婆家是距我们这里二百多公里的一个县,我们的送亲队伍包括两辆车,除新郎、新娘、我、另一个伴娘乘坐的红色桑塔娜外,还有一辆盛满嫁妆的白色双排。

而车祸正是发生在这辆双排上。

死者是个九岁的小女孩儿,她正独自一人站在路边的一棵树前等车,那时临近春节,她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因思念,要求她的叔叔将她送到他们的身边,而她也快乐地背起书包去那个大城市看自己的父母,然而,灾难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发生了。

我看见那个小女孩的时候,她正被她的叔叔双臂托着,小小的身子软软地垂着,眼睛紧闭着,很安详的样子,就象在沉睡似的。看不出伤口,但呼吸却已停止,白色双排前保险杠上,有浅浅的血迹,小女孩倚立的树干上,有白色带血丝的粘稠物质,旁边有人说,看啊,脑浆都出来了。

我和另一个伴娘匆匆地跑回桑塔娜,穿着婚纱的新娘静静地坐着,我们没让她下车,也没告诉她那个不吉利的事情。在她的这个大喜的日子里,这样的事情会带给她一生的阴影,而她似乎已感觉出了什么,默默无语。

那堆粘稠的物质老是飘忽在眼前,让我的心底深处有冰凉的感觉。但是白色的婚纱却让我不能放任自己,后面的行程,我们一直刻意地寻找着话题,以期那喜庆的气氛再次回到我们中间。

到了男方的家里,等候已久的人们燃起了喜庆的鞭炮,年轻的,年老的都拥挤着来看新娘子,每个人的脸上都盛开着笑容,红色的飞扬的纸屑铺天盖地。五颜六色的彩带向我们喷射过来,丰盛的喜宴锣鼓喧天地开始了。那个女孩的死亡就这样被我们抛在了脑后。

今年四月底,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查出得了脑瘤,良性的。5月6日,她住进了医院,等待做手术,5月13日,母亲节,她16岁的女儿送她了一枝康乃馨,5月14日,她进了手术室,然后,她就一直昏迷着。5月20日,班中的我得到通知,说,她死了。

在得到消息的一刹那,我手脚冰凉,这个在半个月前还笑眯眯,还在询问别人,我请20天假够不够的同事就这样去了,我几乎不能思想,她的名字一遍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一遍遍地划上一个大红的叉号,一遍遍地推出去,然后告诉自己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了,这个人已经死了,但她的名字还是一遍遍地出现在我的脑海,她的容貌似乎飘得很远,我只是不停地忙碌着试图让她的名字走开,这种忙碌让我颤抖,但我却说不上我的感觉。

当天晚上,这个同事所在的变电站高压线路上的一个电器设备突然爆炸,毫无征兆地,全厂停电,陷在了一片黑茫茫的无边界中。

第二天,我们去给她送行,在医院的殡仪室里,几十个花圈姹紫嫣红地飘扬,我们每一个人都分得了一只小白花,很孤寂地别在胸前,人们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边。等待着,她的女儿,那个以前那么开朗固执的女孩怀里紧紧地抱着什么,嘴唇和脸色一样,全是苍白的。

然而,她眼睛里没有泪,一滴也没有,旁边的一个和她家交好的一个同事说,她的女儿昨日怎么也不肯回屋入睡,只是说,她怕黑,在这样的夜晚,她的妈妈总是陪她入睡。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惊喜(二)

  

下一篇:数鱼

  

本文标题:死亡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09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