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刻薄的母亲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贫瘠

刻薄的母亲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贫瘠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母亲走在前面,我跟在后头。我踩着她的影子,亦步亦趋,像延续某种命运。一样的困苦、残缺、孱弱。


我的母亲老了。而我,也即将老

母亲走在前面,我跟在后头。我踩着她的影子,亦步亦趋,像延续某种命运。一样的困苦、残缺、孱弱,一样羞惭于自己的黑暗,一样卑微地希望又失望,重又希望。

1

我的母亲老了。而我,也即将老去。

还在年轻一点的时候,她和我说起更年轻的曾经。晚秋的风中,她站在镇口,站在一身崭新的衣裳里,对着迎面走来的青年,把头深深地低下去。那个人,后来成为我父亲。

“你爸爸是辽田村最好看的崽俚......”她笑,羞色半收半隐,柔软得像一块刚出锅的碱水粑。

这是母亲极少见的没有戾气的时刻。

母亲十七岁嫁入周家,正值梦幻年纪,来不及懂事,就被投入成人生活。她被烟火、白盐、毒日光所腌晒,提早进入中年。贫穷如同她的褐斑,密密地贴在脸上。秋收后的空旷日子里,她在屋子里揽镜,发不出半点声音。

如今翻看老照片,看到母亲初嫁时,长发结辫,脸庞温润如瓷,便深感岁月蹉跎,亦能隐隐揣摩到当年她的失落。然而年少时,对她实在缺乏体恤之心。我被母亲的歇斯底里弄得心惊胆颤,及至后来渐渐无情。

2

新婚不久,爷爷便与父亲分了家,给了一只炉罐,几筒米,还有一些不值钱的物什,让他们自己谋生存。母亲站在窗前,站在仍旧鲜艳的红双喜下,面对着家徒四壁的新生活,揽住父亲的胳膊,笑,满是年轻的乐观。有一年五月,母亲怀了孕,挺着肚子去耘禾。她站在水田里,毒日头淋下来,蚂蟥凶猛地吸食着她,她几度眼前发黑,挣扎起来,穿过太阳地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门关着,里面是父亲的难堪。

奶奶坐在她的床前,劝慰她,勒令父亲给予她承诺,挽救她的心碎。那个夏天,她因为生产,父亲独自干完了几亩田的活。双抢时节,他从日光微明,忙到星斗满天,靠在打谷机上发出沉沉的鼾声。

母亲说:“看在孩子的份儿上......”

后来第一个孩子出生,欢欢喜喜地庆生,又做满月酒,接着庆祝周岁。他们磨了一担糯米,做了几大簸箕周岁粑,撒了芝麻,家家户户送过去。那是1984年的秋日。村庄的河沿上,芦花在飞,像大地白了头。她看着她的孩子坐在他肩头,绑着弯角瓣,举着长芦苇,和着他“得里个当,得里个当”的叫唤,手舞足蹈,不自觉地心生原谅。

她回到灶火前,用青春和爱作佐料,伴着贫瘠的生活,烹制一道道晚宴。夏天的夜里,她坐在竹床边,一边给我们赶蚊子,一边讲故事。她讲白蛇传,孟姜女哭长城,偶尔也有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说那是真英雄。

3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嫁了一个智商为0的逗比老公,19个生活细节让你捧腹大笑

  

下一篇:F小姐一片狼藉的生活

  

本文标题:刻薄的母亲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贫瘠

原文链接:http://i.she.vc/2300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