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母亲改嫁后,我和妹妹噩梦般的生活

母亲改嫁后,我和妹妹噩梦般的生活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来自一个小农村里,继父的暴虐与母亲的软弱妥协,使我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经受了此生难以消磨和谅解的委屈与折磨。

作者:莊謙 | 授权发布 | 来源:知乎

我来自一个小农村里,小时候父亲待我们很好,在他未过世的日子里是我青少年时期最无忧虑的时候。我较早读书,那时小学是五年制,初中是两年。读完初中时,我十四岁。此时我的父亲不幸罹患肝病去世,哭天抢地之事不多提。让年轻的我难以接受的是守孝之期未过,母亲已在娘家亲戚张罗下改嫁,不,是招了个上门女婿。这方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继父的暴虐与母亲的软弱妥协使我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经受了此生难以消磨和谅解的委屈与折磨。

在那两年里,依靠着每日每夜的捡牛粪卖的零碎钱,和小我两岁的妹妹天天织毛衣渔网之类的手工钱,我才得以读完两年的高中。这是我那时最不妥协的坚持,也是如今让我感到最庆幸的坚持。感谢我的妹妹,在我最艰苦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从那时候,我便开始计划我的逃脱远离。

日子一天天地愈加难过,到后来十六岁时,继父以我长大了为理由规定,每日必须上交一元钱,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挣到一元钱。那时体弱无力只识字词的我要如何才能挣到这“巨款”?在不断挨打之后,我离家出走,躲在了村子附近一座山包的破神庙里,我在那里待了二十一天,其中滋味,诸君可想象之。再次感谢我的妹妹,没有她偷偷藏着送来一些米饭番薯,也许我已饿死在几十年前。

最后我决定离开,走得远远的。妹妹哭得肝肠寸断,却还是满口支持我的决定。她将生父尚在时给她打的那个银手镯卖了,再与所有的闺蜜好友借了能借到的钱,最后大到十元小到一分一整沓拿给了我。我记得清清楚楚,九十多元钱,缕得整整齐齐。

我边走边搭车,去到了汕头。汕头那时候还未发达,我见识不广,身体不壮,没办法找到工作。混迹了一些日子之后,我决定再离开,可是身上的钱已经用完。我也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里。

看到路边的货车,我萌生了一个念头,偷偷躲进货车里让他们载我离开。哪个地方无所谓,如果不能在那里绝处逢生,那在那死了也没关系。我躲进了一辆开往福建的货车上,没有任何意外的,在货车受检查的时候我被发现了,吃了几记拳脚,我被当做小偷扭进了派出所。无端出现在别人车里,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我进了劳教所,梦魇般的岁月。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出了劳教所,当了搬运工,洗车工,清洁员,被人骗过,被人打过,饿过肚子,睡过马路车站天桥,几乎所有你能想象的苦我都吃过。许多次觉得生无可恋的时候,我一直徘徊在河岸上,只想一死了之。不过在我所有的最最绝望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

回家。

待我终于有能力了之后,我托人迁出了户口,改了名字,终于算是断了与之前的所有联系。

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我成功过,辉煌过,失败过,低落过,被人背叛,也被人温暖。我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我也许偶感到漂泊不定,却从未有羁旅思家之苦。

不惑之后我安定下来了,如今生活不好不坏。生活不像故事,没有美化过的结局。我虽已不愁吃住,但生活的烦恼又何时放得过你呢?只不过如今的所有苦难我都不再把它当苦难了,经历得太多也算是终修得超脱了些。生离死别,似也不算什么了。这么说来却也不知是好是坏,只得苦笑而过。

我们都该明白一个道理,生活从来是不公平的。像是一个随机事件,我们都在这转盘上,下一次是什么,你预测不来。并没有好人定会有好报、苦尽定会有甘来、以德相待委曲求全终能等到恶人良心发现的一天的这些定理。

我们能做的也是要做的,是尽早的待自己好些。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她拼尽全力,却依然老无可依

  

下一篇:火车上一对奇怪的夫妻

  

本文标题:母亲改嫁后,我和妹妹噩梦般的生活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0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