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记忆中的下岗潮:我此生只在那时看到父亲落泪

记忆中的下岗潮:我此生只在那时看到父亲落泪

作者:谈客 2016-01-31 17:0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一夜的黑,是我此生记忆中永不忘怀的伤。

电影《钢的琴》剧照,一部描写下岗工人的感人电影

作者:gizonazale | 授权发布 | 原标题:下岗潮撞上童年时光

那个改变了数千万人命运的时光,无意臧否,只想简单地絮囔一下那段历史在童年回忆中留下的不可触及的伤口。

我的父母原来都是某国企的职工。相比较东北那些知名重工业老国企,在南蛮边陲的鄙厂自然算不上什么耀眼的口碑企业。话虽如此,但涉及国家战略粮食,所以在那一波倒闭下岗的大事件风雨欲来之前,厂子还算撑了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至少,在我记事之后,仍能依稀记得那个逝去的集体制最后一抹年代特色。

厂子不大,但在小小的我眼中,那就是世界的全部。

厂子里是绝对的熟人社会,街坊领居彼此熟稔,没有叫不出名字的。从白发苍苍的阿公阿婆到尚未婚配的愣头青,所有人都是这个厂的一份子。厂办子弟小学就在我家职工楼的拐角处,好几层楼高还配田径操场篮球场舞台文娱室舞蹈室电教室的子弟小学在那个闭塞的年代看也还过得去,放学后一路打闹嬉戏到家不过是两分钟的事儿,而且绝对安全。父母所谓的上班呢,也不过是骑着自行车,穿过掩在各种果树后的苏式红砖楼,去厂区的另一头十分钟就到了的事儿。

小时候要是不想吃家里做的饭,就会抓上一把塑料的一毛五毛的饭票,去厂里的食堂吃或者去冰室吃冷饮解馋。米面油鸡鸭猪(厂里有一块地儿专门用来养分配用的家畜家禽)等福利的逢年过节发不停,排演六一儿童节节目后工会发的蛋糕也是每年最期待的。厂里的游园会和电影公映每个月都有,鄙厂综合文娱楼里甚至有那种拿着歌本点歌的老旧歌厅,小时候的我们也常常去嬉闹。

总之一句话,除了火葬场,基本上生活中的设施没有拉下的了。那个年代的人们呢,平日几乎可以不用出单位大门,就能活得挺好。

现在回想,那基本就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了。

小孩子遇到问题想得没有那么灵光那么透,但,并不善忘。

印象中,这股下岗潮,是在小学搞了迎香港回归后,逐渐由外围扩散到我的认知中的。依稀记得,班里借读的邻厂同学的父母怎么没工作了,怎么又想法子摆摊挣钱了,说这话的时候伴随着哭红的眼圈,有些哽咽。

终于,没过多久,厂子里街坊的交流再也没有了昔日的轻松,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凝重,这个徘徊的幽灵出现在大家嘴边的频率越来越高。

下岗。

往日的所有福利早就停了,厂办小学也渐渐萎缩,坊间充斥着流言蜚语,什么国有资产流失啦,领导中饱私囊啦,某个某个设备以什么白菜豆腐价贱卖啦。现实撕破了温情的面纱,厂房生活区还是那个生活区,而人们,却渐渐不同。

年幼的我虽然不知道这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但伴随着电视里反复播放刘欢和那英的洗脑MV,家里父母的争吵声日渐增多,我也意识到,整个家的生活节奏将不复从前。

父亲先是莫名地被调离部门,改为去协管厂里运货的铁路(是的,厂里连自己的铁路都有),工资缩水不说,上班时间大乱,再也没法顾得上管我。之后,厂里办了各种夜校班,开了烹饪缝纫和汽修等奇奇怪怪的与平常父母工作不相关的班。再然后,一批批买断工龄的名单里,陆续出现了父母的名字。但是,改制返聘的缩编名单里,老人却缺席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一根棒棒糖定下我们的终身

  

下一篇:一次相当愉快的相亲,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本文标题:记忆中的下岗潮:我此生只在那时看到父亲落泪

原文链接:http://i.she.vc/2298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